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影评沙龙 > 正文

《无人驾驶》:要如何去爱这个世界

2010年07月08日16:24腾讯娱乐云飞扬我要评论(0)
字号:T|T

 《无人驾驶》:要如何去爱这个世界

《无人驾驶》海报

人生最大的幸运,在于赶上了属于他的时代。人生最大的不幸,在于时代却要经常杯葛他。张扬导演的《无人驾驶》说的就是当下这个时代的幸与不幸,电影的故事线有三四条,虽有所交叉,但除了最后一撞,并没有形成更爆炸的力量。当下显然不是大时代,即便大国在崛起,可是绝大多数人的人生还是无法安放,残酷的现实让他们感到无助。宋人方岳有诗句:“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电影这个艺术形式,就是要把难于言说的不如意事,讲给大众听。

有个段子可以概括《无人驾驶》错综复杂的情感状态,“有心的无力,有力的无钱,有钱的无情,有情的无缘,有缘的无份,有份的正闹着离婚”。我们暂且不去讨论心、力、钱、情、缘、份之间的逻辑关系,观众也很明白幸福是多么稀缺的感觉。在这个平庸的时代里,我们目力所及的中国,已经不必再以“革命”号召,去抗战救亡或积极备战,当意识形态不再是最需要解决的难题时,后工业时代的都市人(陈建斌和黄轩是司机,林心如、胡一虎和林依轮是传销从业人员,刘烨、高圆圆是IT高管,王珞丹是富二代,李小冉结婚前从事于娱乐业,尤勇显然是大BOSS)在职业上与纽约、东京、巴黎的居民没有什么不同,然而在他们与世界的沟通上却处处不如意,基本没有能力反省、审视自我,与社会和他人紧张的关系导致了诸多事情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本应该是社会中坚力量的他们,除了陈建斌的车祸意外,其他人却根本不能有超出小我的眼光,局限于微末丁点的欲望,诉求多在于不劳而获,或者是不成比例的回报,要么就是用钱去砸,那些感情线都是要求直接的回报,我付出就必须有回报,“世界是欠我的”,一旦不如意就很脆弱,采取极端手段,自杀、欺骗、消失、离婚,囿困和断裂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面。作为社会问题电影,不给出哪怕是不够真实的解决方案,只将故事付诸于一场车祸,然后再用浪漫格调的大雪,其实是难以说服观众的。

《无人驾驶》、《80’后》等电影中的父母,都完全不合格,动辄就让子女学钢琴,将一些技能性的手段看成在世界中求生存的方法,是完全的本末倒置。或者就像王珞丹的爸爸、明远的妈妈,以为给了钱就做到了,鲁迅80年前的问题“我们如何做父亲”,至今没有解决的迹象。中国当下青少年几乎没有家族生活,也缺少社群交流的经验,在看待世界、进入社会的必修课目上更是错误连连。美国克林顿前总统在女儿结婚时,接受采访说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女儿的爸爸,然后才是总统。相对而言,中国的父母,往往一是没有办法更恰当的孩子学会“有用”的素质,二是没能让他们明白如何“无用”的生活。《无人驾驶》中陈建斌的女儿遇到车祸死亡,王珞丹只有自由本身却是哑巴,林心如的女儿一出生就是单亲,而刘烨和李小冉的儿子将来会遭遇父母之间的一系列新老问题,而假设尤勇和高圆圆有孩子,更是老夫烧妻的下一代。《无人驾驶》中这一代人已经很麻烦,他们的孩子将有更严重的社会问题。

我们应该对待这个世界,其实不在于掌握的资源、自由和终极平等,《无人驾驶》中的刘烨、李小冉、高圆圆、林心如,首先缺乏对自我的尊重,一味的采取很难回头的办法来对待他人,人性力量一再被肆意消耗,并不是猛回头就可以救赎。我没有在《无人驾驶》的片尾看到多少尊严,尊严的本质是对自我存在的确认,请注意“面子”并不是尊严,“名分”当然也不是,高圆圆与尤勇在大雪之中的婚礼一定要光鲜夺目的面子,而是否双方都真诚为对方呢,只有天知道。

要爱这个世界,不是说去妥协,而是建立在个体拥有对自我的身体、精神和社会关系处理的自由,同时也不能以损害他人为前提。与他人沟通、给予他人尊重,信息和态度都要充分的说出,自己才能找准位置,才有机会消除心中的委屈和愤懑。王珞丹和父亲之间是如此、刘烨和李小冉更是这般、林心如和陈建斌彼此的信任很不靠谱,而尤勇和高圆圆之间如何解决我们没有看到。否则,电影最后那么多的微笑,将全是假象,经不住任何新问题的冲击。虽然我对张杨导演的《无人驾驶》有些不够满意,但还是很感谢他直面提出了很多问题所在。任何电影都解决不了现实问题,能够被议论都很有价值。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