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综艺新闻 > 正文

内地选秀遇到“七年之痒” 最好时代已过去

2010年07月30日11:59上海青年报林艳雯我要评论(0)
字号:T|T

内地选秀遇到“七年之痒” 最好时代已过去

李宇春

去年夏天,唱腔让人过耳难忘的曾轶可给了观众一个不得不看芒果台的理由,对选秀再不关心的人也多少听过那句颤抖着的“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今年,湖南卫视和青海卫视的两台大秀《快乐男声》与《花儿朵朵》虽都已经进入关键的总决赛,但却找不出一个如“曾哥”一样的追看理由。2004年第一届《超级女声》开启了选秀时代,今年选秀走到第7个年头,反而陷入沉默,青海卫视《花儿朵朵》的品牌经理刘朝晖直言,选秀的确是遇到了“七年之痒”,热闹看了一遍,红不了的人还是没红,“快男”、“花儿”这类的选秀节目好像真的卡在了一个不冷也不热的瓶颈期。

收视大跌!

最好的时代已过去

“快男”上周的10进8晋级赛在评委、主持和赛制三方面都进行了翻新,这番积极的改变使得该期节目拿下了同时段冠军,但在改变之前,今年的“快男”简直默不作声,湖南卫视方面也曾表示收视高点还有待出现。而青海卫视品牌部负责人刘朝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直接表示对《花儿朵朵》的收视率“不是特别满意”,不过作为青海卫视改头换面的关键一步,刘朝晖还是期望《花儿朵朵》之后的三强争霸阶段能取得更好的收视成绩。

作为业内人士,刘朝晖还以“七年之痒”来形容目前的内地选秀市场,“观众有些审美疲劳。”而且选秀节目成本高、周期长,“同类节目越来越少,做起来越来越谨慎”。做过《加油!好男儿》和《加油!东方天使》导演的叶烽直接指出,“选秀节目的黄金时间是2005年、2006年,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到了选秀产品更新换代的时候”。他透露,东方卫视今年在策划选秀节目时也曾犹豫过是否要继续“好男儿”这个品牌,“当时我就说再做‘好男儿’一点意思都没有”。

审查严格!

话题人物一个不剩

其实今年的“快男”和“花儿”并非一直很安静,在海选阶段这两档节目都曾出现过话题王和炒作点。《快乐男声》的“伪娘”现象就曾是看客们津津乐道讨论的话题。《花儿朵朵》在海选的时候,除了凤姐露面“力挺”,“小梁咏琪”、“小范冰冰”等一干明星脸选手也曾引起过热议。不过随着节目发展,到了真正上星播出拼收视的时候,这些话题人物却统统消失了。

湖南卫视方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刘著等伪娘选手的淘汰是“比赛规则和选手专业表现的结果,我们没有刻意去做任何与赛事无关的工作”,对于观众普遍感觉今年的选手缺乏特色,湖南卫视认为“个性选手的出现是随机的,不会受人为左右”,并指出今年“快男”加强了表现青春、阳光、健康的一面,对品质也有更高的要求。

去年《快乐女声》的收视率和关注度很大一部分是托“曾哥”的福,她走音她笑场,一下子就让人抓住了这个人物的看点。而今年的《花儿朵朵》并没有出现这样一个看点,只是将亮点集中于李宇春与天娱约满后谁来接棒,或是中性风大战美女风这样不痛不痒的问题上。而记者从知情人处还得知,《快乐男声》今年的收视率不佳让台里很是着急,每天不断开会研究新方案,而话题人物的一个不剩,与总局超级严格的限制有关,“每个环节都要一关一关地审,非常严格。”

没有作品!

李宇春是个假象

《中国达人秀》的导演金磊认为,湖南卫视今年选秀节目收视欠佳是正常的,因为“李宇春只是个假象,迷惑了人们的认知,事实却是最近几年出来的人都不火”,金磊指出,“李宇春横空出世是因为她代表了80后整一代人的个性面,但不可能每年都出现一个能代表一代人的选手”。在他看来,“超女”、“快男”这类偶像选秀的生命力其实是与后端运作捆绑在一起的,“关键是唱片工业”。《美国偶像》可以长盛不衰是基于美国强大的唱片工业,但中国盗版的猖獗却使得选秀出身的新星难以施展。“美国选秀的冠军,可以马上就发一张唱片大卖一百万张从此站稳脚跟,但中国不可能做到这样,所以李宇春之后就没有人了,像去年的江映蓉现在声音都没有了。”金磊强调选秀选出来之后,选手一定要有作品,没有作品就只能走穴,走穴就难成大器。

金磊说当初东方卫视搞《加油!好男儿》时也有很多人质疑他们到底是要选唱歌的,还是选跳舞的,选演戏的,“最后我们定的是演艺模式,但这个模式就决定了通过这个选秀出来的选手无法一下子成为巨星”。中国选秀的模式没问题,但后端运作却导致了瓶颈。

选秀这本账

湖南卫视《快乐男声》制作成本:2000万到3000万 广告收入:1亿左右

尽管今年《快乐男声》收视率“滑铁卢”,口碑人气皆大不如前,但赚钱根本就不是问题。内部工作人员此前曾透露,“快男”的收视率问题让台里很是着急,但这只是口碑和面子问题,无关盈利,“赚钱完全不用担心,选秀绝对还是赚钱的。”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快男”投入的制作成本大约在两三千万,台里上半年的广告收益非常好,而“快男”这部分的广告“1亿应该有的”。

青海卫视《花儿朵朵》制作成本:1000万以上 广告收入:5000万左右

《花儿朵朵》是今年最早拿到“通行证”、最早启动的选秀节目。据品牌负责人刘朝晖透露,《花儿朵朵》的进行,让整个青海卫视的收视率排名都大幅度提前。被问及该选秀的制作成本,刘朝晖回答“千万以上”。而《花儿朵朵》的广告收益达到了5000万左右。刘朝晖透露:“而且后续广告还会追加,收视率的上升对我们后续吸引广告投资很有帮助,现在比赛还没结束,已经很多广告商要赞助我们花儿之后的巡演了。”他向记者透露,虽然广告都是在项目启动前就会定好的,但是广告商们还是非常“狡猾”,如果超过预期效果,他们会追加,但如果没能达到预期的收视率,他们就会“撤资”。

东方卫视《中国达人秀》制作成本:1000万左右 广告收入:2300万以上

《中国达人秀》可以说是今年最“开门红”的选秀节目,上周首播,就拿下了超过1%的全国收视率,以及8%的上海地区收视率。不过,如此喜人的成绩却并没有付出高成本的代价,据相关负责人陆伟透露,制作费用不过1000万,而总导演金磊也自豪地表示:“我们的制作成本是国内同类选秀节目中最低的,比《快乐男声》、《花儿朵朵》低得多。”至于购买《英国达人》版权的费用,金磊透露在100万人民币左右。至于《中国达人秀》的广告收入,陆伟表示在2300万以上,“但因为播出收视率很好,所以广告商已经确认会再追加费用。”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steph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