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阿穆隆肇事逃逸 > 正文

阿穆隆一审请求从宽处理 称曾连泡两家酒吧(图)

2010年06月25日05:46华商网-华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阿穆隆一审请求从宽处理 称曾连泡两家酒吧(图)

阿穆隆在庭审现场 新华社发

  前日上午,杭州西湖区法院刑事法庭上,“消失”三个多月的阿穆隆再次聚焦在镜头前,一身囚衣显得格外扎眼。和大家印象中那位阳光帅气的“快男”相比,前天的阿穆隆头发凌乱,神情憔悴。

  “后悔”、“我认罪”是阿穆隆说的最多的词句。阿穆隆酒后超速驾驶致人死亡一案一审从上午9点一直持续到下午2点,法庭择日作出一审判决。

  记者见证整个庭审全过程,旁听席上阿穆隆的妹妹轻声啜泣,并不停地用纸巾擦拭红肿的眼睛。天娱传媒也派了代表参加,但并未就庭审发表回应。

  庭审现场

  案发前连泡两家酒吧

  前天上午9点刚过,阿穆隆被押上刑事被告席。一起被带上法庭的还有他的朋友宝勒德牧仁,肇事宝马车的车主。宝勒德牧仁被指控涉嫌窝藏罪。

  阿穆隆在接受检察官讯问时说,他来杭州是为看望宝勒德牧仁,案发前两人去了两家酒吧喝酒,开的是宝勒德牧仁的车。

  检察官:宝勒德牧仁是否看到你喝酒?有没有制止你?

  阿穆隆:有看到,没有制止。

  检察官:什么时候从酒吧出来?

  阿穆隆:凌晨4点多。

  宝勒德牧仁在接受询问时说,他们在第一家酒吧点了一扎啤酒、第二家酒吧点了两瓶洋酒。第二家酒吧的工作人员在证词里提到,阿穆隆与宝勒德牧仁是当天留到最后的两名客人,两人都喝得差不多醉。当时酒吧要打烊,但阿穆隆不肯走,甚至发生了争吵。

  撞人后上网查看希望没出事

  在随后的讯问中,阿穆隆说,从酒吧出来后,就按原来的约定由他开车回宝勒德牧仁位于余杭的住处。由于对杭州路况不熟悉,一路通过导航仪引路,坐在副驾上的宝勒德牧仁在车里给他指路。

  “我感觉好像压到什么东西了。”阿穆隆回忆说,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审判长提醒他声音大一点。阿穆隆接着说,宝勒德牧仁回头看到了电动车轮,知道事情不妙了。而具体车子是怎么撞上去的,撞到了哪个部位,阿穆隆说没看清楚,只记得宝勒德牧仁“啊”地叫了一声。

  检察官:事故发生后,司机应该做什么?

  阿穆隆:立即停车、保护现场,报警求救。

  检察官:你当时做了什么?

  阿穆隆:离开了现场。

  阿穆隆说,当时他很慌张,希望没出事,加上车里音响的声音开得很大,没听见撞击的声音。随后,阿穆隆开车绕了一段时间,在紫金港附近停下来,宝勒德牧仁与阿穆隆发生争吵,并骂阿穆隆闯祸了。“我本想返回现场看看。”阿穆隆说,宝勒德牧仁不同意,就把车开回了余杭竹海水韵芦花洲小区。停车时,他们发现车左侧反光镜掉了,引擎盖处也凹进去一大块。阿穆隆说,当时自己特别紧张,手脚发冷,回到宝勒德牧仁住处后一直在网上搜索,查找是否有报道的消息。

  朋友叫出租车帮忙逃回北京

  “我不清楚事情的严重程度。”在被问到事故后为什么不立即投案,阿穆隆回答,当时心存侥幸。他说,当时转告宝勒德牧仁:“如果发生事故,告诉我,我再回来自首。”阿穆隆说,去机场的出租车是宝勒德牧仁帮忙叫的,机票是阿穆隆电话订的。

  到了3月5日上午10点多,阿穆隆接到朋友电话,说宝勒德牧仁已被警方带走。阿穆隆正准备回杭州自首时,接到了杭州西湖区交警大队的电话,当晚他就从北京赶回杭州自首。阿穆隆表示,交警事故认定后他提出复议是因为“我认为我是绿灯直行,不应该负全责。”

  律师辩护

  申请延期审理 从轻处罚阿穆隆

  检察官提出应当对阿穆隆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对此,阿穆隆的律师林宪认为证据不足。

  辩护律师坦承,阿穆隆要构成刑事犯罪,必须是负有事故全部或主要责任。而现有直接证据证明李荣珍有“逆向行驶”的违法行为。

  而受害人有无闯红灯的行为事实,律师指出并非直接证据不存在,而是侦查机关没有依法去收集调取,是不作为的结果。阿穆隆的律师申请法庭延期审理,由侦查机关补充侦查,或者遵从疑罪从无,直接宣告阿穆隆无罪。

  另一位辩护律师则从阿穆隆案发后自首,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 (包括医疗费在内总计赔偿114.8万余元),而且一贯表现良好,希望能对阿穆隆从轻或减轻处罚。庭审最后,原来心情平静的阿穆隆突然变得哽咽,他在为自己辩护时再次表示悔罪和深深的歉意,请求法庭能给他宽大处理、改过自新的机会。据《今早报》

(华商网-华商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