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2010快乐男声 > 正文

李行亮:唱响最强音改变命运

2010年07月27日16:46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现实

从酒店唱到茶餐厅

他是一个普通的孩子,非常的务实。他在深圳的时候,生活得很艰苦,做销售、跑夜场很累,我看在眼里也非常心疼。他没有得失心,这次去参加快男比赛的时候我也在深圳,他跟我说,爸爸,如果比赛不行的话,我就回来找工作。———李中发(父亲)

我还记得那时候的工资收入是3000元底薪加提成,但是收入非常不稳定,平均下来还不到4000元一个月。与我大学时代的同班同学们相比这样的收入显得少了一些,他们在设计公司做设计,一个月都要挣到几千到一万,但是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想不通,毕竟他们比我早来好几年了,而且我虽然喜欢工业设计,学的工业设计,但还是不愿意从事这个行业。

当时我已经不住在许浩家了,自己在梅林三村租了个房子住,一个月月租900元。加上吃喝等日常开销,工资基本上也就是差不多够用。

收入困窘之时,有一个朋友告诉我有一个可以在酒店驻唱的机会,我当时觉得能赚点就赚点,所以接了这个活儿。那会儿我还兼着业务员的工作。早上8点到公司报到开会跑业务,下午6点下班就去酒店,晚上9点开始唱歌,一个人唱到午夜12点,一晚上大概要唱40首歌左右。

每天都很累,但是收入高了很多,在酒店一个月基本上能拿到8000多元,但我实在累得受不了了,正好在2008年底,金融危机来袭,外贸公司的业务越来越不好,我也就辞职不干了。

做业务员的经历虽然艰苦,但是让我得到了一个人生经验,就是要拿到一个合同当然难,但是并不是不可能,关键是看你有多想要拿到这个合同、心够迫切的话,在合法的情况下不惜一切代价去努力,就一定可以拿到。这也可以应用在做任何一件事情上。

其实最开始在酒店唱歌心里还是蛮不平衡的,人家在那儿吃饭,我在这儿唱歌,人家还冲我指指点点,需要很大的勇气来调节内心的落差。后来我就想,坐在这儿唱歌我就是做一份工作,工作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扮演了这个角色,拿了这份钱,你就必须去称职地完成,去适应,去受这份委屈。

这份工作让我收获挺多,我认识了现在的搭档,一个很厉害的吉他手,他给了我很多宝贵的意见,比如说在酒店唱歌要加强中低音的运用,这使我在“快男”的比赛中非常适用,尤其是评委陈建宁说,李行亮有一把非常好的中低音。那就是在搭档的建议下练出来的,我想他是我在深圳交到的最好的朋友了吧。

酒店的工作并没有做多久,有一天突然就被通知不做了。一下子失去了经济来源,生存都成了问题。但是这段经历让我学会了很多,我明白在深圳,即使我是一个名牌大学的学生也要能屈能伸。

为了生存,我曾经想到去街上卖唱。最后我去了“一茶一坐”餐厅,30块钱唱一个小时,每个月唱死唱活唱不到1000块钱。

深圳就是这么现实,我以前在酒店唱的时候很牛,有一次请了“一茶一坐”的一个歌手帮我代班,心里还觉得自己是在五星酒店干活,唱完之后酒店管饭,我还是吃自助餐三文鱼的,结果没想到自己也落魄到去“一茶一坐”唱歌,唱完之后跟餐厅服务员一起吃蛋炒饭。

在“一茶一坐”的时候,我常常唱完后跟那个歌手聊天,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啥,但是心里还是觉得挺尴尬的。

梦想

梦想不是原来那个

李行亮唱歌唱得很好,也很低调,他以前不是干这个(唱歌)的,但是因为生活的压力,之前的几份工作都不适合他,所以去了酒吧。在深圳,对物质生活的需求会很大,很多音乐会慢慢地变得现实。认识他这么久我觉得深圳让他的性格也改变了很多。

———delay组合(比赛对手)

“一茶一坐”的经历给我带来了困难和经济危机。但是在一个圈子里做久了,总会积累一些人脉,有一次一个朋友找我去帮他在本色酒吧代班,我也跟着认识了一帮人,人家听了我唱歌之后,也觉得我唱得还不错,遇到有别的活儿或者商业演出之类的就找我一块儿去。

最开始300块、500块、800块钱一场,后来唱得多了,有了身价,有时候自己还敢叫价,收入就开始慢慢改善了。开始租房子也就900块钱,后来租房子都能租1000多的单身公寓了。

深圳的跑场分两种,一种是慢摇吧,一类是靠实力的演艺吧,本色酒吧就是靠实力演出的那种场子,它算是深圳最一流的跑场,陈楚生之类很多歌手都曾经在本色驻唱。

应该说在本色酒吧驻唱是很多深圳歌手的梦想,因为在本色,确实有很多人是来听歌的,这与以往的表演体验很不一样。有好一阵我凌晨1点上班,晚上4点钟睡觉,经常台下有服务生来跟我点歌,感觉进了本色驻唱之后,我也算是进了深圳一流的演艺圈。

其实我那个时候已经麻木到不在乎认同感了,深圳让我觉得唱歌就是一份谋生的工作,认同感是很幼稚的想法。

我曾经很有理想,想做一个特别优秀的设计师,再凭兴趣随随便便找地方唱下歌,但是现实告诉我不行。

我一直认为唱歌只是爱好,跑场的时候我也觉得那不是长久之计。我一直都在考虑自己有没有在行业中可持续发展的潜力。当时我觉得唱歌是吃青春饭,但是做音乐教育是一项事业。所以我和搭档一起做了一个音乐教育的网站,把我们觉得不错的作品放到网上去,希望可以有人来学习,但是现在看来那是个比较失败的尝试。

到了深圳之后,我有一个还算是成功人士的亲戚跟我说,在深圳这个地方,别人在走,你就要跑。而且你要拿出你最优势的东西进入这个行业跟人家比,专心致志地去做一件事情,而不要想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我非常认同这句话。

我曾经很排斥参加比赛,因为我知道这个市场要什么,我没有雄厚的家庭背景,也没有很英俊的外貌,我不是那种浮躁的市场需要的歌手。但是在经历了这么多现实的考验之后,我在想,唱歌才是我的优势啊,我要看看我可不可以从事这个职业,我能不能通过比赛改变以往的生活状况,认识更多人来改变我的命运。

这次参加快男我准备得很谨慎,但是去广州赛区比赛的时候,一进场还是被各路选手雷到了,现场的人什么奇形怪状的都有,我特别紧张,直到唱完了改编版的ladygaga的《pokerface》获得了评委的肯定,我才轻松了一些,一路过五关斩六将走到现在。

我的心态还是很好的,评委说我是唱片型的歌手,我还是觉得,如果这次比赛没什么结果的话,我会放弃音乐,回深圳找一份普通的工作。

很有意思的是,在深圳的这些年,虽然我自己没有那么积极努力地往音乐的道路上走,但是很多力量都把我往音乐的道路上推。本来到深圳是为了寻找一个梦想,但是深圳用现实告诉了我,其实,你的梦是另外的那一个。

相关专题:

2010快乐男声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elia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