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星闻 > 大陆星闻 > 正文

何云伟李菁出走剖析:制度存弊端 收入不合理

2010年08月13日09:43新京报杨林 张静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何云伟李菁出走剖析:制度存弊端 收入不合理

何云伟(左)、李菁(右)相当于郭德纲的左膀右臂,此番出走自然影响很大。

8月6日凌晨,何云伟和李菁在犹豫良久后,宣布离开德云社。本来这件事会像2008年徐德亮、王文林离开一样,只会在曲艺圈内掀起一点风浪,但此次两人的离开刚好选在德云社“内外交困”之时,则让不少“钢丝”(郭德纲的粉丝)感到不解,甚至被指责“叛徒”“白眼狼”。

事实上,据本报记者了解,何云伟和李菁早就有意离开,甚至有传言称,原本打算同时宣布离开的还有曹云金和刘云天。德云社2005年走红以来,两次遭遇骨干出走事件,所为何事?

关于出走原因,何云伟、李菁上周就表示将召开发布会说明,但直到今天两人还没有开口。而据一些圈内人士透露,德云社的管理体制和收入分配制度的确存在弊端。

1 创业史

李菁和郭德纲共过苦

熟悉德云社的相声爱好者都明白,他们的离开和2008年徐德亮、王文林出走的分量不同。徐、王二人在德云社小剧场演出时,七个节目只能排到第三四个出场,商演也鲜有参加——徐德亮2008年也承认,收入过少是离开的原因。而何云伟、李菁在德云社的分量仅次于郭德纲于谦,在后者不参演的情况下,他俩就是整场演出的大轴(最后一个节目)。

据相声资深票友东东枪撰写的《谁是郭德纲?》记载,2002年,李菁便和郭德纲、张文顺在北京大栅栏内的广德楼办起了“北京相声大会”。李菁1978年出生,从小师从快板名家梁厚民,当时还在北京工业大学读书。他和郭德纲,以及一些不定期来帮忙的京津同行,撑起了相声大会的演出。和德云社走得很近的知情人士学风(化名)告诉记者,郭德纲早期闯荡北京时,无论是在演员比观众还多(最少时仅一个观众)的华声天桥,还是三个演员顶一整场的相声大会,李菁都是和郭德纲一起共过苦的同事。

何云伟的经历就更有意思了。郭德纲1998年起在中和戏院说相声,当时只有17岁、还叫“何伟”的他便每场必到。2002年郭德纲、李菁、张文顺搬到广德楼演出,何伟依旧捧场,而且每次都坐同一个座位。后来张文顺知道何伟也学过相声,就让他也上台使一段。第一段使下来,张文顺就乐了:这小子学郭德纲学得太像了,活脱儿就是一个小郭德纲。后来,在张文顺的建议下,这个小观众成了郭德纲的徒弟。张文顺很喜欢“云”字,便给他名字中间加了个云字,叫“何云伟”,从此成了“云”字辈的大师兄。

何云伟和李菁2004年开始搭档表演,次年凭借《我要幸福》获得了“2005北京相声小品邀请赛”专业组一等奖,名气大增,成了德云社演出中的“倒二”(压轴)。“大轴”之前上台的“倒二”是最考验实力的,接下来的角儿没到,你就得在那儿耗着,观众又不知情,一旦你讲得不好,观众可就不干了。李菁说,这与有的企业看重员工的头衔、文凭、资历不一样,相声圈内都是靠实力说话,谁掌握的段子多,表演得精彩,谁就能挑大梁。

2 转型期

从相声班子到传播公司

何云伟对媒体表达的意思是,德云社管理制度有问题。那么,目前德云社是什么管理制度呢?

德云社总经理钟朝晖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曾介绍,从2007年德云社进入鼎盛期开始,德云社在天桥、广德楼等剧场与演员采取分账模式;演员拿大头,比例有五五、三七、四六之分;分账的前提是必须保证上座率超过八成。随着德云社队伍的扩大,引入鹤字辈学员后,开销也在增大。小剧场演出只能保证不赔,惟有商演才能真正增加效益。

民营相声团体最初普遍采取“师徒制”的松散管理模式,2007年德云社变身德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不过根据郭德纲当时的介绍,演员仍按演出场次计算收入,未设底薪,实际情况和成立公司前差别不大。

郭德纲此前曾向记者介绍,德云社演员的合同期限都在10年以上,但底薪、退休年龄、档案管理和违约条款大多没有明确规定。“大家都自愿签终身合同。我们有更多人性化的管理,很多老先生已经没演出了,我们也给发退休工资的,哪怕有演员中途想退出我也会让他走,不会因为违约罚款。正是因为我们的大度、宽容走到今天,我不会用那些冷冰冰的条款来钳制大家。”

按照钟朝晖对《中国经营报》的说法,德云文化的法人代表是郭德纲的夫人王惠,郭德纲则是名誉董事,之所以这样安排,是想让郭德纲把更多时间放在相声上。钟朝晖不否认,公司和演员之间经常会出现矛盾。“一直以来,演员对工资的理解就是劳务费。比如被电视台请去做节目,对方直接给的就是劳务费,不会跟你讲这是不是上过税的。但公司运作后就不行了,每个月拿工资都必须扣税,这也经常会让演员产生误解。”钟朝晖说,公司统一安排演员的演出场次时,会考虑到个人收入的平衡。

3 小算盘

何云伟演一场仅200元

北京曲艺界知情人士珞瑜(化名)介绍,其实之前何云伟一直是德云社的签约演员,一场演出收入大概是500元,尽管是德云社相当重要的演员,但一个月收入也就5000元左右,和普通白领差不多,而且今年年初,何云伟已经拒绝了和德云社续约。这一点也得到了电影《神奇侠侣》剧组的侧面证实,他们曾发通稿称,当初与何云伟、李菁商谈片酬时是和他们本人谈,并没有和经纪人谈。

珞瑜告诉记者,何云伟和李菁的离开,一方面是收入上的问题,另一方面也因为何和李发展越来越好,不仅一直稳定地主持北京台的《星夜故事秀》节目,各种影视剧的邀约也非常多。兼职越来越多以后,德云社就开始限制他们的发展。按照珞瑜提供的信息,何云伟选择不签约之后,一场演出的收入锐减到200元,珞瑜替德云社的演员算账:“从目前的报道来看,德云社各个小剧场一天收入总和为30万元左右,如果像何云伟这样的演员一场200元,总结下来所有演员收入也不到2万吧?这克扣得有点过了。”

对于收入分配太少这样的抱怨,德云社副总经理王海一直不愿对记者过多解释:“何云伟、李菁选择离开,我们都尊重,也希望他们以后能好,太多的话就不用说了。”对于管理制度不善的追问,王海的回应是:“现在多数演员也留下来了嘛,其他的还是不说了。”

4 出走门

书生与江湖的决裂?

珞瑜告诉记者,德云社的管理制度弊病很早就存在——随着人员的增加,各个部门必须得到充分的授权才能形成高效的管理,但德云社所有人都听郭德纲的,有点“一言堂”的意思,自然会暴露出很多问题。

资深相声迷“生于82”(网名)在其博客中分析了德云社“出走门”背后的文化因素。在他看来,“同为自幼爱好曲艺,徐、何、李三人都接受了从小学到大学十几年的学校教育,性格养成时期是在同学平等相处,师生以礼相待的氛围中度过的”,但自幼学艺的郭德纲所接触的相声行更多显现出宗派林立、师徒等级森严的旧做派。于是,带有书生气的何、李二人和带有江湖气的郭德纲必然分道扬镳。

对于民间相声团体江湖气和现代管理之间的矛盾,珞瑜认为,肯定要引进先进的企业管理方法,对演员的号召力进行科学化的评估:“以前每场演出收入只有5元,德云社的同仁们可凭借着对相声的热爱共患难,当利益关系渐趋复杂,没有一个能和郭德纲进行制衡的人是很难处理众多角儿的关系的。”

如今德云社的商业版图越画越大,旗下涉及剧场演出、服装售卖、餐饮经营、影视拍摄、艺人经纪多个方面,整个德云社的运作执行,如果全由郭德纲一人拍板完成,越来越多的问题将显现出来,人才的流失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责任编辑:bosina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