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3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上海国际电影节:游戏,每年一次?

2010年06月23日10:29南方都市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南都讯 据综合报道 第1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日前落下帷幕,有网友总结了电影节的五大反常:“话题女王大聚会;二线明星赶场忙;闭幕式时大牌明星大部分未到场;论坛炮轰火力足;大家对得奖‘主角’和影片很陌生。”在此期间,张柏芝母子亮相、苍井空上海露面、汤唯现身传媒大奖等引来的轰动也远超过媒体对竞赛单元的关注。上海国际电影节是什么?我们到底要一个什么样的电影节?从媒体到电影节工作人员,都有话要说。

开幕:上海电影联欢节?

时间:6月12日

6月12日晚上9点,上海大剧院。第1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式刚刚结束,嘉宾们鱼贯而出,彼此寒暄。剧场入口的一个角落里,一组组排列整齐的学生志愿者正在有秩序地候场。他们的任务是“填坑”,参加开幕式的嘉宾和领导很多人都不看开幕片,如果他们走了,就会空出好多位子,场面不那么好看,组委会就想到了这一招,用志愿者来填补这些空座位。

“在戛纳不可能有人走,因为每一张票的所有者都要负责任,你要两张票,那你必须保证两个人出席,而且要坚持到最后,因为这是电影节的强势,你如果不是这样以后就别玩儿了。”上海电影节竞赛单元评委王小帅表示,这种情况在三大电影节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这是上海电影节的尴尬,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教训”,电影节找到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习惯这种尴尬。

三个小时前,这里正在举行开幕红毯。影迷的尖叫和媒体呼喊混作一团,数十个剧组陆续登台,整个红毯持续了100多分钟,主办方称之为“亚洲第一红毯”。媒体终于可以不需要用“星光黯淡”来形容上海电影节的开幕式了。

王小帅认为,“我们拍电影喜欢学好莱坞,颁奖晚会也学奥斯卡。他们不明白,奥斯卡在美国是一场晚会,电影节不是这样。”携新片《碧罗雪山》参加上海电影节的导演刘杰说得更干脆:“现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变成上海电影联欢节了。”

这就是中国唯一的A类电影节,它经常与戛纳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等名字放在一起做比较。在这十天里,从竞赛片、展映单元、电影市场等多个环节近距离观察上海电影节,发现几乎每一个活动都那么光鲜亮丽,但作为一个电影节最重要的竞赛单元,却被所有人遗忘了。在风光的红毯背后,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我们思考,我们到底要一个什么样的电影节。

闭幕:每年一次的游戏,还必须玩下去

时间:6月20日

终于结束了,那些如打了9天仗的、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的实习生们,都在与评委们合影留念。之后他们将走向各自人生的未知。与在任何一家单位实习一样,他们经历了向往、失望、哭泣、委屈、兴奋等多种不同情绪交织的四个月。

那些电影节的正式员工在闭幕式上毫无合影的意图,他们关心的是:终于无任何差错地结束了。当然,这个无差错,指的是领导视野范围内的工作而言。更多的情绪,是一种死刑犯在临刑前的绝望,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每年一次的游戏,他们还必须玩下去。这种绝望的等待,多少会困扰他们的睡眠,以至于很多一线工作人员都有早搏的迹象,戴立忍在金马奖上说有些电影人是在烧自己的命来拍电影,对于电影节一线工作人员而言,这比喻同样适用。

上海国际电影节已举办了17年共13届,相对于国际三大电影节来说,上海电影节的很多举动不仅让媒体看不懂,也让影迷看不懂。但这一切怪现状,都可以自然地归咎于体制。一个反复被举证的事实是:有关部门不投一分钱给上海电影节,但却要从头管到脚。也就是说,在行政上,这个电影节需要保持高度的国有化和集体主义色彩,而在外表上,它却频频被拿出来与戛纳、柏林、威尼斯这些资金充裕、无审查制度的西方电影节做比较。几乎所有的国内媒体对上海电影节的综述,都忽略了这个最基本的事实。就像竞赛片的审查、评委的确定等问题需要来回汇报一样,在这时,电影节就像任何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公务员面对刻薄的顶头上司一样,他所要做的,就是如何让领导相信并看到,这一切都在正常的、按照长官意志正在发生着,并最终获得“圆满闭幕”或“完美收场”。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