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3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金爵奖最佳导演刘杰:你可以不看,但别攻击它

2010年06月22日10:34信息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金爵奖最佳导演刘杰:你可以不看,但别攻击它

刘杰凭《碧罗雪山》拿走多个奖项。新华社发

信息时报(记者 陈爽) 本届上海电影节,《碧罗雪山》无疑是最大赢家,一举获得评委会特别嘉奖、最佳音乐、最佳导演和评委会大奖四个奖项,导演刘杰上台领奖时泪洒当场,他除了感谢组委会关注这部边疆少数民族生存状态题材的影片,还感谢了电影总局。不过对于媒体不够关注这部影片,他表示失望,影片的市场前景他也难言乐观,但是他说“你可以选择不看,但请别攻击它”。

风格:不在乎被称主旋律导演

刘杰跟张艺谋、顾长卫这些人一样是属于摄而优则导,他担任过王小帅名作《冬春的日子》、《梦幻田园》、《十七岁的单车》的摄影指导。跟第六代导演喜欢直白地表现敏感元素不同,他导演的作品经常能在官方尺度和个人表达中取得平衡。《马背上的法庭》是首部获得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佳故事片的中国电影,却被某些外国影人视为中国政府的宣传片,刘杰嗤之以鼻,他说为此曾当面骂某影展主席不配是电影人;《透析》讲述了10年前新刑法代替旧刑法时,法律系统完善过程中的特殊故事,其中对司法和现实困境的描写都堪玩味,影片顺利过审让刘杰自己都很诧异;而《碧罗雪山》原是广西电影制片厂的国庆献礼题材片,交到刘杰手上时他坚决要求要有剧本的终改权,出来的成品跟原来设想的“基调欢快《五朵金花》似的团圆片”已经大相径庭,影片对少数民族生存和发展的困难有近乎白描的直视,在以往少数民族题材电影中相当罕见。对于有人说他是主旋律导演,他说,“我不怕,有本事你也拍一个主旋律去威尼斯拿一个奖回来。”

演员:娜真叶不是第二个魏敏芝

《碧罗雪山》比《马背上的法庭》取景地更偏远,“《马背上的法庭》困难是一的话,这部片就是十”。刘杰说当时去云南找外景,一直到了没路开车的地方,他花了两个月熟悉地方,再花了两个月拍摄。拍摄时剧组每天都要过简易索道,“我真不敢,因为那溜索每天都可能掉下去,没有生还率,两周内能找到尸体就不错了。”当地民风朴实而剽悍,“经常要跟当地人喝酒,喝不倒他的话,明天就没法干活。”

《碧罗雪山》中两位少数民族主演汪普则和娜真叶是非职业演员,他们原生态的表演很能打动人心。刘杰称,这两个演员将成为全中国演员的参照标准,就跟高产水稻一定会拿最原始的野生稻种来杂交一样,“如果没有这种刺激,你不知道你会走向何方?我们为什么要寻根?因为我们离我们的本真相去已经很远了,只有这种时候我们才能汲取到向前的动力。”至于女主角娜真叶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魏敏芝?刘杰坦言不会,“她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魏敏芝只是个乡村孩子,她离现代社会不远,上过学。但娜真叶生活的地方跟现代社会完全不同,是跟我们完全绝缘的地方,所以她要想成为魏敏芝,要从小学一年级开始读起,得从牙牙学语开始。”

票房:保证不赔钱,其他无能为力

刘杰说电影绝不是他的生活来源,《碧罗雪山》的成本当然比《海洋天堂》的700万要少,但“我的电影还没赔过。你把心态放平,控制投资,是可以做到的。我已经过了那种在乎技术的时间,而是到了忠实表达自己的阶段。你需要团结很多道同的人,别人欣赏你的道,理解你的道,这就不是一个business(生意),而是一个party。”他的《马背上的法庭》在各种电影节上拿了不少奖,赚了不少奖金;但《透析》就只能打平,“我得感谢倪大宏和梅婷,这些人都是在贴钱帮我做”,没安排上映的原因也是因为会赔钱,“那就还需要在宣传、拷贝、发行上支出”。虽然控制成本出色,但刘杰也知道影片放行情况不好,对于会有多少观众对《碧罗雪山》感兴趣,“我这方面就无能为力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我的感人表达做出来,并且能保证不赔钱。”

对于时下投资电影的“煤老板”,刘杰倒并不排斥,“如果你真特别崇拜我,给我一笔钱去拍电影,我当然会收。”那如果媒老板要捧他女朋友呢?“如果故事是我想要的,他女朋友又正好跟那个角色合适的话,我也可以用啊。”

拿奖:自信是得奖杀手

《碧罗雪山》马上就要去洛杉矶电影节,刘杰相当自信,“我是得奖杀手,只要你找我,到现在所有的比赛没有一次没得过奖。”本届上海电影节的选片标准受到一些质疑,可《碧罗雪山》为什么会来参赛呢?刘杰觉得这样的电影要是在海外电影节得奖,容易被人当成某种工具,而且“如果上海电影节我们都看不起都抛弃,我觉得也不对,没觉得上海电影节差,他们很不容易很无奈。”

(信息时报)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