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TVB高层被捕 > 正文

王喜首度开腔谈老友陈志云:幕前风光背后辛苦

字号:T|T

王喜首度开腔谈老友陈志云:幕前风光背后辛苦

今年3月11日爆发的“威远行动”,轰动一时,尤其是时任无线总经理的陈志云被香港廉政公署带走一幕,震惊圈内外。3月18日,他在保释后举行了5分钟记者会,一个“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金句留下无限想像空间。其后,他不时与一众友人吃饭聚会,每次不避镜头,但一直不肯接受采访。直至6月26日出街的《明报周刊》,他首度受访讲述这一路上的感受。

昨日,陈志云为自己的电台节目《生死之交·陈志云》录制首集。这一步,代表他自3月因“涉贪”被调查而停工后,正式重新投入工作状态。而在事件中一直陪在他左右的好友王喜,也终于在南方都市报记者的多番邀约下,于近日接受独家专访。

王喜一度被媒体封为“军师”、“代言人”。他觉得现在接受南都的采访,是个恰当的时机:“陈生在《明周》的采访出来了,是一个明显的分水岭,也是一个很好的明示,告诉大家他已经可以回到原来的那个点。看到他这个举动,就觉得是个蛮好的时间,去回答一下大家憋了快三个月的问题。”

在与南都记者长约一个小时的对话中,风趣幽默的王喜不仅回忆讲述事件前后的每个细节,还向记者道出老友陈志云的另一面:众人只羡他幕前风光,却不知他在幕后工作的辛苦程度,“他很多时候就是周六周天,在一个没有冷气、完全密封的办公楼里办公。但是这些东西都没有很多人去理,觉得没有娱乐性,所以没有人讲……”

A

[事件前后]

3月11日清晨,香港廉政公署职员突然现身TVB,带走陈志云、钱国伟等四位涉案人士,事发相当突然。王喜回忆说,那天早上,他是在睡梦中被电话叫醒,经纪人打来,告知他这个“惊天”消息。12日晚间约十点二十分,陈志云离开廉署返回家中。

之后,他外出吃饭、到香港大学演讲、出席记者会等,王喜几乎都随时陪伴身侧,甚至被香港媒体封为“陈生的代言人”。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些什么事情?面对外界的诸多报道,他们又是如何看?王喜逐一道来。

乐观陈志云:

他说在ICAC吃得饱睡得好

“电话卡是我送的,电话是别的朋友给他的”

南都:你为什么觉得现在可以接受采访了?

王喜:因为之前陈生在《明周》的采访出来了,是一个明显的分水岭,也是一个很好的明示,不是暗示,告诉大家他已经可以回到原来的那个点。只要跟案情没有关系的东西都可以做了。所以看到他这个举动,就觉得是个蛮好的时间,去回答一下大家憋了快三个月的问题。

南都:你觉得陈生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点出来说话?

王喜: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选择在这个时候跟大家用访谈的方式来交流的话,应该是有他的原因。我没有多问,反正时机来的时候就把握嘛,凑巧你也来问我,你也是在一个很恰当的时候,做一个很恰当的举动。

南都:当时出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喜:(3月)11号早上,我还在睡觉,朦朦胧胧,我经纪人打来说“你朋友出事了”。我说“谁啊?”“陈先生。”我是在睡梦之中知道他出了事情。

南都:当时第一反应是怎样的?

王喜:“真的假的?”因为觉得不太可能嘛。如果是出了其他事,可能性还比较大,但是突然说是ICAC把他抓了,就觉得很奇怪了。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前一个晚上,3月10号晚上,我还跟他吃火锅呢,一切都很正常。

南都:才一个晚上而已,就出了这么大件事。

王喜:对啊,在睡梦之中。我一起来就去上网,如果是事实的话,那么大的事情在网路上应该有消息了嘛。真的看到了。然后就想打电话给他,但是手机都没有开了。往下走,就做了一些作为朋友应该做的事情。

南都:陈生在《明报周刊》访谈中说,他回到家时,发现朋友已经为他准备好新的电话、电话卡,是你做的吗?

王喜:电话卡是我的,电话是别的朋友给他的。

南都:你们有相约吗?

王喜:没有没有,很凑巧的。他手机应该不止一部嘛,每个人都不止一部手机啦。卡的话,我也不晓得是不是充公了,还是给扣查了,反正就觉得应该有个新的号码给他。

南都:后来他用的就是你给的那张电话卡?

王喜:没有,没有用到,他说留下来做纪念。

“他问我怕不怕,我说‘怕你个头’,挂了电话走去他家”

南都:陈生出来后,你们怎么联系的?

王喜:他给我打电话,我就跟他说“要不要我来?”因为我跟他住得好近嘛,走过去只是10分钟。他怕影响到我,他知道下面全都是记者。他问我“怕不怕?”我说“怕你个头”,就挂了线,走去他家。因为也是在大概失联30多个小时了,蛮担心的。最担心是他工人刚好休假,不在香港,想着他家里应该没什么存货吧,我不太清楚冰箱里有什么东西剩下来。

南都:你好细心啊。

王喜:五六年前吧,我们住在同一条街的,我们相距走路也不超过3分钟。那时候我常到他家去吃饭,他也过来我家聊天。那时他还没有在幕前,大家不觉得我们是朋友,也没有拿我们是朋友去做那么多文章。在那个时候,我们都已经是朋友,所以很了解他,他不会做菜,不会做东西吃。

南都:一点都不会吗?随便煮个面炒个饭什么的。

王喜:没有。他最厉害是拿面包出来,拿牛油抹一下,这是我看到他唯一会做的食物。但是他说他在ICAC里面吃得好饱哦,睡得好饱。真的,不骗你。

南都:一般人都会觉得在里面蛮辛苦。

王喜:看是什么心态,哪里不一样啊,所以当时我没有太诧异。到他家,他一开门就说“是不是很厉害呢?”还会开玩笑,我就觉得应该没事了。

南都:这个反应很好啊。

王喜:没事就好了,先进屋。

南都:然后给他煮碗面?

王喜:没有。他说还有面包,还有一堆马上可以吃的小东西。再晚一点,很多他的朋友,像楼上楼下的邻居就有送食物过来。一两个星期后,他开始要把所有朋友叫过来,也不是聊天,是帮忙吃东西,因为很多人送东西过来,厨房存得满满。

南都:哈哈,感觉像过生日。

王喜:他吃不完,我们带朋友上去,除了去看以外,还帮他去消耗。为什么常常看到我过去?并不是开会,是吃东西。这个任务是蛮难对待的,很艰巨。

南都:那你们有没有吃胖?

王喜:我还好。我都是带一些朋友,因为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朋友才有时间过来嘛。我就当导游一样,把一些新的“牲口”带进来帮忙吃,我在旁边意思意思就好了,哈哈。

[责任编辑:flora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