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正文

专家视点:电影“第六代”,错过了一个时代

2010年08月17日18:51腾讯娱乐赵军我要评论(0)
字号:T|T

贾樟柯反击“第六代崩溃论” 王小帅力挺

贾樟柯(左)、王小帅(中)与娄烨三位老友聚首感慨万千

当着革命的年代早已被多元化的世界代替,而社会进步的线性观念也已经被无穷多值逻辑覆盖的时候,世界的指向其实仍然是存在的,这个指向恰恰是世界的开放性和价值向更广阔人群的蔓延。把某种价值观当做少数人的威权而只有他们才代表进步的方向这种单向度的思维已经不合时宜。正是这个变化,使得我们之中还把西方的电影大奖当回事,以为足以影响中国当代进程的想法很快地在中国当代进程当中边缘化。

第六代曾经以为像第五代那样走向世界、走向西方可以帮助他们的事业,现在他们正在面临被时代抛弃的危险,因为时代没有如他们所料,西方的影响在中国随着西方的式微也在衰落。半个世纪之前,德国的历史哲学大师斯宾格勒就写下煌煌巨著《西方的没落》,我在图书馆读到这本书时正是一个全盘西化的热衷者,当时真的大吃一惊,西方人怎么会说自己没落呢?是的,斯宾格勒告诉我们,每一个民族都因其血脉的生生不息而周而复始地续写历史,西方的太阳已经走完了这个轮回,按照生命的节律它不能再像往日那样如日中天。现在是东方崛起的年代和世纪。权且不去质疑这种生物学的观点是否合理,斯宾格勒起码让我们知道世界不可能只有西方一个尺度,所谓品牌和价值观也会生死轮回。东方的崛起就是东方的尺度和价值观的崛起,包括中国的现代化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重新崛起。

我们不能说第五代和后来的优秀中国电影人一定就真理在握,但忽视了中国当代文化复兴的价值和意义,是第六代终于失落的原因。我们也不能说某种随大流就是正确的化身,而是指出当代中国的崛起不是封闭的结果而是开放的胜利。在这个角度上看,第六代就变得不开放,反而是一种新的封闭了。

第六代与当代中国社会的丰富巨变之间,有某种文化侏儒的类似,如果他们以为自己是在守望精神家园的话,那就真的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了。与斯宾格勒相距半个世纪的另一位西方学者马丁.雅克(英国)在新书《当中国统治世界》中已经很简单明了地告诉我们:“在未来的日子里,世界不只存在一个占主导地位的西方现代性(当然西方现代性本身也是一个多元化现象),还会有很多其他的现代性。很显然,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具有多重现代性的时代:到21世纪中叶,我们将悠然自得地坐拥其入怀。”“中国绝对不会走上西方民主化的道路,只会选择一种不同于西方世界的发展模式,中国的崛起将改变的不仅仅是世界经济格局,还将彻底动摇我们的思维和生活方式。”

创造了当代中国社会变化的人们有足够的实力面对那些坐而论道之徒喋喋不休的指责。我们也许看不出究竟谁更有书写人类历史、推进历史进程的才气,但那些过了不惑之年仍一无成就的人,就是孔子说的没有什么值得可怕的人。第六代将很多注意力放在了西方评委的厚爱上,在第五代拿奖的那些年,西方的奖项的确对中国有很大的影响,时过境迁,今天中国人有多少兴趣关心谁在柏林,谁在威尼斯,谁在我们都不知道的某个电影节拿奖呢。也许中国今天真的需要新的对外开放,不能有坐在别人吹捧上新的夜郎自大,但中国今天的脉搏就是中国人生活自信心的重拾,就是中国文化的复兴,这是很不容易的变化,而西方在中国的巨变中,也在被中国边缘化。这是事实。第六代大概就因为这样,绑在西方电影节的旗杆上,一起被边缘化了,被自己的祖国边缘化了。

由于世界观的边缘化,第六代连电影手法都生涩了,表现力也都生涩了。没有灵魂的力量,没有洞察生活的穿透力量。这是不能用不拍商业片来自欺欺人的。我们也看到他们好像很关注生活的某些底层,但毕竟是浮光掠影罢了,不深刻就表现在好像自己在思考,但不会带着观众一起思考,或者说启发观众也去思考。影片的价值等于零。只有一种情况下他们可以被承认聪明,那就是观众都是傻瓜。

我们不认为这样的影片是有多少思考价值的,因为它们一没有思想,二没有方法论,起码不能像第五代那样,所以崛起是因为改变了中国电影的图像语言,并且是从第四代开始,中国电影有了新的画面语法。第六代没有,但这本来不足惜,他们有比第五代更优势之处,就是可以预见中国生活的巨变。我们看见冯小刚张艺谋们已经拿着当代流行的小说来拍电影了,已经跳过第六代了。第六代在干什么呢?他们手足无措。不要小看能否拍得出市场化的电影,市场化在昨天也许是一个很俗的话题,在今天就是很前卫的话题,很回归电影本性的话题。要做到有市场,需要有走在时代前面的头脑,需要有影响大众心灵的手段,更需要有生活丰富变化的感受力,是因为有艺术才气而容易感受生活的人。第六代这样人很少了。中国电影少了一个第六代,后第六代的陆川徐静蕾宁浩高群书、胡玫之辈已经起来,他们和张艺谋、陈凯歌、韩三平、冯小刚、黄建新以及香港的吴宇森、成龙、刘伟强、陈可辛、叶伟信、尔冬升、陈嘉上、徐克等等,已经构成当今中国电影群星最灿烂的天空。

如果到今时今日第六代还不知道误入歧途,所谓才气真是不足论了。因为才气是要和时代勾兑才能成立的。影响力是才气最真实而炫耀的说明。水镜先生当年叹孔明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今日之时就是中国巨变;今日之主就是巨变当中的中国人民。有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任何有才气的中国电影人都会感到欣逢其世。电影尽管不能担起时代一切重任,但水滴石穿之功,不就正是我们寄望于电影移风易俗之功能的吗?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ann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