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唐山大地震》 > 正文

《唐山大地震》角色:成年方达

2010年07月08日17:17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唐山大地震》角色:成年方达

成年方达(李晨

李晨在片中扮演女主角方登的弟弟方达,在地震里遇难的一家人的遗孤,和张静初饰演一对龙凤胎的姐弟。

李晨(谈大地震):我是一个78年出生的人,算是地震后,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我听父母和长辈他们提到过关于唐山大地震的一些事情。去汶川的感觉更强烈,我们在当地的地震遗址公园拍戏,进去之后每一个人都没什么言语,大家工作的时候声音都很低,有的人会双手合十默念一些什么,是对逝去生命的一种祭奠吧。

李晨(谈表演):当时我看到剧本的时候就很感动,这是32年之后家人的一次重新团聚,母亲对自己当年的一个决定的救赎,毕竟她得知女儿还活着,这家人又重新走到了一起,经历了这32年的风风雨雨,通过汶川地震这样一个机会,让他们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一种状态,那场戏给人的感觉是挺穿越的。我没有看到回放,但拍的时候感觉还是不错的。当时还有一个小插曲,有一条拍的特别好,摄影师跟我走过来就说:“晨儿对不起,我这条焦点跟的有点儿软。”我说:“什么意思?”他说:“我可能差了一点点焦点,有可能会虚。”我说不是吧,能再来一条吗?后来导演又给了我一两次机会,但他还是觉得那条好,后来就说先这样吧,因为毕竟时间有限。此后我就每天追着那个摄影师问他:“我这个到底是虚还是不虚,咱们该怎么办?”他就说:“晨儿啊,对不起。”后来等完成片洗回来之后,看到那个不虚,摄影师跟我说能用,我说太谢谢了,能不能获奖就靠你这个镜头了。

李晨(谈饰演残疾人):我在拍这个戏之前就知道这个角色是一个残疾人,在另外一个剧组的时候,我就找了一个残疾人朋友和我一起生活了将近15天,同吃同住,然后让他教我一些独臂残疾人在生活中应该怎样穿衣,怎样戴帽,生活中各种的细节都跟他学习,我在现场会经常帮他拿饭,照顾他什么的,但他就跟我说不用,我可以。我一下子就意识到这是一种坚强,当时我就像是被击中了一样,我意识到这些残疾人的心灵中有一种非常坚韧的力量,我把这个东西也放在了这个角色中。

李晨(谈徐帆):我觉得帆姐演戏特别认真,她是能瞬间进入状态的演员,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长时间在话剧舞台上演出得到的经验,她能很快就进入这个人物的状态之中,这是我们年轻人应该学习的东西。我有很多戏都是和妈妈在一起,因为妈妈和弟弟是一条线,姐姐和继父是一条线,所以我跟妈妈的对手戏很多,从小就和妈妈打打闹闹,长大之后又跟妈妈吵架,说妈妈不好,因为只有很亲的母子关系才会没有什么顾忌,我们演的是比较真实的生活。

李晨(谈印象深刻的戏):当时我们先拍的是四川汉旺的戏,连续抢拍了几天,时间很紧,然后又要抢拍一个光效,就是带密度,天似黑非黑的,夕阳西下,当时群众演员就有300人,整个现场大概有600多人,现场副导演就有10个人,每个人嗓子都喊哑了。这段戏拍完之后冯导也很感动,他站在一个制高点用麦克风跟大家说了很长一段的结束语,现场很多人都在哭。第二次是拍摄唐山的场景时,当时是拍我和妈妈在家烧纸钱,祭奠爸爸和姐姐的亡灵,那个年代烧纸钱会大家一起出来烧,因为唐山大地震有24万人离开了我们,当时找的都是唐山当地民众,他们一坐在那里,导演喊开始,大家就已经哭成一片了,拍完戏之后录音师为了要很多的声音效果,比如有远的,有近的,有左边声道,有右边声道,导演机器停了,但他没有喊停,录音室就带着设备在收每一个地方的声音,冯导就背着手在这里面走,他很认真的听每个人在说话,我能看出他当时很感动,当时有一个老奶奶已经泣不成声,我们剧组很多人包括帆姐都已经泪流满面,搀扶这个老奶奶,我们大家就都上去安慰这些人,握着他们的手和他们沟通,那个场面是戏外的一种感动。当天晚上还有一场戏是拍我和妈妈吵架,我觉得我们在这里烧纸钱并没有什么意义,帆姐就扇了我一个耳光,当时因为机位很多,这个耳光扇了很多个,为了保证真实又不能假来,必须得真扇,大概拍了7,8条吧,后来导演特别逗,背着手走过来拍拍我,“没事儿啊,没事,挺好的,拍的挺好”,我当时觉得挺感动的。

[责任编辑:ne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