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电视新闻 > 正文

陈志云首度接受专访 被拘时唯一想到方逸华(图)

2010年06月29日09:05金羊网-新快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陈志云与方逸华

陈志云与方逸华

陈志云

陈志云

  被捕40小时经历?

  与方逸华关系?

  加盟台湾壹电视

  3月11日,陈志云因廉署“威远行动”被拘留调查约四十小时,同日他遭无线停职及删除个人博客。3月18日开完记者会后,保持缄默三个多月的陈志云首度开腔,在律师的陪同下接受香港《明报周刊》访问,虽然律师指案件还在调查阶段,访问不能谈及案情,不过有关被调查的经历与感受,与方逸华的关系,是否过档黎智英的台湾壹电视等问题,他都一一作答。

  陈:陈志云明:明周

  调查完回家最想看医生

  明:为何选择于这时间开腔?

  陈:因为之前大家很热炽报道ICAC的个案,可能大家期望我会讲些有关这件案,但调查阶段真的不适合。但生活要如常进行,我的工作陆续于七月就要开始,我认为是时候可以告诉大家我在做什么。

  明:真的想知道,你在第一天事发时面对廉署人员的心情。

  陈:就正如我在三月十八日记者会上所说,是莫名其妙的变化。当然,我最初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我不会以不知所措来形容,我只会觉得人生中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变化,心情就是这样,但我很快就觉得该带着平常心去过生活。(有担心吗?)无!无担心!(有不开心吗?)也没有!真的,没任何不开心,亦没任何怨恨。

  明:但父母已过身了一段时间,回到家有谁可以帮到你?

  陈:我父母分别于1990n年及2005年过世,当然有这些莫名其妙变化时,是会想有一个亲人在身边,但当回家他们不在身边,我反而觉得是一个福份。(他们不用担心?)对!要是他们也在,我反而不知他们怎去接受,即使我能很澹然去面对,但老人家始终会为我担心。再想下去,我感到最大的感恩,是我身边原来有很多真心关怀我的人。还未踏入家门,已经有一份东西放在我面前,包括电话卡,因为他知道我没有了电话;还包括食物,他们知道我回家没东西吃,是放了在管理处再送上来我家。(是谁人送给你?)其实多过一个朋友,之后,电话已经响,接着朋友已经来了,那种关怀……甚至电话也送了给我,我要什么,讲就得了。最感动是(热泪盈眶)……我楼上楼下有两个家庭,他们在周六早上按我门铃,其实我不认识他们的。但他们说:“陈先生,你要食物吗?”他们竟知我家的菲佣刚放假回国,“外面那么多记者,你不方便出去,我买食物给你啦!”另一个家庭又说:“我有两架车,他们不会影的!”哗!谁说香港人没人情味?那些不就是我的家人,我不再拘泥于有没有血缘关系,他们全是我的家人!我亦不再拘泥于天主教会或是基督教会,也是信基督的兄弟姊妹,他们都是来关心我。那时不知他们是姓什么的太太,两层不同楼的太太,是很开心……很感动……(会为感动哭过吗?)我眼很浅。(你现在眼湿湿了。)我忍得很辛苦,我会感动到哭出来,那是感恩的眼泪。

  明:调查完回到家,当晚你想什么?做过什么?

  陈:我好想看医生,哈!(是心理医生?)不!因为在ICAC拘留中心逗留了约四十小时,我是有点头痛,在那里为了你安全,不容许你吃药,所以回到家那刻我想去看医生,但看医生就一定要到公立医院,会引起很大的混乱,那我尽量忍受,但回家没多久便没痛了,哈!或许是环境改变了,哈!

  理解新闻部高调报道

  明:你知否事发开始数天,公司(无线)很高调报道这件事?

  陈:其实我不知,那段时间我是没看任何传媒的报道,那段时间想静些,及至今天我仍没看过。(有朋友告诉你吗?)有,但我说不想知,朋友通常就闭嘴了。(但肯定知一点点吧。)少少啦。(服务了这间公司十六年,这样的报道手法,有失望还是没感觉?)我会明白及体谅,我始终认为TVB的新闻报道是有一定的操守,他们一定认为有需要才会这样的报道。即使我在位时,也没干预过他们的手法。(但外间看这次跟上次舞影行动的报道手法差别很大。)我相信他们有一定的理由,新闻部是独立自主,我没特别感觉,也完全没有再想。

  明:在十八日的记者会上,你引用了一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陈水扁也说过这句话。(是吗?我不知道的。)为何引用了这句说话,想表达什么信息?

  陈:我是读英国文学及舞台剧出身,有时我说了一句话,应该给些空间让别人怎去演绎才对。(你怎得知这句话?)我只是听过,印象中是内地某人说过,我认为适用就用。

  明:外间认为你处理这件事上EQ很高,是怎样能面对?

  陈:我要感谢我相信的天父,但我也要感谢经天父给我的父母,他们也是自小就乐观面对事情的人,最深刻是我小时候坐巴士是有人售票的,我都跟他说早晨或是谢谢,但他永远也不答我,有一天我就回去问妈妈,“我感觉好丢脸!他不答我,为何还要叫他?”但妈妈教我,“你不能因为人家没礼貌而你自己没礼貌。”我们总介意人家怎看自己,但换转角度想,你为别人而活,还是为自己而活呢?人家怎么看你怎么讲你怎么写你都不是最重要,自己怎样看自己才是最重要,这也是父母一直承传给我的宗旨,是帮助到我如何控制情绪。大部分情绪激动,都是由于别人做成,譬如女朋友见异思迁甩了你,你因此很怨恨,是她错还是你错呢?没理由因她的错来惩罚自己嘛,这都是父母一直教导我的原则。还有任何事总会有负面与正面,譬如我的经历就很有正面意义,就像我看过你跟崔建邦做的访问,崔建邦事发在我这件事之前,我相信我跟他所说的话或是任何劝慰,是更加有说服力,他会觉得我真的明白他的感受。

  案发前夕与黎智英会面

  威远行动调查至今,一直没有任何涉案人被廉署落案起诉。但有关陈志云的新闻一直没停下来,当中不少涉及他的动向。而《明周》于上月,已证实陈志云会为社企“黑暗中对话”义务任社会推广,另外,还会为善宁会出书及担任林以诺牧师的《Yeah Show》制作及以韦家晴身份录VO。

  明:之前传过黎智英找你过档,真有其事吗?

  陈:黎智英先生是找过我聊天,是交流过一些意见。(何时?)三月十日,是事发前一天,不知是不是他收到风呢!哈!(他想你过台湾帮他搞电视台吗?)不是!不是!他只是碰巧回来香港,是想大家交流些业界心得,当然他会给我一些意见,譬如陈志云你该做些什么,你的潜能在某些方向会大些。(又传过李泽楷找你去他创立的宽频电视台?)我真的跟他不相识,也没一起谈过。(NOW电视的高层呢?)也没接触过。(亚视呢?)无!我接触亚视也是透过看电视,我现在连电视也很少看。

  明:俞琤小姐有接触过了吧。

  陈:这个有,我们也有聊天。(听说她找你回商台开录节目。)嗯,是对的!但并不是回商台做一份工,是会做一个节目,因为善宁会找我帮手筹备一本书于明年免费派发,是帮助有至亲离世的人克服哀伤,是事有凑巧我跟俞小姐聊天时,她也有这意念,不如做一个节目,教人积极面对生命,坦然面对死亡,节目该于七月开始做,一星期一次。

  明:是否也是义务形式?

  陈:对我来说,现在我做任何事,也是义务工作。

  明:但你帮商台做节目、帮善宁会出书等,要不要跟无线说?

  陈:我有通知及知会过公司,不过,我的一向惯例,也是知会了就去做。(不需公司批准?公司没禁止?)嗯……我不是申请,我是知会,这是我一贯惯例。

  《明周》上月报道中,也曾说案发后,六婶方逸华曾多次私下联络陈志云,这次直接问Stephen,他坚拒不透露曾否跟六婶会面,只能回答二人现在的关系。

  明:可否谈谈现在跟方小姐的关系?

  陈:我们关系好好,跟以往的关系一样,是没改变。

  明:近数年,外间指你功高盖主,你又怎看?

  陈:当然不是,第一,我不觉得自己功高;第二,何来盖主呢?公司就算有什么节目做得好,不是我一个人,因为电视的制作,是讲求羣体,大家有错觉,只是我常代表公司发言吧。所以,我不觉得是(功高盖主),行内人一定知,单一个陈志云,是做不到这么多的事,其他幕后同事也相当重要。

  明:三个多月来不需做业务总经理这位置,有失落吗?

  陈:无,我是非常充实过我的生活,譬如林以诺牧师的布道会、黑暗中对话的推广、还有商台的节目等等,已经很忙很忙。还有我正在筹备自己的blog,真的有很多事要做。

  明:谈到你的blog,事发同日即时被人关掉,有不开心吗?

  陈:我明白,我理解,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哈哈哈!(哈!)有一个很有趣的side story,那天ICAC要拿很多文件,我们是在另一个门口离开,因为正门很汹涌,无线新闻是独家拍到,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在哪里,这不单止我明白,ICAC也明白,“给他们拍啦,公司利益嘛。”哈!其实我是颇紧张我的blog,我最初数天没看,但之后已想找自己的blog,在那里有很多支持我的朋友,甚至不太喜欢我的朋友都好,都会给我很多意见,那一刻像是很想跟多些人沟通,建立联系,但发现没有了时,是有点点失落。但我没失望,因为我明白,事关我知道我怎样去写我的blog嘛,或许TVB认为你陈志云说对TVB没有怨恨,但作为公司,我怎知你有没有呢?换转是我,我作为管理层,或许也会这样做。我在公司的确有两个身份,一个是行政人员,一个是幕前艺人,有时我会想,作为一个幕前人,是否也可以留下来呢?但作为管理层,还是不要了。

  明:做了差不多四年的节目《志云饭局》要以这形式来结束,你有什么感觉?

  陈:OK,其实我一直在想不知怎么去完结,哈!这个或许是上天巧妙的安排,我一直在想做一件新的事,现在就有了,就是商台的节目,是另外一个方向。最开心的筵席也总有散席的一日,《欢乐今宵》也要完啦,何况个区区四年的《志云饭局》呢。我不会觉得可惜,唯一是有点点失落的感觉,是即刻少了一个地方,去跟人家分享人生起跌。

  主动提议主持邵逸夫

  明:无线是否像传闻般中找你主持邵逸夫奖?

  陈:无!但我主动提出过,我只是说:“我在这里!”即是我available,如果你叫我做,我是愿意做的。因为邵逸夫奖可以说是跟无线分开两件事谈,但我同时亦说出,如果因为我身份尴尬而认为我不太适合做,我也明白。邵逸夫奖到今年是第六年,始终是一个学术性奖项,不可有差池。你可以想像如果我第一个节目就做邵逸夫奖,中心就可能来了我这儿,整件事就“唔啱数”(不对路),所以我提出整件事,他们也要再考虑,亦是让机会给人家找别的适合主持。

  明:你怎看不在公司的三个月,有许多被称为“志云党”的幕后制作人,譬如《向世界出发》及《劲歌金曲》的监制等,相继以“公司重整架构”的原因被解雇。

  陈:第一,没有志云党这回事;第二,你这问题问得很好,俞琤小姐也答得好好,就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管理层一定有他们的原因,我看见离职的同事也有相当高的能力,我亦相信他们会有其他的发挥。

  明: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你不是无线总经理,对你日后的演艺工作会有影响?

  陈:我又不觉得,因为一直以来,从三月底至今,很多人找我工作,但当时我认为自己未准备好,所以现在,我开始做了。要是他们介意,不会继续找我工作,真的很多,譬如剪彩、开幕等,我是没有去,暂时不接受吧,但七月份,大家也会见到我陆陆续续的做。

  真正朋友方逸华

  明:你之前说,有许多人在这件事上给你雪中送炭,但有没有人……(有!)哈!(绝对有!)落井下石?

  陈:未必是落井下石。(疏远你呢?)有,我觉得是有的,不是我觉得,我知道直情有添。(是艺人朋友还是一般人朋友?)两样都有,但不多,十个当中有两个吧,但我绝对体谅,他未必是怕了你不相信你,因为会怕麻烦嘛;我打电话给你会不会调查我;我无事,你问我都好烦嘛,我绝对体谅。(对他们没失望?)无,因为人性来嘛,我又不觉得以往他们对我是假,以往我工作时,我也坚信一回事,“你在这职位,就有一份人情跟着你;你没有时,这人情可能就无了!”这很正常,在公事上朋友是包括着有两种,一种是交心,一种是公事上往来,你都不做这公职了,他还跟你往来干什么呢?我永远也想着这回事,如果不是想着这回事,他朝有一天退下来,就会很难接受。这也是有关情感智商,你未退休要准备自己退休,你未死要准备自己死。其实在ICAC有进入拘留室这个程序,他们问我有没有一个亲人或朋友你可以联络,“要来做什么?”“是在这四十八小时内,万一有什么事,我可以通知到他。”当然先想亲人啦,我真的没亲人哦!之后再想朋友,都没有!是否真的无?我是不敢肯定,我是不敢说,因为我不知人家喜欢与否,或许我说了某朋友,ICAC或许又走去查他,我真的不敢讲。最后,我唯一想到是方逸华小姐。她除了是我的上司外,也是我很尊重的

[责任编辑:chenghao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