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新版《红楼梦》 > 正文

李少红:面对史学家 我确实是个“红盲”

字号:T|T

李少红:面对史学家 我确实是个“红盲”

李少红

选秀风波、导演请辞、造型被质疑……从筹拍之日起,新版《红楼梦》(旧版 新版)就一直是关注的焦点,一有风吹草动必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播出之后,新版《红楼梦》更是成了老百姓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舆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赞之者称其“唯美大气,忠实原著”;毁之者指其“氛围阴森,音乐诡异,选角失败”……

面对种种争议,该剧总导演李少红花了3天时间用邮件对于外界质疑的声音一一作了回复。

回望新《红楼》

拍摄感受:达到预期

记者:您所理解的《红楼梦》是怎样的?之前看您做客《凤凰非常道》,说自己并不是非常熟悉原著,并且对历史也不是太熟悉。那么,您为什么会在胡玫导演离开之后,临危受命担任该剧的总导演呢?

李少红:面对史学家和红学家,我确实是个“红盲”。但对文艺创作者来说,更需要的是悟性,需要的是视觉手段和方法,是艺术感觉,是怎么能把一部文学作品从平面变成立体的讲述。我理解的《红楼梦》是亦正亦邪的,绝不正襟危坐。

记者:你之前希望拍出一部什么样的《红楼梦》呢?现在这部《红楼梦》就是你理想中的模样吗?

李少红:我们拍的是一部彩色电视连续剧,所以要从大众审美角度考虑。既要通俗,简单易懂,又要有艺术上的独创。要符合原著的精髓,韵味和古典、儒雅、婉约的风格,又要自然地融入现代的时尚感和审美情趣。从目前播出的效果来看,大部分艺术处理还是达到了我们的预期。

批评压力:愿意忍受

记者:眼下,新版《红楼梦》已经在多个地方台播出,成为观众和媒体关注的焦点,其中不乏批评之声,这是否对你造成了压力?你怎么看观众,尤其是毒舌网友的拍砖?

李少红:我看了网上(的评价),分为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确实也遭遇了极少数“毒舌”的攻击,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很熟悉,也见过这样的阵势。他们妖魔化新版《红楼梦》的动机,以及《红楼梦》动了他们心中什么样的“奶酪”,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能用一种健康的心态来端正自己的态度。我们这3年几乎是在一片争议中熬过来的。无论选秀的演员还是小演员都是在这样的气氛中成长锻炼出来的,连功成名就的老演员也同我们一起经历了考验……87版《红楼梦》导演王扶林2008年见到我的时候还鼓励我“一定要坚持住”。他说当年87版一开始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等到新版开播的时候,他又特意赶到济南台力挺我们,跟我说:“李少红,你要挺住!”我听了这句话心里无比温暖。有前辈这样的支持,我们有什么委屈不能忍受呢?

解惑新《红楼》

气氛很阴森?

“《红楼梦》有美梦也有噩梦”

记者:很多观众都肯定了新版《红楼梦》的精致唯美、大气华贵,不过也有观众指出这部戏光线比较暗,配以时隐时现的背景音乐,甚至有毒舌网友说该剧氛围有些阴森,感觉像《聊斋》,对此你怎么看?

李少红:《红楼梦》中描写了美梦,也有噩梦,这些在传统文化中都是人尽皆知的基本标识,不难理解。弃恶扬善的主题在《红楼梦》里非常鲜明,在现代文明的今天,人们对此更容易理解才对。

旁白太多余?

“当广播剧听我也没意见”

记者:周野芒的旁白非常美和耐听,但有观众反映有点像广播剧,旁白会不会略显多余?好像最开始的剧本是没有旁白的,为什么后来会加上旁白?

李少红:我们剧本的初稿就有旁白。《红楼梦》的内容很丰富,字里行间好几层意思,还真别高估了自己。能通过画面、镜头语言,还有借助旁白加深理解原著的含义,我觉得手段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我们需要点耐心,先看下去,看明白。我很清楚有旁白也好,没有也好,都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观众既然说旁白非常美和耐听,那说明他们喜欢,当广播剧听,我也没意见,多了一种欣赏形式普及《红楼梦》,也是好事。

唱腔挺吓人?

“昆曲最具《红楼梦》味道”

记者:新版《红楼梦》借鉴了不少昆曲的元素,为什么在该剧中加入这么多戏剧元素?有观众反映时隐时现的“咿呀”的女声唱腔猛一听有些吓人,配以这样的背景声,是出于什么考虑,想达到什么效果呢?

李少红:不是戏剧元素,是戏曲元素。了解曹雪芹的人都知道,《红楼梦》和昆曲的渊源很深,曹雪芹写《红楼梦》的时代也是昆曲盛行的时代。有人说原本曹雪芹想把《红楼梦》写成一出戏,后来脂砚斋劝他还是写成小说,在太虚幻境中曹雪芹还保留了当时写的《红楼梦》十二支,完整的昆曲曲牌。另外,在很多篇幅中曹雪芹运用昆曲的剧目作为戏中戏,直接和情节嫁接,甚至对人物命运埋下谶语。所以最具有《红楼梦》味道的音源应该是昆曲。有些地方,我们根据小说中众多的心理描写,有意识演化成为一种心声,一种极具形象感的声音。

主角有争议?

“发育初期的女孩都成熟”

记者:蒋梦婕的争议比较大,一些声音认为她偏胖、不够美,不够大家闺秀的派头,你选中她出演林黛玉是看中她哪一点?

李少红:我觉得黛玉是得不到爱情才放弃生命的,她的病是因为得不到爱情而得的,也比较合乎常理。所以我们描写开始进府时,黛玉的身体还是基本健康的,她所说的生下来就吃药的病,和宝钗、宝玉一样,属于公子小姐病,不是病理性的病。发育初期的女孩都比男孩偏成熟,这也是常理。后来黛玉因为担心得不到宝玉的爱情,才忧郁成疾,看到后面大家自然会看到黛玉变得越来越瘦。

缺乏想象力?

“谁来拍个不忠于原著的看看”

记者:从事件的推进以及人物的对白上看,新版《红楼梦》非常忠实原著,不过也有声音说新版《红楼梦》有点缺乏想象力,有图解小说之嫌?其实,把《红楼梦》的故事弄得更“电视化”一点,人物语言转换成我们现在的口语并不是一件难事,为什么不那么做,而选择“原貌”重现呢?

李少红:原著好才要忠实。我承认我没有曹雪芹高明,我只能老老实实地去“解其中味”。谁要是觉得忠实原著不好,那我期待他站出来,拍一个不忠实的,不图解的给我们看看,也让大家学习学习。

记者:新版《红楼梦》之后在卫视播出时会不会针对观众的意见做出调整?

李少红:好的意见我们会调整。这次新版《红楼梦》的播出形式造成地方台先于卫视播出,加上网络的盗版,播出平台不统一和多样化,使得版本众多,播出效果有好有坏,让我们无辜地承受了很多不客观的评价。我们一面为收视率欣慰,一面希望通过媒体能够向广大观众呼吁:一定要观看正规渠道的播出。

[责任编辑:mia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