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王杰天津演唱会 > 正文

把王杰的歌当做埋葬青春的“挽歌”高唱

2010年07月28日16:07南方网游人有余
字号:T|T

把王杰的歌当做埋葬青春的“挽歌”高唱

忧郁王子王杰

  (作者:游人有余)要说我多能听懂王杰的歌,多能理解大多数中年大叔内心的忧郁和苍凉,那我绝对是在说谎。当然不乏许多80年代末至90后出生的少男在k房高歌“伤心1999……忘了曾经拥有”这首歌,唱至情深处貌似自己和忧郁、空虚、沧桑、伤感等形容词产生交集,比起唱“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更接近熟男。

  此前采访汤镇业,我心里也有过此刻的忐忑。要以一个年青人的身份对话一位饱经人生历练的男人的内心,心智再怎样成熟,与岁月的刻痕相比,都显得稚嫩。在采访后我忍不住赞了汤先生一句:“你年轻的时侯,恩,真的很帅。”但实践证明,我的这句赞词是幼稚的,他很平和的微笑着:“呵呵,现在的我令人失望吧。”

  听王杰的的歌何尝不是如此,我曾想从王杰的歌里预习男人成长必须付出的代价,还想从这些歌里窥视一个熟男内里的伤口和悲情,岁月的裂痕?情感的创伤?理想的伤逝?真能身同感受吗?记得读初中时的一年冬天,路过教职工宿舍,伴着澡房里哗啦啦的水声,一个男人用五音不全的嗓子高唱“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明天的我又要到哪里停泊”;高三冲刺那年,家里对面的卡拉ok,人们夜夜笙歌,总能听到年青小伙子撕心裂肺地叫喊“安妮……我无法忘记你,安妮……我用生命呼唤你”;工作后几个男人到18号公馆销魂一夜,也总少不了王杰的《不浪漫罪名》。

  出道不久的嫩小子,没经历过大风大浪,没经受过感情纠葛,如何能理解怪叔叔们唱歌时的快乐抑或悲凉啊。只是,我想能否用梁文道在《情歌的幻觉》里的话来解释这种感觉,“人在孤独之中,特别是夜里,听着歌手以现代录音设备所赐的低吟技巧泣诉,你会以为他是你认识的人,正伴和着你的寂寞和思念。重点并不在于世界上是否只剩你俩,也不在于他唱的是不是他自己的真情实感,而在于他和你参与了这个情感形式的游戏,丰富且填满了它。”

  参与了这个游戏人们不自觉地陷入了这个情感的幻觉,好似男人的英雄情结,女人的浪子情结,少男少女的熟男御女情结,当这些旋律在我们的生活中烙下痕迹,大多数人也就被挂上了这个情结的标签。王杰日前接受专访时说的话让人倍感心酸,他说“我这么大年纪还在学自己年轻时的嗓子?感觉像是一个五十几岁的女人妆画得跟猴子一样,胸部露出来,穿一个迷你裙一样。”哎!熟男们,既然青春已过许久,又何必将回忆硬扣在歌手身上?

  如果要用标点符号来表达王杰即将退出歌坛的消息,“?!”是否足以诠释听众们的反应?我甚至不忍心去怀疑告别乐坛只是为即将开演的个唱作噱头,我宁愿狠心地相信忧郁王子真的封喉,真的不再写歌,只有这样,王杰才可能避免八卦媒体对他的肆意调侃和炒作,我们也就能解开心中纠结已久的情愫,把王杰的歌当做埋葬青春的挽歌高唱。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annyguo]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