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3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彭浩翔的北上宣言:签内地不代表走进主流

字号:T|T

彭浩翔的北上宣言:签内地不代表走进主流

新书《爱的地下教育》中彭浩翔的头像。

“感谢小克为我画了我新书《爱的地下教育》中我的头像,特别喜欢那滴汗!”彭浩翔写微博说。

为什么每个人首先觉得我的最终方向是走进主流呢?其实我觉得没有一个一定要走进主流的方向,每一个方向都可以发展的。

现在好多做电影的人都关心能够有多少人进去电影院,就没有想到出来的时候有多少人去骂。

对我来说好玩是最重要的。当然,好玩还拿到钱,这个是非常重要。

最近,彭浩翔火得不得了:

他被外界认为是“最香港”的香港导演,近日却突然宣布离港北上,将工作室搬到北京,与江苏广电集团签约,一签就是三年,首部内地作品预计年底开拍,惹来外界一阵惊呼;

本月中,在上海电影节的活动上,他针砭电影市场弊端,如开腔炮轰广告植入泛滥,“观众买票进电影院是要看故事,不是为了看广告杂志”,再如,犀利直指业者不要在3D热潮中迷失方向,“假设《阿凡达》(评论)没有3D技术,同样是一部好看的电影,3D是救不了烂片的”,多番惊人之语,尽显其真性情,赢得一片叫好;

今年3月在香港上映的“史上最纯情的三级片”《志明与春娇》,经过删减调整,于上周五(18日)与内地观众见面,他乐在其中。

观其退掉香港的租屋,驻扎内地拍戏的举动,可见彭浩翔的念头之坚定,《志明与春娇》此时在内地上映,更好似他的北上之行的开张好礼。

然而,作为香港的年轻导演,彭浩翔的票房号召力只属“中间水平”,而且以往多部作品无法过审登陆内地银幕。对于内地市场的情况,他的心里是否有底了?此次试水内地,是走向一个更大的舞台,还是一次无法预知的冒险?近日,南方都市报记者与彭浩翔进行对话,看他准备好了没?(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谈北上心态:到内地拍戏,并不意味着背叛港产片

南方都市报:今年已上映的两部作品,都被列为三级片,而你宣布到内地拍戏,第一部就拍个爱情片,是否代表要转型?

彭浩翔:每个人都有好多方向,比如我过去拍喜剧,后来拍《伊莎贝拉》,大家就说我转型。其实不是转型,我一直都想拍这种温情的电影,只是没有机会啊,再比如到内地拍,我也愿意,但要看机会、要看题材。

南都:有没想过,到内地拍戏会与以前不太一样,你又是不太受限制的个性?

彭浩翔:怎么每个人都跟我讲这种话?我不知道,慢慢试吧。比如我平时喜欢讲黄色笑话,现在我跟领导就可能不能讲。我太太也跟我说,你平常觉得最有趣的这种笑话,跟领导聊的时候就不要。所以,什么事都要慢慢试吧。

南都:有人把你看成坚持拍“正宗港产电影”的导演代表,你怎么看?

彭浩翔:我不能同意。要是我同意了,我下一个电影在内地拍,他们就会觉得我背叛了港产片。我过去是因为很喜欢港产片,很想把港产片的精神保存下来,所以拍电影时经常都会去保存这些东西。我觉得港产片还没有做过的东西我还想去弄、去发挥,但不代表我不能去其他地方拍啊。其实我一直是开放的态度,我愿意去其他不同地方,内地的也好,其他地区的也好,比如有一个韩国朋友,他叫我去韩国拍电影,我也在想啊,但大前提是不要为了去韩国拍而去韩国拍,我想一想有什么有趣的东西是可以在韩国发生的。

南都:你刚出道时,大家认为你是很有希望的新导演,风格独特。然后,多年过去了,有些人又开始觉得,为什么彭浩翔还没有“主流”?此次北上会否预示要走向主流?

彭浩翔:这个就是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首先觉得我的最终方向是走进主流呢?其实我觉得没有一个一定要走进主流的方向,每一个方向都可以发展的。中国电影就是每个人都一直往这个主流方向挤进去,要拍主流的大片,什么一个亿啊,越拍越一模一样,大家方向都越来越一模一样了,我觉得中国电影其实应该不是这样的,应该有更多方面的发展让人家去看。不是说每一个电影都要收三四个亿,说什么我们坐四个亿,望五个亿,但最后他们收三个亿他们都是赔钱,为什么要弄一个这样的电影?中国电影不只是要这种电影,当然可以有,但是其实有好多方向,我希望把更多不同的方向带给华语电影的观众。

谈观众口碑:在网络时代,微博上一句评论非常重要

南都:很多人都好奇,为什么你的电影总是选择一些特别的题材?

彭浩翔:我不是故意选择不一样的题材。我进电影院看时,会发现为什么老是没有人去拍这种题材,我看不到人家拍,才唯有自己拍。我觉得观众其实是喜欢这种东西,但好像一直没有人弄,好可惜。

南都:你怎么确信观众会喜欢?

彭浩翔:我自己当观众啊。我只是代表我自己这种观众,我这种类型的观众都很喜欢看这种电影,但就一直没有出现。

南都:观众反应最重要,你与观众距离很近啊。

彭浩翔:对。当然,多少人进去电影院看是很重要的,更重要是100个人进去,有多少人看完是觉得没有被骗钱的。现在好多做电影的人都是关心能够有多少人进去电影院,就没有想到出来的时候有多少人去骂。过去还可以这样,因为过去这个口碑的速度没有这么快,只要宣传把他们骗进去,你就可以把票房拿回来。但是现在真的很快,我看微博上面有一个观众在骂一个电影———他正在看那部电影,看了半个小时,觉得闷,就走了。他还没有看完,其他人就已经知道这个电影烂,所以口碑比过去更重要。多少人进去,多少人满意,多少人觉得被骗,很快,同一天里面就可以全都知道了。这种网络的宣传其实很快,要是观众喜欢,他会马上把这个推荐给他的朋友。

南都:像微博这种口耳相传的方式,效果很明显,你之前就在微博上感谢网友推介《志明与春娇》。

彭浩翔:这个事情越来越重要,比一般正常的宣传途径更重要。因为对观众来说他什么新闻稿啊已经不相信了,一定是骗人的,但是他更重视他朋友之间的说法,他更重视他同事之间的说法。他更重视同事在微博上面讲什么,他朋友看完之后讲什么,这些他都是最关心的。

南都:口碑这方面,到目前为止,《志明与春娇》算是成功达到了目标。

彭浩翔:也有人看完不喜欢,但大部分看完都喜欢。之前,我去参加了一个短片展颁奖礼,当颁奖嘉宾。好多读电影学院的学生跑过来对我说,“我们从小就看你的电影”了。其实,那天我很开心,看到一个喜欢我的电影的人能够拿奖,对我来说比我拿奖更重要。

谈题材标准:曾一年推掉4部戏,否则早就可以买房了

南都:彭浩翔的电影,最先考虑的东西是什么?

彭浩翔:对我来说,题材有没有趣、好玩与否是最重要的。我觉得做导演跟演员不同,演员一年可以拍5部戏,把自己放20天在这个电影里,可以因为钱去拍,可能是帮朋友忙,为他付出20天就可以拍。但是对一个导演来说,我从写剧本,到筹备到拍到后期到宣传,我一定要一年时间,我人生能够拍多少部电影?我27岁拍电影,拍60部电影我都拍到八十多岁,你不可能把你其中60分之一花在一个你觉得不好玩的地方,所以对我来说好玩是最重要的。当然,好玩还拿到钱这个是非常重要。

南都:是不是以前是好玩最重要,现在是好玩还拿到钱?

彭浩翔:不是,我从一开始就是好玩跟拿到钱,第一部电影《买凶拍人》就是,怎么可能不拿钱?不可能不拿钱去拍电影吧,拿钱是基本的,当然是最低要保证我一年的生活啦。因为我一年生活得不好,不能生活得很安定,我怎么可能很安定去想一个故事呢?我跟你说,我每年推掉的电影比我拍的多。

南都:推掉最多的一次是多少?

彭浩翔:应该是4部。06年,他们都是付我钱,然后让我拍,但是我自己觉得那个故事不好玩,也不适合我去拍。投资者就觉得很奇怪,每个导演都说我适合这个电影,为什么你一直觉得不适合?我真的不适合那个电影,我相信有另外的导演比我弄得好。我不想为了拿这个钱而去拍一个觉得自己拍得不够好、拍得不开心的电影,我不想,真心不想,所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买不了房子啊,哈哈。

南都:你拍片的速度还好吧,不算太快太多。

彭浩翔:一年一部其实还可以接受,但是就是买不起楼啦,哈哈。我也不想一年拍三部,所以我想怎么样可以又买楼又这样,就是一年中自己拍,也监制其他片。

谈电影票房:最关心的是电影能不能回收成本

南都:对票房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会希望自己成为“亿元导演”吗?

彭浩翔:对我来说,最关心的是电影能不能回收成本。因为有时候你看(票房)三亿的电影,其实都是赔钱的,有些电影可能收几百万,但是赚钱。其实最重要呢,就是你一开始对市场的评估,对这个电影成本跟回收的评估。有些电影其实一直要把票房拉大起来,好多明星加进来,花了好多钱。找一个明星随便走过,也没有戏给这个明星去演。绝对有好多粉丝进来看,但看完没有一个人满意这个电影。对我来说,我觉得这样没有意思。

南都:有没有投资商劝你选择一些其他的题材?

彭浩翔:没有,投资商都对我很好。因为一开始《大丈夫》的票房不错,投资商都觉得彭浩翔应该是知道一些年轻观众喜欢什么东西,即使不是他们喜欢,但是观众喜欢,那这样就行了。因为他投资的电影是观众去看的,不是为了他们自己喜欢的。

南都:但你之前也说过,现在投资都会看内地市场,如果是一看就无法引进内地的题材,投资就会被减半。这种遭遇会不会改变你的一些坚持?

彭浩翔:他投你啊,但是他用少一点钱啊。每一部都是,你看我以前的电影都是低成本的,有看到我拍一个亿吗?都没有,就是因为都是低成本。

谈心态:可以把无聊的事变成钱

南都:你也会想拍高成本的电影么?

彭浩翔:我想拍。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拍我自己喜欢的东西。要是我自己喜欢,又能够通过(审查),又能够拿到高成本,那就最好啦!我不是故意想些不能通过的东西———我不是这种,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我脑筋有问题。哈哈,我经常想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拍电影时就比较喜欢把它放进去。小时候就这样,爸妈都会骂,“你为什么不好好念书,想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你这样是没有长大,为什么不好好念书,将来怎么办?”后来,我发现找到一个最好的工作,就是可以把这种无聊的事情变成钱。我最幸运的就是可以把这种胡思乱想的东西变成工作。

南都:“不是故意想些不能通过的东西”,好似很无奈。有去面壁思考一下为何总会这样吗?

彭浩翔:我有想。为什么我每次觉得有趣的东西他们都觉得不有趣,不好玩。我真的会去想啊,中间我还是会找到有趣的,他们也觉得可以或者满意的,还有这个空间可以弄。

新片动向

导演《会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问:这部新片好玩的地方在哪里?

答:很想讲一个男生女生这种撒娇。因为撒娇我觉得很有趣,其实一个女生让男生喜欢,不代表你每一件事情都跟他说好,你懂我意思吗,男生就是很贱,所以我觉得真正撒娇的地方不在于每一件事情都说他对,有些时候就是你要反他才觉得有趣,所以我是比较想写这个男女之间的这种关系的爱情故事。

监制《尸人聚会》

问:片名挺“彭浩翔”,为何想到做监制而不是自己拍?

答:因为也是我很喜欢的,但我又觉得不能老弄这种题材,一看就知道是我。这是我和徐天佑在瑞士一起旅游的时候想出来的一个故事,徐天佑导演的。讲一个男生一夜情后,发现在那个女生家里面有一具尸体,是女生的男朋友尸体,于是男主角就帮忙把尸体埋了的故事。现在先不要讲太多。(听起来就是与暴力和血腥相关?)当然不停流血啦。

[责任编辑:mia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