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3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吴宇森:内地电影市场很像20年前的香港

2010年06月18日07:07东方早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吴宇森:内地电影市场很像20年前的香港

左起:何平、王小帅、吴宇森、彭浩翔、钮承泽

前几年年轻导演们大喊“缺钱”,但随着中国内地年度总票房已朝着百亿元人民币坚实迈进,“缺钱”显然已是过去式。于是,在昨日举行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主席论坛上,本届电影节评委会主席吴宇森、香港导演彭浩翔、台湾导演钮承泽、内地导演王小帅以及担任主持人的内地导演何平,探讨的都是如何创作有“个性”的电影,和对许多不专业资本流入电影市场的“叹息”。

不专业资本“束缚”个性

吴宇森将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现状形容为“很像20年前的香港”,一个题材流行了就跟风拍一个系列,“我们导演的作品没有个性!”但年轻导演们目前遇到的状况是非专业资本涌入电影市场,束缚了他们的“个性”。

《志明与春娇》经过删减和重新配音后进入内地市场,该片导演彭浩翔也签约了内地影视公司,走上“北上”这条香港导演必经之路。但这位从《买凶拍人》开始一路很有“个性”的香港导演,显然对于内地电影市场的非专业资本还不甚习惯。“我那天遇到一个煤老板,说要投资我的电影。他要我拍一个艺术电影,一定可以入围国际电影节的那种。”彭浩翔说,“他要让他的女朋友做女主角,让他的女朋友去走那个红地毯。”彭浩翔毫不讳言地说:“很多老板都说‘3000万、5000万我都有’,但其实他是想用这个钱来赚《阿凡达》那样的效果。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而我们经常碰见的都是这样的投资人。”

打造了今年台湾电影票房神话《艋舺》的钮承泽导演说:“现在很多人逼我们在资金面前低头。不过有时候我觉得人家已经给钱了,你也不能要求他又有眼光又宽容,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吴导演那么好运,遇到那么多好的制片人。”

植入广告“扭曲”个性

在电影中植入广告是可以理解的事,但植得让人哭笑不得却成了许多华语电影的常态。“我觉得观众就是在看一场巨大的活动广告秀!”彭浩翔对广告如此入侵电影,显得格外愤愤不平,“你会发现电影里经常有无用功的特写。而且这个特写是先拍主角的手,且焦距是在手上的手表,然后慢慢移到另一只手的咖啡,最后才到脸。”

其实,备受植入广告“折磨”的不仅仅是观众,还有导演自己。何平爆料,善于植入广告的冯小刚曾在“拍完那些制片人、投资人一定要拍的带广告商品的镜头后,就把整个现场给砸了。”

“广告是一个很好的电影资金来源。不是不能植入,但是要尊重观众,符合剧情需要,。”钮承泽说。但在何平看来,植入广告其实也与电影资本的“专业性”有关,“周星驰拍《功夫》那会儿,某个美国很有名的饮料想做植入广告。但《功夫》电影故事发生的那个年代,这个饮料还没诞生。所以,虽然我们加入这个饮料的广告,可以有7000万港元的投资,但当时哥伦比亚公司还是拒绝了,美国好莱坞公司在这方面还是很成熟的。他们认为不能为了降低风险投资,就违背实际情况,把这个广告植入到电影里。”

放映空间“拷问”个性

非专业资本让年轻导演困惑,而如今中国内地的放映机制也让他们倍感辛苦。连吴宇森导演都知道,在中国内地只有大片是赚钱的,一些年轻导演旨在表达个性的作品连上映都很难。

昨日有记者直截了当地提问王小帅,是否担心他的《日照重庆》上片后,只有上午10点一场的排片?“《日照重庆》是有这样的问题。”王小帅似乎已对这样的状况坦然了,“影院的很多经理代表了观众,他知道放什么电影会赚钱。在他的角度,需要看到影厅坐满,才高兴。”

如何让那些不跟风、在走自己“个性”创作道路的作品有生存空间,是摆在很多电影人面前的问题。尽管吴宇森苦口婆心地“劝说”:“拍电影不能变成炒地皮,哪块地会赚,就买了然后卖出去。我们需要培养更多的年轻导演。”但是要市场接受这些“个性”电影,更需要王小帅昨日再度呼吁的艺术电影院线的建立,“北京的百老汇电影院,大概是中国内地现有的唯一一家艺术电影院。观众去看电影的时候,就准备好是看一部非商业大片。这是比较合理的,但我不知道这一块能否顺利做起来。”

除了艺术院线的建立,钮承泽导演还提出了另一条年轻导演推广自己作品的策略,“在台湾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观众只爱看好莱坞电影。很多导演拿到了辅导金,拍了电影,但不知道该到哪里上片。从《情非得已》到《艋舺》,我的状态就是主动出击、全面参与,从找资金、剧本、发行,对市场全面观察,让市场对我有期待,让媒体主动来找我。”

[责任编辑:ever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