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倚天屠龙记》 > 正文

邓超说感情:张无忌优柔寡断 我有责任有担当

字号:T|T

邓超说感情:张无忌优柔寡断 我有责任有担当

邓超在剧中武功高强

邓超说感情:张无忌优柔寡断 我有责任有担当

张无忌和赵敏深情相拥。

下周一晚,张纪中版《倚天屠龙记》(张纪中版 苏有朋版 马景涛版 梁朝伟版 吴启华版 郑少秋版)将在江苏卫视等卫视播出,近日,正在赶拍新戏的邓超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谈及自己饰演的张无忌,邓超称:“自己完成了心目中的张无忌的演绎,希望可以让观众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张无忌。”不同于小说中张无忌的优柔寡断,邓超版张无忌很“善爱”,“涉及感情问题有时候斩钉截铁更可能造成不好的结果,优柔寡断是因为他其实是在为别人考虑。”但在生活中,邓超说自己“不会犹豫不决,而是认定一段感情后,就要负责、有担当”。

文/本报记者 莫斯其格

造型很“犀利”

这是合乎常理、符合原著的设计

广州日报:新版《倚天屠龙记》对于张无忌出生前的武林纷争也有重笔墨的描写,通过谢逊、张三丰、张翠山、殷素素等人的故事对江湖恩怨有了清楚交代。随后,进入成年的张无忌走出被围困的山洞,结束“山洞人”生活。你刚出场时,长长的蓬乱头发遮住半张脸,衣服破破烂烂,浑身脏兮兮,被称为“野人”造型。为什么要用这么“犀利”的造型?

邓超:这个出场的造型还是比较符合原著的,长大了的张无忌出场时的背景是一个人在山洞里练了很多年的九阳真经,从一个小孩长成了大人,的确就应该是一个“野人”模样,这是合乎常理的造型设计。只是“犀利哥”红了,大家自然而然往这方面联想。

不要只看一个镜头就完全否定

广州日报:有人质疑,你在片中“荡秋千”那一段,看起来有点像“《人猿泰山》(第一部 第二部)”。对于那段戏你自己评价如何?

邓超:那只是一个情节展示,背景就是小无忌在山洞里独自生活了几年,荡秋千只是和小无忌的戏对接一下而已,尽量要表现的是张无忌重出山洞时的那种激动心情。希望质疑的观众不要只看这一个镜头就完全否定,至少看完几集再下结论。

广州日报:但也有已经看过剧的观众反映,张无忌这个角色在戏里的最大缺陷,其实是缺乏一种过渡,在小孩子到成年人中间,缺乏那种半大的毛头小子的状态,你一出场的样子就很成熟。对于这一点,你怎么看?

邓超:我出场的时候也不算很成熟吧。还是有张无忌初出山洞,再“回到世间”的一种紧张和小心翼翼,也没一下子就很成熟。他也是在慢慢接触武林,接触各个门派的人之后开始成长,开始有担当。

广州日报:拍摄的时候有没有就造型、情节设计等方面对导演提出不同想法?

邓超:拍摄的时候,作为演员,首先是要配合剧组的工作,造型同样是这样。我之前也说过,我赋予的是张无忌个性、灵魂的部分,毕竟我们不是拍摄正剧,是武侠古装片,没有固定的标尺说应该穿什么,只要整体感觉吻合戏中的背景年代、人物个性就好。而且我一直觉得设计上很符合原著。

“我和黄晓明都是普通水果”

何琢言在评价跟自己配戏的男演员时说,黄晓明像苹果,色彩鲜艳、有食欲,他演戏养眼有内涵;而邓超则像香蕉,普通水果,不贵,因为跟张制片关系好,是打折价出演张无忌。

这种说法听起来好像在说邓超有点不如黄晓明。对此,邓超表示:“苹果也好,香蕉也好,不都是普通水果吗?各有各的口味,各有各的受众群,再有就是看品尝的人好吃哪一口了。贵不贵那是市场定位的。”

不跟其他版本对比

我演的,就是属于我控制的张无忌

广州日报:在之前的采访中,你说你完成了自己心目中的张无忌,“邓超式的张无忌”。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邓超: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倚天屠龙记》,一个张无忌,我只是用我的理解,透过金庸的原著,去与这个人物进行对话,然后呈现出来,我演的就是属于我控制的张无忌,很好理解,希望观众可以领会到。

接拍之前没看过原著

广州日报:拍摄这部戏之前,你是否看过原著及各个影视改编版本的《倚天》?因为不同时期金庸对张无忌的改动都不小。

邓超:之前对武侠真的不了解,也没看过《倚天屠龙记》,就是要接拍的时候才看的原著,而且在拍的时候一直随身带的。包括在学习太极的过程中,慢慢去寻找张无忌的感觉。至于那些影视版本,我都没看过。

广州日报:之前那几个版本都有不少地方被人诟病,你就不怕自己跟他们产生同样的问题而遭遇网友板砖?

邓超:我认为我们每个人表达和表演的方式不同,肯定也是不同特质的张无忌,不能说哪个就是失败的。我的张无忌也有我的特色,我觉得我们可以从多面去看张无忌,就会让每一个出现的张无忌有他自己的亮点。我觉得他的“善爱”是他犹豫、担当的出发点,这是这个戏最可演的地方。

广州日报:这是你第一次拍武侠剧,你都做了哪些准备?

邓超:开拍前,有专门请师父来教太极拳的套路,因为拍摄需要的武打镜头是特别设计的,所以当时还要再和武术指导针对每一场戏份来实际操作,包括大量的吊“威亚”镜头。因为我是第一次拍打戏,大家都很照顾我,危险系数大的会考虑请武替完成。而且我觉得《倚天屠龙记》拍完之后,我在动作戏的处理方面积累了一些经验,在后面拍摄电影《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时起到了帮助作用。

广州日报:该剧完成片你看过没有?有很多人对这部电视剧的特技特效感到惊诧,比如小时候张无忌居住的冰火岛之类的地方,很多人看了之后说感觉像《阿凡达》一样迷幻。

邓超:还没有看,只是配音的时候大致过了下。特技的桥段还是挺多的,为求逼真,几乎每场打戏都是要亲身上阵,有时候有被逼上“绝路”的感觉,印象比较深的是光明顶大战,张无忌要用绝招乾坤大挪移挑战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为了表现乾坤大挪移的变幻莫测,剧组设计了一款能360度转动的小装置,在替身的配合下,我需要在旋转的状态中摆出腾移的造型,而对手演员则要默契地往相反方向张望。但由于装置处于旋转状态,我们还需要做出武打动作,相当不好拍,当时也因为转速不稳先后掉下了装置。

感情很“善爱”

戏是戏,生活是生活,

我处理感情不会犹豫不决

广州日报:《倚天屠龙记》中有不少感情戏,以往的几个版本,大多加强的是男女之情,但这部戏却着重强调师徒之情、父子之情等男人戏,对于这种转变,你怎么看?

邓超:我觉得挺好的。江湖纷争男人的戏本来就好看。这种侠义之心、之举通过男人间的关系表达出来是有力量的。儿女私情毕竟是另外的一种感情。在这个戏里,张无忌对太师傅、对义父的感情,用的力气很多。而且张无忌这个人物在金庸的作品中,我个人觉得应该是比较强调性格、内心的江湖人。一部武侠剧也不一定是动作戏多,就是好的,也不是感情戏多就是唯美的。侠的意义是很宽泛的,更多是由心而发,让你我受用。

邓超版张无忌还是选赵敏

广州日报:既然你演绎的是一个独特的张无忌,那么原著中张无忌面临的四个难以取舍的女子,你这个“独特版”的会选择哪一个?

邓超:应该还是赵敏,我的独特是个性层面上的呈现,但我扮演的毕竟还是张无忌,我觉得从整个故事的推进,应该说最爱张无忌、最专一、最执著、最坚定的是赵敏,她很聪明,而又不同于周芷若的精明。聪明和精明有本质区别。

广州日报:金庸在《倚天屠龙记》后记里面写,他认为张无忌的倾向应该是小昭。你怎么理解金庸的这个说法?

邓超:如果有机会得到金庸先生的直接回答,我也非常想知道他的内心,我自己觉得可能是因为更加心疼吧,小昭对于张无忌一开始就处在了不平等的位置,甚至为了他放弃一切,终生不见,不嫁,连卑微的做个小丫环也无法实现。

广州日报:在武当山拍摄期间,你曾挂了一个同心锁,上面写的是孙俪和你的名字。那段时间刚好外界风传你和孙俪闹矛盾。是不是因为拍这部戏,让你对男女之间的感情有了更深的体会?

邓超: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想重新谈起。但对于情感的认知和领悟,难道生活中我们每个人不都会因为周遭的一些事物而有新的心灵羁绊吗?

广州日报:有报道说你在生活中也想做张无忌,这是否意味着,在选择对象很多的时候,你也会很像这个角色般犹豫不决?

邓超:戏是戏,生活是生活,我处理感情不会犹豫不决,而是认定一段感情后,就要负责、有担当。

[责任编辑:mia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