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2010快乐男声 > 正文

《快乐男声》收视暴跌 后选秀时代拼的是创新

字号:T|T

《快乐男声》收视暴跌 后选秀时代拼的是创新

已挺进《非同凡响》15强的桑雪成为该节目的亮点

对选秀节目的“整风”

选秀比赛盛行之初,曝出了“手机投票黑幕”、“制造话题炒作节目”等负面新闻,对此,广电总局出台了一系列规定确保选秀节目的良性发展。也有人把如今选秀节目的没落归结于“紧箍咒”太多。

早在2006年3月,规定跨省赛事参赛选手年龄必须年满18岁。

2007年4月,《快乐男声》被要求尽可能不出现落选歌手泪流满面、亲友抱头痛哭、歌迷狂热呼叫等煽情性场面和镜头。

2007年8月,以选手代闯和评委柯以敏、杨二娜姆之间发生的“戒指门”为导火索,重庆卫视《第一次心动》被责令立即停播,这可以说是针对选秀节目下料最猛的一次。

2007年9月20日,规定选秀节目不得在19:30至22:30播出,不得采用手机投票、电话投票等任何场外投票方式,不得制造噱头、刻意煽情和渲染悲切情绪,不得在节目中传播或暗示选手的负面消息和流言,不得利用评委、嘉宾身份张扬自我,着装、发型等要得体等内容。

也有人士分析说:“不容否认,这些规定对选秀节目是有一定的限制,但是如果没有这些限制,中国的选秀市场会更乱!单拿短信投票这一点来说,背后就不知道有多少利益黑幕,所以这些规范是正确的。”

“你看人家《美国偶像》虽然也有投票,但为了体现公平公正的原则,所有投票都是免费的,而且在每轮采取一人一票制。这样的制度设计虽然无法完全避免有人在场外拉票,但至少不会让投票变质成一种纯粹的金钱较量。加上专家在现场和媒体上的评价指导,公众投票的结果几年来从来没有太过离谱,这只要看看那些出线选手后来的成绩就知道了。”

去年的“快女”证明,这些规定也并没有影响到节目的红火,就算比赛播到零点以后,依旧有大批观众在电视机前跟着熬夜。《花儿朵朵》沈阳赛区总导演王先生也曾在采访中表示:“无论从观众反响还是广告反馈来看,去年的节目效果都不错,所以今年不存在适应限令的问题。”

后选秀时代比的是创新

“其实,作为电视观众,对于选拔、评比的节目永远不会失掉兴趣,选秀类的节目永远会有生存空间,因为观众有这方面的需求、市场有这方面的需求。但是经过这几年的连续比赛,无论从选手资源上还是市场上都已经趋于饱和甚至是过度开发的状态,作为电视媒体,应该通过不断创新来培养观众的胃口,而不是固步自封,一年不如一年。当年的《超级女声》就是借鉴了国外选秀节目的形态,在规则、选拔方式上进行本土化创新后,才成功开发了中国的市场空间。然而通过这几年选秀规则的逐步普及,就必须开发新的兴奋点,否则,选秀节目只能走向死胡同。”张先生说。

舞美师就很欣赏浙江卫视的高端选秀节目《非同凡响》。他在博客里这样说:“周五晚完整地看过浙江卫视耗资5000万打造的大型高端选秀节目《非同凡响》,感觉既有惊喜又有遗憾,在湖南卫视2010‘快男’选秀没有了方向、没有了创新、影响力大幅下滑进入瓶颈期时,敢于创新打出高端选秀的旗号,如果运作的好,说不定能取代芒果七年选秀的霸主地位成为新龙头,这也许是个悬念,值得期待。”

《非同凡响》节目总导演陈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和以往选秀不同,《非同凡响》有门槛,而且门槛还不低,如果把平民选秀看做是一场高考,那我们就是音乐类研究生专项特招考试。”

记者在观看节目时发现,参赛选手都是有一定实力的歌手,通过比赛分投到包小柏、莫凡和伍思凯三位老师门下,经过三位老师的“二次加工”再进行舞台上的PK,根据当场表现,评委对选手再次选择,决定谁还有被打造的潜力……此外,节目组还找来了张含韵、桑雪这样的名人来PK,进行“演艺回炉”,为节目制造看点,目前效果看起来不错。

陈伟说:“选手一旦获胜,浙江卫视还会和选手原来的唱片公司或是未来有意包装选手的公司签订合约,出资共同打造。有一点可以明确,我们并不会让选手签约浙江卫视,做中国蓝旗下的艺人。我们想让他(她)在十年后成为华语乐坛的领军人物。”

“其实不仅是《非同凡响》、包括江苏卫视的很多节目也都不错,观众不再满足于看‘快男’,因为他们现在有了更多的选择,湖南卫视一家独大的历史正在被慢慢改写。”张先生说。

而舞美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透露了“选秀老大”——湖南卫视的危机感。他说:“以前的芒果是没有危机感的,它的眼中从没有‘对手’二字。芒果的危机感仅来自广告主以及观众忠诚度培养、品牌忠诚度建设带来的压力,以前只怕被广告主和观众抛弃,现在不同了,怕被对手超越。”

相关专题:

2010快乐男声
[责任编辑:mia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