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高希希版《三国》 > 正文

新《三国》屡遭“拍砖” 硬伤究竟在哪儿?

2010年06月17日00:00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胡佳轶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三国》的播出已经进入尾声,收视虽飘红,毁誉却参半,这部电视剧到底是历史剧还是“杯具”的争论还在进行中。令人发窘的镜头不断,雷人台词不绝,新《三国》屡遭拍砖,纵观全局,硬伤究竟在哪?

台词:很“雷”很“穿越”

有网友就新《三国》时古时今的雷人台词出了一套历史知识问答题,借以调侃新《三国》中令人啼笑皆非的台词。雷人台词的出现是艺术创作的需要?是对历史的漠视?还是哗众取宠?

“我听到那句‘吕布是来给貂蝉小姐送生日礼物的’的时候笑喷了。”大学生杜申哲告诉笔者。她觉得剧中人物一会文绉绉,一会很直白,“感觉真的很穿越。”

其实,时而文言时而白话的台词也非《三国》首创。在此之前,诸多历史题材电视剧在这方面已经做出了探索,而《三国演义》原著也是文白交杂,相比之下,诸如“我的脑袋太贵,你的又太便宜,抱歉”;“他们要杀的不是我们,是猪!”等大量过于现代化的台词,配上演员颇为严肃的演绎,让观众哭笑不得。

而相较于穿越古今的大白话台词在文学和历史常识方面犯的一些低级错误,更让网友大跌眼镜,当年《康熙王朝》中斯琴高娃开口闭口叫着自己的谥号“我孝庄”就曾让人无奈。

新《三国》第三集中的一场十八路诸侯会盟,竟闹出了不少“版权纠纷”:公孙瓒见到曹操时说:“正可谓是天下何人不识君啊”,其实“天下谁人不识君”是唐代边塞诗人高适的《别董大》中的名句;刘备那一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实际出自明末清初思想家顾炎武的《日知录》。对此,不少网友笑称“原作者应该穿越回去索取版权费了!”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曹操在形容自己对刘备的态度时用了一个形容夫妻之间感情的成语“相敬如宾”,而袁绍更是直言不讳自己对刘玄德“恩爱有加”,有网友调侃道:“大胆使用这些台词着实让几位历史人物之间上演了一出‘断背山’。”

剧情:武侠言情剧?

和老三国相比,新三国在剧情的详略取舍、虚构渲染、节奏处理上都有着明显的不同,从“尊刘贬曹”到“曹操传奇”,从“历史正剧”到“言情武打”,场面宏大,悬念更多,娱乐化的倾向也更加明显。

新《三国》是以曹操行刺董卓失败作为全局的开端,而曾经的经典情节“桃园三结义”只有十多秒,用网友的话来说就是“像插播小广告”一样,很多网友对此不满道“三结义还不如曹操一泡尿时间长!”“倒不如改名叫《曹操传》。”

而剧中曹操的饰演者陈建斌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认为,千百年来人们追捧的刘关张桃园结义一直是兄弟情义的杰出代表,但是在当下已经不实际,曹操这类性格的人反而更符合当下的需求,人格也最健康。

另外,新版《三国》还着力刻画了吕布与貂蝉的爱情戏。从开始的一见钟情,到最后的生死相别,“没有你,我一天都不能活!”这种“琼瑶式”的演绎引网友屡次拍砖:“这真是一部偶像剧!”更有网友将现在这些历史剧里不断放大的男女感情的现象戏称为“戏不够,爱情凑”。

对于虚构情节,网友有褒有贬,褒的是有些细节上的处理很有深意。比如在赤壁大战前,江东武将要战、文官要降从而造成了内部的裂痕,新《三国》为孙权增加了一些戏份,让他很老到地处理了重臣张昭的心理问题,符合原著精神,是成功之笔。

贬的是“女人戏感情戏太无节制”,网友认为不是说不允许新《三国》增加女人戏和感情戏,增加也应该有节制。例如大乔小乔的戏,有关周瑜和小乔生活的细节描写本来有利于塑造周瑜的人物形象,但是小乔舞剑助酒就有些荒诞,而当她搭救诸葛亮时就无比荒唐了。

主创:整容不变性

一千个观众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为导演、编剧对于三国这段历史和历史中的人物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解。

“我准备好盔甲,准备迎接网友和观众的‘板砖’。”新《三国》导演高希希早在该剧开播时就多次表示自己愿意接受批评,忙不迭地在各个场合就被网友专家抨击的台词、剧情、演员、道具等方面做出回应。

他一直用“帮忙不添乱,整容不变性”来形容自己总体的创作理念,他进一步解释道:“大的东西你要是变了,老百姓是不认同的,特别是一些耳熟能详的段子。比如说三顾茅庐,你要变,有些细节可以变,但是整体理念你还真不能变,你要是变,老百姓就觉得不是他理念里的‘三国’。”

他认为自己在新版创作的过程中始终秉持着一种“历史的同情心”,对于历史人物采取相对客观的态度。因此,新《三国》才一改当初老版“尊刘贬曹”的做法,而尝试去重新诠释曹操这个历史人物。

“如果曹操只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短歌行》怎么能够那样气势磅礴?曹操的诗如‘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和‘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以及他的政治谋略,从这些方面都看得出,他不可能心胸狭窄,更不是一个猥琐的人。我们只是比较公正地对待曹操,还原其本来面目。”

而对于被网友辣评不伦不类、时古时今的台词,编剧朱苏进说自己这是一种“故意的白”,“大凡文人谋士都是出口成章,大凡武士出身说话都掷地有声。好的台词是不看屏幕也能听得津津有味,还有好的台词一句话就能把一个人定在那儿,不看他也知道是谁说的。”

“我们拍的是剧,我不是在谈历史,我也没有资格去谈论历史,我有历史的同情感,但我没有历史的界定性,我的电视剧的功能不是要把每段历史界定下来。我们找缝儿,找电视剧的缝儿,我们既尊重历史,也尊重原著,因为我两者都可以依托。”高希希说。

学者:历史剧还能飞多高、多久?

此剧一出,除了网友众说纷纭,不少史学家、文艺批评家也都加入了这场三国论战。从历史、人文等方面进行了探讨,对于得失各有见地,这似乎对于历史剧创作更具意义。

因《品三国》而知名的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早在新《三国》开拍之前就做了预言:“我可以明确地说,我旗帜鲜明地反对拍《三国》,高希希肯定失败。为什么?因为现在总强调忠实原著,但《三国演义》本身就带有倾向性,完全站在刘备一方。你如果按原著拍自然也就有偏向,如果不按原著而参考真正历史拍,观众又不买账,你说高希希怎么能成功?”

近几年,历史剧翻拍一次又一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从《万历首辅张居正》到《杨贵妃秘史》,从新《三国》到即将播出的新版《红楼梦》,情节和史实,剧本和原著之间复杂的关系一直是争论的核心问题。

有学者试着从“板砖”之中找出问题的症结,《三国》、《杨贵妃秘史》等电视剧遭到质疑的原因是:“虽然电视剧的确有自身的艺术特性,虽然要创新要好看,但对于有着历史底蕴和民间认同的名著,不是电视剧主创精心‘整容’就能被接受的,它们本身必须有观众乐于接受的艺术创新和尊重史实的结合点,这不能一厢情愿,更不能以‘好看’来掩饰或辩解。”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教授刘晔原说。

不管这些电视剧口碑怎样,但几乎都取得了不凡的收视成绩。《杨贵妃秘史》5月27日晚在湖南卫视首播取得“开门红”,以1.11%的收视率和4.2%的收视份额夺得同时段排名全国收视冠军;《三国》根据索福瑞34城市收视统计,开播收视冠军被江苏卫视以1.36%摘得。骂声一片中收视率持续走高,这似乎在近几年的电视剧市场上也成为了一个并不稀罕的现象。

“历史情怀的轻飘飘和收视铁律的沉甸甸,带着这样一双不对称的翅膀,中国历史剧还能飞多高、飞多久?这实在是个问题!”对于目前中国历史剧创作,刘晔原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相关专题:

高希希版《三国》
[责任编辑:irisla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