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恋爱通告》将上映 王力宏:没刻意塑造偶像

2010年08月06日09:40新京报郭延冰我要评论(0)
字号:T|T

《恋爱通告》将上映 王力宏:没刻意塑造偶像

封面摄影/本报记者 郭延冰

《恋爱通告》将上映 王力宏:没刻意塑造偶像

王氏喜剧能给我们一个新的喜剧视角吗?我们拭目以待。 本报记者 郭延冰摄

如果你在某个公众场合看到一个长头发、大胡须、身上还有文身的人,那么请你仔细观察,因为这个人可能就是王力宏。王力宏备有好几套伪装,“装备”之齐全比戴鸭舌帽、大墨镜“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明星惯用装扮高明得多,而且到目前为止,他还从未被人认出来过。王力宏说,成功的伪装让自己感觉“很得意”。由此也不难理解,为何在执导带有自传色彩的处女作《恋爱通告》中,王力宏会将自己扮成保安、舞狮队的狮子,甚至是“犀利哥”。而在现实生活中,尽管王力宏被封为气场很正的“优质偶像”,但是他说,自己也有叛逆、愤怒、任性的一面,因考虑公众形象和责任而不得不去“伪装”,但是他可以把这些放在自己的电影里。于是在《恋爱通告》里,我们看到了对记者大打出手、为追女孩而缺席商业活动、甚至当着媒体的面大方与自己爱的女孩接吻的王力宏。王力宏说,电影里的自己,才是更真实的王力宏。

优质偶像

我没有刻意去塑造一个形象

新京报:对于“优质偶像”的说法你怎么看?在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影片里,你到底能够敞开多少?

王力宏:“优质偶像”(这个说法)我也觉得莫名其妙,因为这并不是我刻意要去塑造出的一个形象,真的不是。其实在《恋爱通告》里我也做了很多特别雷人的造型,一点也不帅气,反而是大胡子、流浪汉的样子,像个土包子的样子。还有像开场,大家就会看到我打记者的一场戏,因为在办完了一场很成功的演唱会之后,那个记者问了我绯闻的事情,当下我就很气愤,就动起手来。其实这些都是我的经验,有一些记者就是故意想要激怒你,这样他们就可以拍到明星失控、发脾气的画面。既然在现实生活中我做不了,那么我就把它放在我的电影里。

新京报:也就是说片中的你反而是更真实的王力宏?

王力宏:嗯。

新京报:是不是你内心想打记者很久了?

王力宏:对,可是我又很为难。真的是打的话,他们赚到。他们就是想看到不可能会有的,被拍到就中了他们的圈套,所以通常我会给他们一个最官方的回答。不能让他们赢。

新京报:这样压着自己会不会觉得很辛苦?

王力宏:也没有,我觉得真的下手去打记者更辛苦。就算打赢了,要承担的后果也不是好的,而且也不是我想要的。我认为公众人物还是应该有他对社会的责任,对大家的公德心,这些东西我是不愿意丢掉的。

新京报:既然娱乐圈这些东西让你很不舒服,大家都知道你的成长环境很好,为什么一定要做这行?

王力宏:我对我的工作、我的创作有很大的使命感。

新京报:你自己给你自己的使命感?

王力宏:我觉得也是一种缘分,好像这就是我的命。

新京报:大明星也是可以犯错的,谈恋爱的,但是你似乎太完美了。有没有担心过你给人的形象太高高在上?有点瑕疵也许粉丝觉得你反而更亲近?

王力宏:我觉得我瑕疵很多啊。我连最累的样子都给大家看,我在片场的时候也不会不让记者看到我很狼狈的样子,感冒生病,打扮成土包子的样子。其实我蛮开放的,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也没有刻意去一定要给大家什么形象。

新京报:你应该会有很多片约的,为什么你却很少当演员拍电影?

王力宏:真的能够让我心动的本子不多,这也是我为什么决定自己写。我可以了解为什么李安当年在毕业后整整七年都没拍片。其实他签了美国最大的经纪公司,看了无数本子,就是没有让他心动的,最后他告诉自己说,我应该是可以写得比这些好。

新晋导演 电影里的笑点很多都是自嘲

新京报:做导演是一时的兴趣吗?

王力宏:应该不是,虽然我刚拍了一部电影,但是我觉得好像已经累积了很久,我觉得我是有这个能力的。

新京报:听说你因为忙于电影宣传和唱片,已经两天没睡觉了。

王力宏:所以你看我现在咖啡一杯接着一杯。但是当我亲自带着我的电影拷贝,共五卷带子,上飞机,然后交给发行公司的那一霎那,我很兴奋。当然我还要同时录我的专辑,可是我忙得乐在其中,会忘记睡觉、吃饭、洗澡、刮胡子。

新京报:你给你的导演处女作做什么评价?

王力宏:我是很客观地用一个吃爆米花的心态去看的,我觉得蛮好看的。

新京报:你真的可以做到用吃爆米花的心态去看?

王力宏:可以。我觉得这是我最重要的一个技巧,不管是我做自己的音乐也好,电影也好,都会用很客观的态度去看待自己———这首歌不是我唱的,我也不知道是谁唱的,就是这样。如果这样还是可以吸引我,那么就表示也会吸引到别人。

新京报:第一次当导演与你之前想象中的一样吗?

王力宏:是。意外都是一些惊喜,我很欢迎的意外。比如这次我找的很多演员都是有音乐底子的,意外的是每一个人都很会跳舞:乔振宇本来就是学舞蹈的;陈汉典很爱乱跳,可是跳起来其实是很有节奏感;刘亦菲也很热爱跳嘻哈的舞蹈。本来在我的剧本里面没有设计跳舞的桥段,可是既然这么多会跳舞的演员在一起,那就把它放进去了,效果出来很随性,特别自然。

新京报:导演处女作选择一个带有自传色彩的角度,是不是因为会更加保险一点?

王力宏:我觉得这次挑战最大的是怎么去拍好和演好一个喜剧,因为喜剧是最难拍的电影类型。虽然我知道自己以后不会变成谐星,可是我还是想去尝试。中国的喜剧在大家的印象中一向都是比较夸张的风格,比较变形的广角镜头,不是那么讲究在美术、灯光上的运用,这次我想拍一个很国际化的喜剧。

新京报:拍喜剧的人往往内心是很忧伤和悲观的,你觉得你是这样的人吗?

王力宏:肯定有,所以片子里很多的笑点其实都是在自嘲。喜剧可以讲一些不为人知的,可以取笑我们的娱乐圈,可以讲述我们做明星的一些荒唐的东西。观众看到电影应该都会感到会意的,我也想借一些桥段表达出对自己明星生活中的那些小小的不满和大大的不满,不过都是用比较幽默的方式去对待。

新京报:陈冲饰演的经纪人有你自己经纪人的影子吗?

王力宏:不一样,陈冲(演的这个角色)比较坏一点。但是我和陈冲都认识这样的经纪人,在肢体,语言、眼神上就会做一些参考。

新京报:你会不会请爸爸妈妈来看一下这部片子?

王力宏:会啊。

新京报:你刚出道的时候他们是很反对你入这行的,现在他们的态度有所转变吗?

王力宏:我刚开始入行就是一个音乐人,背一把吉他,带着巨大的一种叛逆感,他们担心我没饭吃。我觉得他们已经认同了,也很支持我。

新京报:你当导演他们会不会觉得是一个更能干的表现?

王力宏:成就只是一小部分,他们主要还是很担心我的身体。其实我妈妈来探过一次班,她偷偷来的。那天我们在体育场,四千个群众演员,我就拿着大话筒在那指挥,我妈妈在那天收工了之后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做导演真的是蛮辛苦,我说你怎么知道?她说,她有去,呆了两个小时,坐在观众席,默默地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看,然后自己打的回酒店了。

[责任编辑:ne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