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场外资本入侵中国电影市场 警惕七大隐形风险

2010年07月21日11:50融资中国李盈我要评论(0)
字号:T|T

各路资本正携巨资,如海潮般向电影岸上涌来。就连之前一直对电影持谨慎态度的VC/PE、银行贷款、文化基金等也开始大举浸入。

艺恩咨询认为,场外资本进入电影投资市场,目前存在七大隐形风险:

政策风险:审查是否能通过,如《新宿事件》

超支风险:影片开拍后是否会超支,是否会因此停拍,如《赤壁》

主创配合风险:导演是否会按照投资方的意愿进行拍摄,是否会如期完成,如《气喘吁吁》;

联合投资风险:联合投资时各方意见是否会发生冲突,如《两个人的季节》;

题材撞车风险:是否有同一题材、类型影片在同一档期上映,如《拉贝日记》VS《南京!南京!》

发行风险:是否能按期发行,是否能挤入档期,如《茉莉花开》

媒体风险:是否与媒体处好关系,如《孔子》。

这些场外资本大举入侵电影原因何在?这些新资本进入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除了国有资本,更有大量的民营资本,以及港台、外资等,投资主体更是涵盖了电视台、广告公司、网游、电视剧公司等一长串名单,真的是来自五湖四海、四面八方。

除了深深的电影情结与电影梦想,就比如熊晓鸽当年投拍的《高考1977》,纯粹是一种感情寄托,与投资回报无关之外,背后,一定还有更深邃的商业因素。比如:

●自身发展需要。本行业高速增长态势放缓,遭遇天花板,如广告、电视、网游等领域,急需向其他更高综合利润行业渗透,或与能发挥更好协同效应的领域整合。

●电影价值。电影的媒体价值正被以前所未有的手段挖掘与凸显,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越了曾经的财经媒体价值。

●强大的影响力品牌。事实上,如今的电影已然成为最具影响力的品牌。如果一家大传媒集团在布局上不拥有电影,则会自觉脸上无光,至少影响力不够。在整个大传媒产业链上,电影就是龙头,就是皇冠上的明珠,绚烂多彩,熠熠生辉。

●客户认可度。电影正在成为广告客户最看重的创新载体,居整合营销之首。而之前,可能是电视、杂志甚至网游。越来越多的广告客户看重电影作为载体的影响力平台,这将是一个重大的趋势性变化,如果这样的观念被广泛认可,那么,接下来,越来越多的广告公司都会沿着DMG的脚步走来,成为一种风尚。

如此,不难解释,这些场外资本大举入侵电影的目的。

电影承载着每一个人的梦想,中国人则拥有更多的梦想。有梦想才有希望。电影帮我们实现梦想,使我们离梦想更近。

2009年,中国电影总票房达62.06亿元,比2008年43.41亿元增加了43%,速度之快超乎业内外预期。仅2010年1-2月,电影总票房已突破20亿元,照此速度发展,中国电影总票房撞破百亿大关指日可待。

2010年1月,国家发布《关于促进电影产业繁荣发展的指导意见》,对中国电影产业发展在宏观政策上给予大力支持。

在政策感召下,各类文化产业基金应运而生,中银国际、建银国际、达晨创投等纷纷成立文化产业基金。此外,也不乏专业影视基金的出现,其以投资单个电影项目为手段,依托背后优势资源的平台,不断探索PE和电影的契合点。

电影行业巨大的发展空间也使众多影视公司纷纷投身资本市场跑马圈地,并通过整合产业链、纵横结盟、建立人才激励制度等控制更多的核心资源、获得更大的定价权,为众所期待的“大娱乐”时代摩拳擦掌。

“国外很少有独立上市的电影公司,真正知名的电影公司都附着在大的传媒集团里,如同龙头,更是一块招牌。要想在娱乐市场站稳脚跟,必须以电影为基准,拓展上下游产业链。”易凯资本CEO王冉(博客)对本刊记者表示。

参与者图谱

“娱乐业的大幕才刚刚拉开,还没有到三分天下的地步,江湖刚刚兴起。十年前看这个行业里有谁,十年后再看这个行业里有谁,变化确实很大。永远有老的掉队出去,新的补进来。”王冉对本刊记者说。

在电影业的重要参与者图谱中,“老江湖”和新进入者已经开始博弈或相互融合,未来,或将改变现有格局,但最终孰能赢得天下,仍是未解之谜。

老江湖

近些年,无论在制片数量、影片质量及影片票房上继续领跑的依然是中影集团。其掌舵人韩三平,业界称其韩三爷,更是名副其实的电影老江湖。

自2007年设立制片分公司以来,便在大片制作上不断突破,先后推出了《长江七号》、《赤壁》、《梅兰芳》、《赤壁》(下)、《南京!南京!》、《建国大业》等大制作影片。

除此之外,中影还投资一些中等成本影片如《疯狂的赛车》等,以及《天安门》等系列小成本影片。涵盖了高、中、低不同成本的影片。

中影及韩三平在业界的巨大影响力,还在于其推出的 “青年导演计划”。推出了青年导演宁浩的《疯狂的赛车》和《无人区》,以及青年导演陆川的《南京!南京!》,一部《杜拉拉升职记》,更令徐静蕾成为首位票房过亿的女导演。

近日,韩三平对记者表示,培养一个青年导演,要比拍出一部片子更有意义。另外,他还透露了一批新导演名单,其中包括曾导演过《大兵小将》,正在导演《硬汉2》的丁晟。

近期,中影重点推介的影片是《功夫梦》。

总体看,中影盘踞整个电影链,特别是在引进进口大片配额上,当仁不让地垄断着市场份额,并且以此来威慑相关院线,获得最佳的发行档期,这也成为其遭业内诟病的重要原因。

具备国企的垄断资源,同时又能以市场化手段操作运营,是其一大优势。但其软肋也明显,即长期改制不到位。最早提出上市的中影,现在不仅让华谊捷足先登,更被其他一些娱乐公司甩在身后,包括橙天嘉禾、文化中国等。而且包括博纳国际、小马奔腾、DMG等也均纷纷筹划上市,到那时,中影依然无法完成上市计划,那么其竞争优势将大打折扣。

作为民营旗舰的华谊兄弟,以广告起家,较早进入电影领域,成功之后,又横向进入音乐、艺人经纪、电视剧领域,是横向一体化典型代表。王中军、王中磊兄弟两人的明确分工,更是被资本看好的一大法宝。

其成功登录创业板,成为A股第一家电影上市公司,彻底解决了长期制约其发展的资金瓶颈,电影年产量也由原先的3部增加到6部。

但《拉贝日记》和《追影》两部影片的投资失利,也让其不断反思,在项目选择、项目前景判断方面仍有不足之处。

此外,过分依赖导演冯小刚也备受质疑。对此,华谊也一直尝试与不同的导演合作,包括同吴镇宇合作《追影》,同陈国富、高群书合作《风声》等。近日,其颇受期待的就是冯小刚导演的《唐山大地震》。

另一家民营企业博纳国际,以电影发行起家,进入上下游的制片、影院等领域,致力打造全电影产业链,是纵向一体化的典型代表。

身后拥有众多国际知名VC,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其国际投资背景有助于博纳在海外上市并扩展,另一方面,其退出的潜在压力也时刻困扰着掌门人于冬。尽管,几位投资人均对本刊记者表示,丝毫没有逼迫于冬提早上市的意思,但资本逐利的本性是无法改变的。博纳向上下游拓展,就是要不断地扩大规模,最终实现上市,否则,体量与利润都达不到要求。

更有业内人士爆料,博纳涉足制作,实属无奈之举,因为,相当于券商直投:做投行之前,一定要先做直投,即要发行我的片子,对不起,先投资吧。

2009年博纳的制片业绩发展平稳,但与公司预期仍有一定差距。比如巨资打造的《十月围城》票房2.9亿,没能达到“坐三望四”的目标。

最令博纳受打击的是,其重点打造、高调宣传的《麦田》票房惨败,不到1000万。与中影、华谊等相比,其内地本土导演资源稀缺,对香港导演依赖性较大,这样不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

提到电影江湖,必须提到一个人——董平。连韩三平都说,董平是其最佩服的电影人之一,当初最困难的1995年、1996年,他依然坚持拍片,是最早的电影人。

其投拍的多部作品,均获国内外大奖,一些艺术片如《一封陌生女子的来信》、《绿茶》等,也都受到好评。只是后来,董平成了电影圈内资本运作高手,逐渐淡出江湖。

如今,作为香港上市公司文化中国董事局主席的董平又重出江湖。不久前,刚获得北京银行授信的10亿元文化产业专项贷款,还与中影签署了全方位战略合作协议等,特别是其在新媒体上的战略布局,更是超出业内想象,这些都是董平卷土重来的信号。

同时卷土重来的还有太合影业。太合早在2000年就投资华谊兄弟2500万,共同组建了各占50%的合资公司华谊兄弟太合影视公司,只不过后来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2007年后,其重新组建班底,杀回电影业。

张伟平执掌的新画面影业也在等候张艺谋三年后重新开张,见面礼便是《三枪拍案惊奇》。近期,其主打的《山楂树之恋》不断吸引着人们的眼球,令人期待。其独特而不可复制的“二张模式”既是其核心竞争优势,也同是劣势,

另外,昔日电视业三巨头——王长田(光线传媒总裁)、董朝晖(欢乐传媒总裁)、孙建君(派格太合总裁),由于在电视经营领域渐弱,均转战其他领地(大型活动、新媒体短片等),但也或多或少参与电影投资。

还有星美。几年前,中国电影市场7亿的票房收入中,30%的利润都属星美。如今,其幕后推手覃辉也卷土重来,并意欲将星美酝酿美国上市,但似乎并不被看好。虽然星美的院线资源颇具价值,但毕竟都是租来的,这也是其最大致命伤。之前,星美投资的《如果爱》、《成吉思汗》也基本亏损不盈利,所以,其面临的风险是,如何使电影投资赚到钱。

以上这些电影“老江湖们”凭借在电影行业根深蒂固的电影情结和笔耕不辍的奋斗努力,积累了新人无法比拟的宝贵财富。

[责任编辑:ann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