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高希希版《三国》 > 正文

新《三国》倪大红秀演技 片场里玩出司马懿怪笑

2010年06月24日09:33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三国》倪大红秀演技 片场里玩出司马懿怪笑

倪大红称自己因为生活中比较单纯所以才能演绎出司马懿这样复杂的人物。

新《三国》给司马懿增添了很多戏份,倪大红也并没有辜负观众的期望,贡献了一个深藏不露、算计极狠的司马懿形象,让新《三国》“前四十集看曹操,后五十集看司马懿”不只停留在口号上。

倪大红一直活跃在戏剧舞台上,在影视剧中走红也是近几年的事情,倪大红之前一直被称为“张艺谋御用男配角”,出演过《活着》、《满城尽带黄金甲》和《三枪拍案惊奇》,每一次的出演都能让人眼前一亮,高群书也争抢着给倪大红贴上了“御用演员”的标签,邀请其出演《风声》和《西风烈》。

倪大红生活中挺“孩子”,但是镜头内却总是一副阴沉的模样,这就需要演员花大量的工夫。司马懿这个重要任务,倪大红更是天天想,时时想,连睡觉都在想司马懿应该怎么塑造。

谈角色 司马懿躺着能成事

新京报:听说你一开始还不愿意接司马懿这个角色,为什么?

倪大红:我担心高希希导演给不了我创作的空间。但是和导演聊完之后,发现他给我的空间比我预想的还大,比如说和曹丕对戏那一场,高希希就问我,有没有这个心理准备,敢不敢让司马懿去打曹丕,并且追着他打?我说追着打就不做了,打一下两下就足以。

新京报:司马懿有一个经典造型,就是到哪里都半躺着,是表现他的慵懒吗?

倪大红:他懒,说白了就是我懒。开个玩笑。其实,就是展示一下他可以在任何地方放肆,他官位虽然不是很高,在朝中不说是一言九鼎,但是说话挺算话的,尤其是曹丕当了皇帝,都是挺有位置的。这个姿势我一直把它保持下来,因为他那半躺着是做给人看的。谁敢像他那样?别人到哪儿都是恭恭敬敬———这种人肯定不能成事,只有司马懿那样的人将来才能成事。

新京报:司马懿的笑声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你是怎么设计的?

倪大红:平时我不是这么笑,突然有一次,在片场玩,我就那么笑了一下,当时很放松。笑完之后倒气时出来这么一两声,旁边就有人觉得有意思。我也觉得挺有意思,就把其抓进了司马懿的形象当中,再偷着练一练,“很可怕”的笑声就出来了。

一个笑声都让人觉得很可怕,就不用再去大喊大叫展现司马懿的能力。既然能够发出这种很可怕的笑声,那一定也能做出很多曹操、刘备完成不了的事。

新京报:曹冲之死那一场戏,司马懿那种冷眼旁观的心态展现得挺充分的。

倪大红:那时候司马懿刚入幕,一下子找上来的人很多。其实这个时候他对曹丕心里已经有点谱了,特别希望曹丕那边能来人,和他接洽上。果不其然,曹丕那边就来人了。来人了之后,他就按照他的计谋一步一步地往下走。

新京报:新《三国》给司马懿加了一个侍妾静姝,他在静姝前像个孩子,和在别人面前完全不同,反差特别大。

倪大红:曹丕把静姝送给他的时候,他就知道静姝是怎么回事,已经想到在什么时机得让她死。司马懿这么严谨的人,算计的人,一定是防着她,有爱一定是假爱。他也真的是非常喜欢静姝。为了掩饰司马懿的心理,我故意做一些反差大的举动。观众看起来觉得挺过瘾,可是我挺害怕的。太狠了。

谈关系 司马懿和诸葛亮是真知音

新京报:司马懿和曹丕的关系还是挺复杂的。曹丕称帝之前几乎对他言听计从,但是称帝之后就有很多猜忌。

倪大红:因为司马懿确实给曹丕出了几招,挽救了曹丕的生命,电视可能表现得没有那么充分。曹丕如果扛不住的话,曹操真的就会把他弄死,司马懿甚至分析到曹丕父亲那里去了,他推断出曹操心里大致在想,“你可得挺住了,挺住了,将来天下真的会是你的。”

没有司马懿的话,我估计会没有曹丕的成功。所以,曹丕能不感激吗?司马懿打他也好骂他也好,都是没问题的。当了皇帝之后,司马懿就靠他的设计,让曹丕把汉献帝拿下,一步一步地坐上帝王的位置。但是君臣之间肯定有算计,司马懿也知道,曹丕在防着他,并知道是曹操告诉他的。

新京报:编剧朱苏进说曹操才是司马懿真正的知音,你怎么看两人的关系?

倪大红:司马懿对曹操非常敬重和佩服,学到了曹操身上很多东西,如果不是跟着曹操这样的人,可能也不会有司马懿出来。

新京报:那他和诸葛亮呢?

倪大红:遇见这么一个人,虽然说是敌人,但是又是知音。诸葛亮还没死的时候,司马懿打不赢,因为他打赢就完了,拖着诸葛亮就可以活着。司马懿不敢说比诸葛亮更高明,但是我想,在有诸葛亮的时候,如果没有一个司马懿,诸葛亮也挺痛苦的吧;如果没有诸葛亮,司马懿也不会走到他想走到的那一步。

诸葛亮死后,他让人把木头像找回来,推开小屋子,首先想的就是,“完了,诸葛亮死了,我也该完了。”然后见到木头像,真的是特别特别难受,入戏之后什么都忘了,这场戏之后,还要从房间里出来接旨,我太难受了,连要跪着接旨都忘了,看着他念,等他念完了,我才跪下。这全是瞬间的感受,完全不是我已经想好了的。

新京报:原著和老版《三国演义》中的司马懿都没有这么丰富,这个司马懿你和编剧朱苏进各创作了多少?

倪大红:司马懿整个的创作过程基本上是按照朱苏进的剧本来走的,我只是加了一点细节。之前陈建斌有一个脱鞋的镜头,光着脚,问我:“脚为什么这么白,因为它老是藏着。”我突然就明白此时此刻应该怎么做,走在他前面,跪在地上,帮他把前面的路扫干净,一直到他上座驾,我趴在那儿,他踩着我的背上去。

最后,我整个拿下曹家之后,也把鞋脱了,光着脚踩到了老曹家的背上。这个踩背并不是那么简单地“报复”,一方面,和曹操有过这么一场戏,可以呼应;另外,曹家一直压着我、防范着我这么多年,终于翻身;此外,这一脚踩上去,完成了将来司马家族统一中国的这样一种暗示。

谈生活 K歌我爱唱周杰伦

新京报:你最近演的《三枪拍案惊奇》和《三国》,都是演一些阴沉的角色。你本身是什么样的人?

倪大红:其实生活当中挺孩子的,不管是进到剧组里还是单位里,朋友之间,大家都愿意和我在一块。我主要陪着他们,听他们说话。咱也唱歌,钱柜我也去唱过,周杰伦的我也能比划比划,但是喜欢唱那种声音糙一点的歌,包括许巍,还有改良的那些歌,得用半摇滚的那种方式唱。挺快乐的,生活中一点司马懿的东西都没有。还是属于天真型的,特别喜欢打交道简简单单,不愿意接触那种总是算计的人。

新京报:生活中这么简单,怎么去创作那样城府很深的角色?

倪大红:可能就是生活中这么简单,才能创造这样的人物。像我这样简简单单,当然不至于幼稚和愚昧,就可以创造。如果说生活当中就很有心计,你可能创造不了这么好,让他演简单的人,可能演得很好。

新京报:有什么借鉴的人物吗?

倪大红:我倒没有什么借鉴,就是天天想,睡觉都想,有时候想得自己都睡醒了,想司马懿这个过程应该是个什么样的过程,这个人物怎么去创造才是对的,什么东西对他来说是错的。大胆地去想,想完了如果不对,把它去掉,留下好的东西。

我拍戏不是拍完就完了,时常会去想,想起什么我就去琢磨。比如晚期和诸葛亮有一场戏,我老是不战,诸葛亮送来了花衣裳羞辱我,我穿起来了,把他送走了之后,我把那个衣服一抖开,感觉很生气。其实我现在想,我真的不应该生气,应该把我那笑拿出来,一笑就特别好。

还有《三枪拍案惊奇》,我现在觉得不应该那么去演恐怖,当时觉得特棒,但是过后一想,不应该面目狰狞、张牙舞爪,影片方方面面已经有那种氛围了,演员就不应该再去比划什么,就像我现在这样看着你,就挺吓人的。

谈合作 “三枪”让我上了瘾

新京报:很多人数演艺圈大器晚成的例子,你都是其中的一个。你在1984年演过《高山下的花环》,但是1986年毕业之后好几年没有影视作品,当时是一直都在演话剧,还是在做什么?演完《活着》和《西夏路迢迢》之后又差不多10年没有影视作品,为什么?

倪大红:我一直钟情于舞台,即使大学一年级就被谢晋导演选中拍摄电影《高山下的花环》,成为当年中戏校园里轰动一时的新生;即使大学毕业后张艺谋点名让我出演《活着》里的龙二,还是没有迈出舞台一步。后来和田沁鑫合作《生死场》、《赵氏孤儿》。跟着林兆华之后,我对表演有了另外一种想法,我看到很多剧本都觉得挺没意思的,那种电视剧我演不了,还不如踏踏实实演话剧,或者看两本书。直到后来我主演了杨亚洲的电影《泥鳅也是鱼》,才开始有了转战影视剧的想法。

新京报:从《满城尽带黄金带》和《三枪拍案惊奇》之后,你就有了一个称号“张艺谋御用男配角”。

倪大红:我一度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远离影视圈,《满城尽带黄金甲》张艺谋能够让我去演,我挺激动的。说实话,这个角色不一定要落在我身上,那时候我也没有什么作品,除了《乔家大院》、《泥鳅也是鱼》,就没有了。只能说演完《活着》之后,张艺谋导演对我创作的龙二一直记忆犹新,认为这个演员是可挖掘的。只要有机会就用,用我之后,张艺谋导演就上瘾了,“三枪”里再来一个,这一下把我也弄上瘾了。不知道下一部还会不会用我。

新京报:高群书也宣布你将是“高群书御用男演员”了,怎么“征服”了高群书?

倪大红:之前刘杰导演了一个电影叫《透析》,高群书在里面演一个律师,那部戏里我们认识了。他就说想一块合作,《风声》他想让我去演王志文演的角色,但是正好在拍《三国》,时间冲突,没法去演,他又实在希望我能留在《风声》这个剧组,就演了那么一个瘸腿的地下党老鳖。光是瘸我就练了好几天———到底怎么个瘸法,刀砍的还是枪打的,打在什么部位。我开始瘸给高群书看,他一看乐了,太夸张了,一走起来,腰都拧过来了,修正了好几次。

新京报:你好像喜欢演不动声色的角色,接拍影视剧有什么标准吗?

倪大红:不动声色的角色我比较喜欢。很外化的人物我也喜欢,只是外化的人物对我来说,创造起来可挖掘的东西就不如这种深藏不露的人多。我其实演的各种不同的人物,《八兄弟》属于很底层的那么一类角色;《泥鳅也是鱼》属于社会上挣扎的那种小包工头;《大明王朝》演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严嵩,和司马懿完全不同;《西风烈》又演那么一警察;《幸存日》演的是矿工。接下来我很想尝试喜剧,跟本山老师联系联系,去和小沈阳演个喜剧(笑)。

新京报:那你演过喜剧吗?想演什么样的?

倪大红:演过。大学刚毕业,跟赵丽蓉和陈佩斯演电影《孝子贤孙伺候着》,还演电视剧,也是和陈佩斯演的。后来没有我喜欢的那种喜剧。

我想演的喜剧首先一定要保留我现在这种状态,说话当中,接不上话茬,很慢,把握好这种节奏,可能就包含着冷幽默和黑色幽默。至于形体上是夸张还是内敛,这个可以根据人物的状态来调整。

我想为司马懿延长十集

新京报:演《三国》有什么遗憾吗?

倪大红:我和高希希说过,司马懿的戏能不能再延长一下,不要在十几集里完成,要二三十集,我还可以再往里填补一些东西。但是没有实现这个想法。我想填补的首先是战场这一块,司马懿现在主要表现的就是拖着诸葛亮,耗着,不战。我希望他有一次主动出击。和曹丕之间我想填补,他能够把司马懿留下去,留给他的下一任,应该展现得更充分一点。

不是司马懿未老先衰

新京报:司马懿出场之后,观众好像都评价他“未老先衰”,本来应该比曹操年轻20岁,但是看起来比曹操老多了。

倪大红:化妆师特想把我弄年轻,但是我老,没有办法。我也和高希希说,只能就是这样了。但是,我有自己的想法,一个影视作品说的是《三国》的事,但是《三国》的事,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

前面的老版《三国演义》是不是也有“演义”的部分?司马懿在历史上说是比曹操年轻20岁,我也见过很多比我小的人长得比我还老。我个人觉得一个电视剧作品,就看演员创造司马懿这个人物就可以了,不用太在意别的,比如历史原因、真实性和年轻的差异。没有哪个影视作品真的按照史实一丝不差地做下来。采写/本报记者 刘婷婷

相关专题:

高希希版《三国》
[责任编辑:mia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