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盗梦空间》 > 正文

《盗梦空间》:诺兰“梦建”私人游乐场

2010年07月30日11:49新京报
字号:T|T

《盗梦空间》:诺兰“梦建”私人游乐场

影片讲述“梦中梦”,迪卡普里奥的表演则堪称“戏中戏”。

《盗梦空间》Inception

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

主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评分:8.5

人人都会做梦:它们有长又短,有的是完整的科幻故事充满想象力,但同时梦也很恐怖,因为我们并不了解更不能控制梦,它们是人潜意识的游乐场,时不时会陷阱沙坑,强拽我们去面对的黑暗角落与恐慌地带。

天才导演诺兰新作《盗梦空间》实在是个太精彩的梦中梦,它让梦境可被设计得如此复杂。其实进入他人梦中套取信息的概念并不新鲜,《入侵脑细胞》就是个绝妙的尝试。而梦中梦也并非首创,大卫·林奇就在《穆赫兰道》中把观众绕得团团转。至于现实与梦境的交织与分离,科波拉的《没有青春的青春》和金敏的《红辣椒》中都有涉猎,但将这三要素组成一体,既要保证概念上的新鲜,又要叙事流畅和视觉冲击,到目前为止,只有《盗梦空间》做得直观且充满回味。

故事伊始,迪卡普里奥饰演的盗梦专家迷惘中被警卫从沙滩拖入一间日式酒屋,时光一闪,他就在同样的酒屋试图窃取能源大亨齐藤藏在保险柜里的机密信息。任务失败导致他在现实中不得不接受齐藤建议,采取极端措施在齐藤竞争对手的深层潜意识中植下暗示,使其决定拆分公司。为此,考博与搭档们必须想办法使那个竞争对手进入他们的梦境,层层深入,直到前所未有的第三层梦中梦;可要深入梦境,就必须使用确保维系深度睡眠状态的超强镇定剂,而这会造成极大的潜在危险:一旦在梦中死去,人的意识就会滑向荒芜。除此之外,考博已逝妻子也总在梦境中跳出来捣乱,让本来就困难重重的任务更加岌岌可危……

和其他科幻片一样,《盗梦空间》收尾也回到梦与现实的古老话题之上。如果梦境真如现实一般生动,甚至更加瑰丽神奇,那人为什么还要回归现实,面对琐碎的柴米油盐与家长里短,即使如考博那样深爱着儿女的父亲,爱情亲情都能在梦中实现,他又何必一定要重返现实面对那些无法舒缓的痛苦与丧失?对于这个问题,影片似乎从两个角度给出了完全相反的答案。一方面是现实中人自然梦境的丧失,如同吸毒后的幻象越美妙,人的自私丑陋就越残酷;另一方面则是结尾貌似双关的楔子,真实也好,梦境也罢,都是人的内心挣扎,如果意识终能与潜意识精神合一,哪怕身处大荒,又有何不可呢?

本片很难不让人与《黑客帝国》作比,单就特效而言《盗梦空间》的科技优势显而易见,但若谈到概念创新,《黑客帝国》更具颠覆意义。毕竟,后者是一个相当完整的理论体系,并衍生出了两部续集和一部动画短片合集,将电影中世界之形成、发展与终极走向全部囊括其中。而《盗梦空间》是将人的梦境拆分出无穷的层次,在现实与幻境的边缘建造出一个无与伦比的精神世界,让观众在影院的黑暗中进入诺兰的吊诡梦境,也做一个清醒的梦中之梦。这个体系究竟能走多远,是否也可以构筑平台衍生出无穷的可能,则仍需时间考验。□艾小柯

相关专题:

电影《盗梦空间》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ilylin]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