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无人驾驶》 > 正文

新片热映 张杨:我对婚姻悲观,对爱情不悲观

2010年07月06日10:05新京报孙琳琳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片热映 张杨:我对婚姻悲观,对爱情不悲观

谈及爱情,张杨表示,渴望爱情但不想被束缚。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新片热映 张杨:我对婚姻悲观,对爱情不悲观

在第六代导演刚出道时,张杨以一部《爱情麻辣烫》脱颖而出,舆论界对他的关注使他有了商业化操作的意识。第二部作品《洗澡》导演手法更加娴熟,在票房上也有不错的成绩,张杨将个人情感与亲近大众两者之间做到了很好的平衡。但是之后的《昨天》《向日葵》《落叶归根》,他则被冠以“转型”的说法,但在票房上却并不成功。时隔三年,张杨才推出了新作《无人驾驶》,从“升级版《爱情麻辣烫》”的宣传语,评论界将其视为是张杨“偏离”多年之后的一次“回归”。但在张杨看来,《无人驾驶》,只是他再次将手伸进口袋,取一件生活中永远必备的“随身物品”。

谈新片

我们不会用李小冉炒作《无人驾驶》

新京报:三年没推出新片了,面对今天的电影市场,尤其是现在扎堆上映的现状,你适应吗?

张杨:以前是没有这个竞争的概念的。去年是四百多部,今年变成五百多部,电影一多确实……我自己倒觉得对市场对观众来说是好事,但也得看你这个市场到底容量有多大,如果容不下那么多电影,必定会用市场的方式去淘汰很多电影。

新京报:片中涉及的小三、老少恋、物质与爱情的关系等等,为什么你都没有给出一个自己的态度?

张杨:这几个故事里共性的东西其实就是物欲跟情感的关系,而这种关系是很少有人能讲得清、看得透的,我觉得把这些人的状态呈现出来,比我表达一个个人的观点更有意思。

新京报:同样讲述当下都市爱情,你觉得《无人驾驶》相比《爱情麻辣烫》,在感情上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张杨:《爱情麻辣烫》时候人还是比较单纯的,因为大家的身份、物质基础、社会基础基本上处在同一个平面上,道德观基本上趋于一致的状态。但是随着经济、时代的发展……最重要的是价值观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传统的道德观念开始被打破。现在每个人都在互相比较,互相比对。在这么一个过程里,爱情这个东西也会感觉不单纯。虽然大家依然向往真爱,但是在今天这个时代,真爱已经有了很多附加的条件。

新京报:林心如和陈建斌的故事与其他两个故事气质很不同,对于整部影片来说还是有些偏离。

张杨:现在的确有这个问题。原来剧本里写了一个段落,想让他们俩真正发生点性的关系。像陈建斌这样一个从来没有出过轨的人,如果出轨一定会给他带来非常不一样的感受。但是已经有“小三”、“老少恋”,再让这样一个爱老婆的老实人出轨,很可能审查过不了。

新京报:对于影片的大小活动中,都会被媒体问到李小冉与鄢颇的事,你对此会有排斥吗?

张杨:这事发生后我真的觉得媒体有点过分,把鄢颇的前史都挖了出来,我觉得在人家还处在生命攸关的时候,说这些不太近人情。我们对李小冉也很同情,最后也决定取消小冉之前被安排的一堆访谈节目,尽量从一个剧组的角度,把李小冉保护起来。我们也不想让大家感觉是在拿这个事去炒电影。

谈转型

我在商业外包装下探讨艺术

新京报:在第六代导演里,你的作品还是比较注重商业性元素的,这方面是否因为受到了父亲张华勋的影响?

张杨:完全没有,跟我爸一点关系没有。(可他的电影像《神秘的大佛》都很卖钱啊?)我都是尽量逃避他指点,千万不能听他的意见。(为什么?)毕竟经历、想法都不一样。我只能说平衡的比较好。我的电影跟观众还是比较近,属于观众爱看的东西,这个亲近感本身就有一些商业的东西在里面,当然它还是跟所谓的纯粹的商业片有差别。《爱情麻辣烫》虽然是我的第一部电影,但是我们当时定位就非常准确,就是希望能很快得到市场回馈,因此在选材以及推广方式上都尝试了各种商业的方法。

新京报:你近年拍摄的作品从题材、类型到风格都被冠以“转型”的说法,现在为什么又回到最初的都市爱情题材?

张杨:都市爱情电影才是我自己特别偏爱的,也是我最擅长的,“麻辣烫”其实只是个开始,之后我有很多关于城市题材的拍摄计划。但是像《昨天》《向日葵》这两部作品,是我生命中必须要拍的电影。《无人驾驶》看似回归,其实这类题材在我的骨子里就从未远离。

新京报:不过三年前的《落叶归根》还是很特别,当时打出了张杨转型拍商业电影的旗号,但是在票房上并不成功。

张杨:《落叶归根》属于走偏了的一次。我的其他电影跟我自身的关联性都非常强,只有《落叶归根》跟我的生活完全没有关系,是在写一个旁人的故事。不过我并不觉得这是部商业电影,我的电影永远不会是纯商业的,只是有个商业的外包装,骨子里还是在探讨艺术的话题。

新京报:永远不会拍纯商业电影?

张杨:对。我不希望去做这种改变,还是会坚持我自己的,起码我最喜欢的现代城市的题材,基本上也是我今后选择的方向。

新京报:一般来说擅长拍爱情片的导演往往生活中的爱情都是不幸的,悲观的,你的爱情态度是比较悲观的吗?

张杨:我对爱情不悲观,我对婚姻悲观。(所以你不结婚?)不结婚。我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我觉得婚姻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自由。不在于说婚姻本身到底怎么着,是说你这个人没有自由,对我来说二者取一,我就会取那个自由的。(是因为不想承担责任吧?)对,责任的前提就是你要失去自由的很多东西。尤其中国人又用很多道德来判断你所有的东西,让你不可能为所欲为。当你没有一个束缚的时候,你的状态、心态都是放松的、开放的,很自然,可以不断的渴望爱情。但是一旦你在婚姻的状态里就变成了一种跟道德有关系的事。

新京报:那霍盺(张杨多年合作的编剧)也认同吗?

张杨:我们就是特别好的亲人一样的朋友。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孙琳琳

相关专题:

电影《无人驾驶》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