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九阳花儿朵朵 > 正文

“花儿朵朵”中性风是宽容时代的产物

2010年08月05日12:07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选秀节目常常选出“中性风”的选手?从“超级女声”的李宇春,到今年“花儿朵朵”的代悦。是否因为生活中有一种不可逾越的障碍,一种不可摧毁的等级,让许多人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无处发泄?是不是因为某类人群,只有在这个全民选秀的大种平台,让这些障碍与偏见消失全无?当全民选秀的狂潮逐渐消退之后,我们能否理性的看看这狂朝后面反映的问题?这是一种悲哀呢?还是一种快乐?为了理清思路,先从美国歌王迈克尔•杰可逊(Michael Jackson)说起。

2009年美国天王迈克尔•杰可逊的突然逝世让许多歌迷始料未及。人们说天王的歌曲从此成了广陵散,人间从此寂寞。其实我个人认为麦克尔•杰可逊(Michael Jackson)最大意义就在于“穿越”。他打破了种族之间的隔阂,因为RAP,HIPHOP,以前都只是黑人玩的东西,而摇滚却只是白人的玩物,但杰克逊的音乐却将黑人音乐与摇滚的元素结合在一起,将不同种族的音乐融合为一。另外,杰克逊一个更加惊世骇俗的举动是,将自己的皮肤染成了白色,从一位黑人,摇身一变变成了白人。有人说他故意将自己变成白人的形象,而迎合美国白人主流文化的价值观。但我却不更愿意避开这种过于偏见的观点,而将目光聚焦于他的“中性风”。以前那位头发卷曲的杰克逊变成了位长发、皮肤白皙的歌手,性别特征并不明显。但杰克逊的出现,并没有引起美国民众反感。相反,他们将其称为“流行乐之王”(The King of Pop)。杰克逊再一次成功地完成另外一种“穿越”。对不同性别的融合,消融了性别的界限。

如果说人们愿意把“花儿朵朵”称为是选秀的平台,我更愿意将其看为是一个巴赫金意义上的“狂欢节”。在这个“狂欢节”上,没有正襟危坐、没有等级序列,有的只是参与者和全民的狂欢。不管是“菜花甜妈”也好,蝴蝶姐姐也罢,还是美女选手莫龙丹、李杨璐,或者是中性选手代悦,都无一不体现着“狂欢”的性质。而“狂欢”的本质就是“宽容”。因为只有“狂欢”的时候,大家才不会“察言观色”;只有“狂欢”的时候,大家才不会“正襟危坐”;只有“狂欢”的时候,才不会有对某一类人不理解的神情。想当年三联书店的沈昌文先生极力要将房龙的作品《宽容》译介到中国来,为的就是引入标题的含义。今年的“花儿朵朵”可以说是当年这帮文化人努力的成果之一。可以看到,中性的“太平公主”代悦并没有受到别人的讥讽与嘲笑,不但如此,湖南经视的主持人KK甚至主动向其示爱。与此同时,美女选手也同样可以在此平台狂欢。如美女选手莫龙丹上周就把人气王代悦“斩于马下”,勇夺那一周的“花仙子”。由此可以见到这个平台的狂欢性质了。

不管怎么说,只有宽容的时代,才有中性风的存在。只有宽容的时代,才有狂欢的存在。(文/子不语)

相关专题:

2010九阳花儿朵朵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irisla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