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碧罗雪山》导演刘杰否认被照顾 自称很自律

2010年06月22日09:58新快报刘嫣我要评论(0)
字号:T|T

《碧罗雪山》导演刘杰否认被照顾 自称很自律

金爵奖最佳导演刘杰

如果单纯提到《碧罗雪山》的导演刘杰,也许很多人还会有点陌生,但是要说起他的处女作《马背上的法庭》,就有人会“哦”地恍然大悟。其实他去年的电影《透析》也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的地平线竞赛单元。在台上说自己“还是第一次在国内获奖”的刘杰,昨日凌晨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谈到《碧罗雪山》拿到的四个大奖,刘杰还有一点难掩兴奋:“我就是奖项杀手,到现在为止,所有的比赛我没有一次是没得奖的。”

“终于能给爸爸妈妈一个交待了”

父母都是农业大学教授的刘杰,过去是一个电影摄影师,他曾经为王小帅导演《十七岁的单车》掌镜。提到拿下这么多奖项会不会有一点被“照顾”,刘杰说:“我了解小帅,我们都是自律的。”他透露,其实最肯定自己作品的是以色列导演阿莫斯·吉泰和日本导演泷田洋二郎,两个人都表示要把所有的奖都给《碧罗雪山》。“阿莫斯这样说我不奇怪,因为我觉得我的电影里有很多东西和他的电影是相通的,但是泷田也这样说则让我有点诧异,因为他的电影和我的是完全不像的。”

导演过三部电影,三部都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了肯定,刘杰非常自信地表示自己就是个“奖项杀手”。不过这次的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肯定,对他来说别有意义。“以前不管我在国外得了些什么奖,我爸妈都是不知道的。但这次我相信他们一定在电视上看到了,我在台上也特别感谢了他们,终于能给他们一个交待了。”

“我不喜欢和投资方啰嗦”

刘杰的导演处女作《马背上的法庭》也是在云南拍摄的,别看电影里都是原生态,真正要拍摄起来却是困难重重。“如果《马背上的法庭》的拍摄难度是1的话,那《碧罗雪山》的拍摄难度就是10了。在云南拍戏,你得特别能喝酒,在当地最多一次的是我们五六个人喝了11斤白酒。这些村民就是———今天能喝倒他们,明天就能拍;如果今天喝不倒他们,明天这戏就没法拍了。”

刘杰的电影都是小成本制作,但是从不亏钱。现在《碧罗雪山》得了四个奖项,记者问刘杰如果接下来投资滚滚而来,有一些好象彭浩翔说的“煤老板”那样的投资商来找他拍电影,他会怎么办。刘杰笑说:“嗯,要是他说‘我崇拜你,这钱我送你’,我干嘛不要?不过要是要求女朋友来主演,那我就得看他的女朋友是不是我要的演员了。哎,这事基本不可能的,我不喜欢和投资方啰嗦。我不差钱,除了拍电影,我还有别的生意,生活上是没问题的。”

刘嫣手记

看电影几成奢望

连续参加了三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我深有感触。

第一年的时候,活动很少,还有时间看一看电影,晚上写完了稿子还可以去逛一逛街。那时候来上海的明星也不多,偶尔能抓到一两个做采访,已经很开心了。到了第二年,市场突然就蓬勃起来,开幕的第二天,活动数量增加到了22个,所有的记者都焦头烂额,可是忙完了前两天,又闲了下来。到了今年,那可是活动天天有,场子跑不完。最记得闭幕那天,本来没什么活,早上临时收到几个通知,于是那一天奔波了5个活动。看电影?那已经是奢望了。

其实很怀念在戛纳的时候,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到卢米埃尔或者德彪西两个最大的电影院看竞赛片,看完休息一下就马上参加剧组的见面会。下午大家就写稿子,四点后已经没事可做,只能又去看电影。那一年在戛纳看了有二十多部电影,对整个电影节和评委会选片的口味,也一下子有了一个整体的印象———这才是电影节,而不是明星节。

有人说上海国际电影节已经越来越不像个电影节了,而像是一个电影博览会。就好像大家去世博,整天忙着排队、盖章,却无法真正欣赏世博本身一样,记者们都忙着找明星来炒八卦,观众也都忙着看明星八卦,都忘了我们其实是来约会电影的。

刘嫣

(新快报)

[责任编辑:ne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