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新版《红楼梦》 > 正文

新《红楼梦》中了十面埋伏

2010年06月30日08:20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红楼梦》中了十面埋伏

批点

编者按:李少红导演的新版《红楼梦》(旧版 新版)正在各地播出,争议多得像吹着嗡嗡祖拉。鉴于87版《红楼梦》的经典地位,人们对新剧的挑剔也在意料之中。从今日起,本版推出新版《红楼梦》系列评论,欢迎红楼梦爱好者踊跃投稿,欢迎各路红学家为新剧“捉虫”。

朋友们,喜欢看恐怖片吗?这里隆重推荐今年以来最好的一部国产恐怖片:新版《红楼梦》。

这是一部可媲美《猛鬼街》的恐怖大片。第一集开场不久,甄士隐在屋中打瞌睡,阴暗的光线,绰约的鬼影,还有那凄凉生哀的不时来几声惨叫的背景音乐,直接告诉观众,你们看的不是红楼梦,而是红楼梦鬼。宝玉挨打后做梦的那段,则将鬼片风格营造到极致。幽暗光影中,琪官突然闪现,活像一个皮影,木立在宝玉床前;不远处,投井而死的金钏儿独立角落,脸部轮廓模糊不清。她俩用标准的冤魂口音对宝玉说着话,很像《驱魔人》中的镜头,而且是双倍的。

行动如弱柳扶风的林黛玉,在新版中却由一个满脸婴儿肥的胖妞饰演,她那肿胀的眼睛更为角色增添了几分悲剧色彩。早熟的风流公子贾宝玉,在新版中变成了小正太,说话都还带着奶香,叫跟他有床上戏的袭人情何以堪。响快泼辣的凤姐,扮相却软弱做作,完全没有气势,不像琏二奶奶,更像一个二奶。刘姥姥在87版《红楼梦》中多么传神出彩啊,新版中却由一个胖大老妪饰演,一个贫穷人家的乡村太婆,吃啥能长这么胖大啊?金陵十二钗清一色的黄瓜头也着实令人发指,演员的嫩与矫情则比黄瓜头更让人难受。

这还是一部让人想按快进的恐怖片。刘姥姥初进大观园,纯写实拍法,走过长长的廊,重重的门,说着絮叨的话,一下子二十分钟不见了,刘姥姥还在路上。这是老年人自拍夕阳红的DV实录呢?还是投资过亿的精装大片?还有一场戏是宝玉被秦可卿带着去午睡,打开一扇门、两扇门、三扇门,点一个香炉、两个香炉、三个香炉……这前奏比日本爱情动作片还长。诡异的是,导演似乎也知道节奏太慢,因此频频使用快放镜头,譬如前面说的刘姥姥进大观园,走着走着就哧溜一下加速,然后又恢复正常,感觉刘姥姥一下子就变成了女子花样滑冰的单打冠军。

不用再举细节了,道具、布景、人物、对白、情节、配乐等方方面面,新版《红楼梦》可说是中了十面埋伏,全盘败给87版《红楼梦》。

我想,87版的《红楼梦》是无法复制了,因为那个时代的理想主义无法复制。在那个时代,从导演到演员,甚至只是一个剧务,都是那么的投入,那么的精彩。他们对《红楼梦》这部戏不但有敬畏,而且有深情。不要说主角,就连配角都入戏太深。主角譬如林黛玉的饰演者,配角譬如晴雯的饰演者,她们都是在用生命演戏。尼采说,爱一切血写的文字。我们说,爱一切用生命演绎的戏。现在,理想主义被功利砍掉,用生命演戏早成陈迹。我们怎能指望,一部用钱堆出来的戏,一部酷爱炒作的戏,一部充斥着潜规则传闻的戏,能够变成新的经典?逝者如斯,经典不可复制;我们能享有的,也许注定只有回忆。

□宋石男(成都 大学教师)

解读

宝玉还欠缺公子气质

《红楼梦》一直是我的信仰,从初中开始看,从刘心武还没开始歪解红楼,周汝昌当家红学的时候,我就是红学的人了。巧合的是我看的第一部电视版,是2002年的越剧电视剧,而不是经典的陈晓旭版。看了新版《红楼梦》的前几集,颇有感想,这次就来说一说87版,2002版越剧电视剧,和新版《红楼梦》在我心中的感觉。

撇开造型、道具、场面一些外在的东西不说,究竟谁更贴合原著的精神呢?就说第一集的故事吧,从我的角度来说是有一点乏味的,虽说曹先生确实用了一些笔墨来交代,但我以为这只是铺垫,过多的表现只会让观众昏昏欲睡,87版用了很中规中矩的表现手法,从石头切入。新版也模仿此法,只是运用了更多电脑特技,无非看起来更像鬼片而已。而越剧版则通过宝玉出家后的幻象切入,通过倒叙表现了荣辱中繁华与落寞的影像,我以为更好一些。

再说人物,红楼一百单八女儿,和绛洞花王宝玉,我最喜欢的,主子莫过探春,而丫头则莫过晴雯。我常自比晴雯探春,然又不可比其真正骨子里的那种傲气。杨幂的晴雯,可以说中规中矩,没有更多的蛮横的气质,其实我以为可以在化妆上弥补一些,比如眉毛就能很好地表现人物的刁蛮个性。可能有人会认为电视剧不比舞台剧需要那么多的夸张。但是我认为红楼梦是特殊的电视剧,人物众多,虽说总体上表现的是世事变迁,荣辱更替,但是大背景下的众生相是承载这场悲剧的载体,他们的个性如何在群体中凸现出来,是电视剧成败的关键因素。

新版中的宝玉,表现得还是不错的,唯一不足是稚气有余,色气不足,若能更有一番花花公子的气质,可谓完美,哈哈。对蒋梦婕的评价,我只有一个字,呆。不知道是不是李少红的表现手法问题,镜头推近的时候,她的眼睛是无神的,黛玉的那种灵气,全都被淹没了。仔细对比陈晓旭的表演就可以看出,眼睛里那种亮亮的神采,是无法通过表演来演出来的,那是一个人的本真。在这一点上,越剧版的黛玉也不能令我满意。除却陈晓旭,窃以为还未播出的《黛玉传》里面,闵春晓的黛玉倒颇有几分相似的气质。新版中的王熙凤,言语的表现还比较好,但是总觉得她的笑有些不自然,神态不能充分表现声音中的那种情绪。而87版和越剧版都要好很多。

很多人说,现在通过选秀出来的演员太过浮躁,在媒体和舆论的包围里不能静心静气做艺术。也许是吧。我看到的新版中众美女,都是一样的标准模具生产出来的,甚至黛玉和王熙凤换换演员也未尝不可。大抵这也是现代选秀的悲哀吧。

后面的剧还没有播出,就让我暂且怀有一些期待吧。不过可以说,可能整部片子的定位都有一点沉重,胶片的处理手法和配乐都是哀伤的情绪,我认为对盛世里的贾家表现不够贴切,皆其能以烘托其繁华更能对比出后面结局的悲惨。尤其是配乐,空灵的女声和弦乐气氛太过诡异,真的是一大败笔。

□蒋小翊(北京 红楼爱好者)

[责任编辑:ever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