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正文

德国音乐人挖空心思 为来中国投资音乐

2010年07月06日08:20北京商报徐楠我要评论(0)
字号:T|T

  已经将近55岁的德国音乐人Joaquín Marro在德国有着一家不大不小的音乐公司,每年100万欧元的现场音乐收入,让他成为德国知名的现场音乐人之一。去年,Marro选择把自己的工作重点放到北京,现场音乐则是他叩开中国市场大门的“法宝”。如今,Maroo在中国已经待了近一年,为了表达出自己对音乐和中国的热爱,他也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马中乐。

  国家大剧院=现场音乐?

  2009年以前,马中乐对于中国的了解还仅停留在“中国音乐=茉莉花”上,他甚至学了一句网络用语来形容他对中国音乐的了解——“很优美、很瞌睡”。然而,就在2009年德国摇滚音乐节上看到一支中国摇滚乐队登台演出时,他对中国音乐的印象马上变成了“很摇滚、很激动”。就这样,听了不到5分钟,马中乐就被征服了,他那时想做的惟一事情就是去中国看看。

  当马中乐踏上北京这块土地时,他很快就被北京音乐产业的现状深深地打击了。“我到北京第一件事就是问出租车司机,‘哪里有北京最热闹的现场音乐’。结果这个司机茫然地看着我,考虑了半天,把我带到了国家大剧院。经过三四个出租司机的“折磨”,马中乐决定独自寻找那支曾在德国音乐节演出过的北京摇滚乐队,以求能从他们那里得知北京更详细的音乐信息。

  经过两个多月的询问,马中乐终于在宋庄找到了这支乐队。在不足40平方米的房子里住着乐队的7个人,凌乱而具有一股“独特”气味的房间让马中乐连一分钟都没待住就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中国现场音乐的市场同国际相差太远了。”随后的时间,马中乐通过这支乐队不断结识了更多的摇滚音乐人和原创音乐人,“北京摇滚和原创音乐的内容丝毫不比国外的音乐人差,但这些音乐人却没有施展才华的地方”。

  为来中国投资音乐挖空心思

  “我能不能为这些音乐人提供一个现场演出的场所?”某天,马中乐脑海里突然闪现出这样一个念头。随即,马中乐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考察“中国音乐节”的市场。迷笛、草莓、西湖等音乐节上都出现了马中乐的身影。“现场音乐在中国国内的受众极多,同国外一样,盈利点也在门票、啤酒以及文化衫等衍生产物上。”

  在马中乐的生活中,啤酒是他这一生中必不可少的“饮料”。打着酒嗝,马中乐笑着说,“我发现中国人比我们德国人还能喝啤酒,参加这几处的音乐节发现,啤酒基本上都是供不应求,人均购买啤酒的价格在100元左右,相比仅有几十元或是免费的门票,啤酒和小吃依旧是他们在音乐节上花费最多的一项”。

  目前,马中乐已经在中国待了近一年的时间,从北京到成都,他几乎跑遍了任何能和音乐挂钩的城市,“和其他城市相比,北京虽然音乐公司不多,但音乐人却是全国最多的,这些音乐人足以为现场音乐打下广阔的市场基础”。

  但摆在马中乐面前的第一个困难是怎么把资金转到北京来,“中国政府对境外的演出资金有着比较严格的管理办法,我们在北京是不能设立演出经纪机构、演出经营单位的。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大打击。如果要想继续做下去,我们就必须有中方合作伙伴,但在中国没有一家做现场演出成熟的公司。”有着丰富经验和资金却没法单干,马中乐挺着急。

  而聪明的马中乐也成功地找到了尝试的机会。“我们曾‘偷偷摸摸’地把德国公司旗下的摇滚乐队带到中国,然后在北京一些地方举办小范围的音乐‘交流活动’。”马中乐笑着说,“‘文化交流’得很成功,有很多年轻人来参加这个活动,这也为我们摸清了北京现场音乐的消费群和盈利点”。

  德国音乐人的中国音乐计划

  虽然资金没到位,但是马中乐却完全设计好了在北京的发展规划,“798、宋庄、朝阳公园都是我们今后可能落户的地方。前期投入可能在100万欧元,主要是在场地租赁和设备上进行投入。”目前,马中乐正在积极寻求与这三家之间的合作。至于这个现场演出怎么盈利,马中乐神秘地笑了笑,“现场盈利模式有很多,不过在北京我们打算还是以门票及广告作为主要盈利点。”至于为何不选择国外最能带来经济效益的啤酒作为主要盈利方式,马中乐表示,目前中国国内的啤酒品牌众多,而活动本身在没有影响力的情况下很难卖出一个好价钱。

  “在国外现场音乐中,通常都是一个啤酒厂商冠名一届音乐节,为争夺冠名权多家啤酒商往往会打得‘头破血流’,这就是我们未来要做的。”马中乐表示,当品牌做成功后,自然会有啤酒商找上门,“与其现在我们求别人倒不如让人家来求我们,这样才能从现场音乐中得到更丰厚的资金回报”。商报记者 徐楠

[责任编辑:chenghao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