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星闻 > 大陆星闻 > 正文

郭德纲打人门产业链遭殃 德云社家族断生活来源

2010年08月18日14:02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郭德纲“打人门”产业链遭殃 德云社家族断生活来源

8月4日,北京的气温达到了38℃,在徒弟李鹤彪打人后,郭德纲一边吹着空调,一边流着汗,在自己的电脑前拿出作家写作的劲头,写了一篇名为《人群中生活要保持狼性》的博客,洋洋洒洒共5000多字,写后连郭德纲本人也佩服自己,“这才华,这文字功力,比现在的很多记者强多了”。就在“酣畅淋漓”之后,连郭德纲本人也没有想到,此后他的财富在以百万元的速度减少着,至今没有一个期限。如果能想到这些,相信郭德纲是不会写这篇博客的。

也就是从这一天起,不仅是郭德纲本人,几乎所有围绕郭德纲生活的人在财富上都或多或少受到损失。近日本报特派记者前往北京调查,走访了郭德纲在北京的产业,以及德云社周边的商铺,发现不仅郭德纲本人及德云社的员工,还有德云社周边的商铺,所有“郭德纲”产业链上的人,都希望“郭德纲的春天重新来到吧”,因为只有这样,他们的财富才会到来。

钟朝晖陪着每天损失30万

8月7日凌晨1点23分,北京德云社在官网发表声明,称从8月9日起暂停所有小剧场演出,进行内部自查,何时恢复正常演出另行通知。

在这个时候,除了郭德纲伤心外,还有一个人比郭德纲还难受,这个人不是于谦,而是钟朝晖。

于谦的名字往往是和郭德纲一起出现,其实钟朝晖才是郭德纲真正的“贵人”。从1993年开始,钟朝晖就开始承包了北京天桥乐茶园的演出。2004年,郭德纲与钟朝晖合作,把天桥乐打造成了德云社的大本营。

2005年,郭德纲一夜走红。此后,钟朝晖一直在郭德纲的团队里担任重要位置,现在他的身份是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云文化)的副总经理,但是此人非常低调,很少接受采访。

由于郭德纲曾经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德云社的日票房收入大约在二三十万元左右,如今4个小剧场同时停业,对于郭德纲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经济损失。钟朝晖是郭德纲真正的知己,合作者,他知道德云社的停业意味着什么,“日常票房收入为零”。

8月14日,记者来到北京天桥德云社总部,看见紧锁的大门,无论记者如何敲门,都是无人出来。只看见郭德纲与于谦的大照片,照片上的一句诗反映出了现在的德云社处境,“一个百年沧桑的剧场,一个苦中求乐的行业”。

郭德纲“打人门”产业链遭殃 德云社家族断生活来源

德云社家族断了“生活来源”

2009年末,郭德纲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家族式管理对于相声这门传统民间艺术而言,最合适”。如果说,德云社是一个大家族,那么郭德纲就是家长,德云社的演员都是这个大家族的成员。

在德云社停业期间,德云社演员最为难过。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靠德云社演出生活,他们不像郭德纲结束了“原始积累”,即便不演出也可以住别墅开豪车。2009年,钟朝晖曾向外界透露,“按惯例来讲,剧场与演员的分成比例是五五、三七、四六,演员拿大头。演员与剧场双方得保证上座率在8成以上,才会采取分账的方式。在2007年郭德纲的鼎盛时期,这个上座率并不成问题。于是德云社在与张一元茶馆、湖广会馆等谈判时,均提出了分账模式。”现在德云社没有了演出,意味着演员没有了演出,没有了演出就没有了收入。

德云社相声演员的收入主要依靠商演、剧场演出和教学费,商演占大头,一场每人有一两万元的收入,但剧场演出一场只有200元/人左右,每人每月收入大概在5000~8000元。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德云社实行的是“多劳多得”的分配方式,谁演出的次数多,谁的收入就高,而且法律保护的劳动关系基本没有。何云伟在接受少数几家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些年我是碍于师徒情谊参与德云社的演出,实际没有劳务关系,他们也没给我上‘三险’。我和李菁一商量,退出是早晚的事情,那就这么办吧。”其实,最先站出来指责郭德纲的是徐德亮,称德云社实行的是“郭德纲负责制”,完全成了郭德纲的一言堂,连郭德纲自己也说,给演员多少钱由他定。比如他和王文林参加德云社演出,每场郭德纲最高只给每人150元,而郭德纲一场能挣七八千。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透露,现在一些外地德云社的演员已经回家,他们不敢私下接演出,都等待德云社的重新开业。

郭德纲“打人门”产业链遭殃 德云社家族断生活来源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不到5平方米的面积,一年16万的房租。这不是王府井,而是天桥德云社下面的一个“小烟店”。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句话对于天桥德云社下面的烟店老板老李最合适。老李是哈尔滨人,“北漂”已经16年了,身上的文身让外界感觉他有很多故事。老李说:“是郭德纲让我稳定的。以前我就是德云社下面的一个票贩子,我亲身经历过一张20元的门票被炒到300元,而且还追着你买的场面。两年前我租下了这个小店,租店面的钱大部分来自倒票,现在德云社停业,我每天的营业额收入损失700元以上。但是没有办法,郭德纲在挺着,我们也在挺着。”记者注意到,老李店里的香烟和饮料,比大超市普遍贵0.5-1元。

老李说:“天桥德云社有246个座位,票价分别是100元、80元、60元、40元和20元。100元的票就8桌,每天晚上7点15分开始,晚上10点结束。我一个晚上的营业额是白天的几十倍。现在可好了,晚上7点基本关门,而且也没有倒票收入。如果再这样下去一个月,我今年的房租都是问题了。”

记者走访中发现,停业让德云社附近的商家都受到了损失,无论是卖糖炒栗子的,还是大饭店。但是天桥德云社旁边的杂技表演却火了一小把,比平时多2成票房。

在采访中,老李给记者讲述了另一个郭德纲,他说:“我们都叫郭德纲为‘老郭’,以前是这样,现在也这样。郭德纲很随和,曾经的郭德纲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就会起床去天坛喊嗓子、背段子、唱曲子,一练就是3年。最开始没有钱的时候,郭德纲为了省钱,曾在下班后走回大兴黄村的出租屋,不抽烟、不喝酒、不跳舞、不去饭店吃饭、不开车,只喜欢背相声段子。虽然郭德纲现在有钱了,但是他跟观众还是挺好的,没有架子。而且他还来过我这里,他不吸烟,他就是来看看。我感觉郭德纲这次是有点把事情闹大了,8月4日,我亲眼看见郭德纲跟媳妇是最后一个走的,当时他们开的车是宝马745,而且还有说有笑。”

面对现在惨淡的生意,老李还挺幽默地跟记者说:“我们周边这些商户都盼着德云社重新开业,不然真是‘老郭在宝马里笑,老李在烟店里哭了’,比喻,就是一个比喻。哈哈哈……”

郭德纲“打人门”产业链遭殃 德云社家族断生活来源

热情服务难掩“郭家菜”冷清

天桥德云社是一片冷清,记者又来到了郭德纲的另一个重要实体店——北京三里屯德云社。

三里屯德云社位于三里屯工体北路雅秀服装市场对面,白色独栋小楼,德云社的金底大红字一目了然。郭德纲的饭店“郭家菜”、郭德纲的服装品牌“德云华服”专卖店都在这里。记者走进白色小楼,一进门就看见两侧的“德云华服”专卖店,但是没有客人。这里最便宜的衣服都在2000元左右,最高更高达两万元以上。右侧是剧场,依然是郭德纲与于谦的大照片,“一个百年沧桑的剧场,一个苦中求乐的行业”这句话依然写在大照片上,但是没有演出。写有“郭家菜”三字的木匾高悬于中式房梁上,据说“郭家菜”这三个字是郭德纲亲自题上去的。前厅正中间供奉的镀金关公像格外显眼。

进入“郭家菜”,绝对传统,仿花梨做旧的木质桌椅板凳,顶棚五色描彩,一水的红纱幔间或红灯笼照明,座椅上传统风格的红色座垫透出经营者的贴心。四周的布局也是老北京情调,进得门来顿感与外面的喧嚣分隔开来,心也一下子静了下来。记者注意整个餐厅只有一半在营业,另一半空着。记者看了一下手表,此时是晚上5点,而且是星期六。

记者翻看菜谱,菜品以鲁菜为主,一碗“师傅面”要价20元。记者问服务员,“怎么没有太多的客人?”服务员说:“6点半就满了。”记者要了一碗20元的炸酱面——“师傅面”,观察着。一直到当晚6点30分,记者离开,依然是只有一半在营业的场面。而且记者消费后,没有正规的餐饮发票,只有一张收据。门口的“德云华服”专卖店依然只有服务员。对于这样冷清的场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可能是你来巧了!”

郭德纲“打人门”产业链遭殃 德云社家族断生活来源

辽宁卫视停播《到底是谁》

演出、饭店、衣服、卫视的演出和全国巡演,都是郭德纲产业链上的一部分。

如今郭德纲产业链开始“掉链子”了——演出停了,饭店、服装店冷清了,各大卫视开始“翻脸”了。北京电视台首先发难,停播郭德纲所有节目。现在最新的消息是,由郭德纲担任主持的天津卫视的《今夜有戏》和辽宁卫视的《到底是谁》也将停播停录。在辽宁卫视网站上,记者发现《到底是谁》上周还有播出,但本周同样的时间段,辽宁卫视已改播电视剧新《三国》,对此辽宁卫视相关负责人也不愿回应此事。而在王府井书店,所有有关郭德纲、德云社的书籍、音像制品全下架,工作人员称是接上级通知,具体何时恢复并不清楚。

郭德纲的主持生涯更是可圈可点:2003年在安徽卫视《超级大赢家》担当主持人,2005年在安徽卫视《剧风行动》担当主持人,2006年在北京电视台主持《星夜故事秀》节目。2007年在天津卫视主持综艺节目《笑傲江湖》,2008年辽宁卫视《到底是谁》担当主持人,2010年在天津卫视主持综艺节目《今夜有戏》。可以说,被央视封杀后,卫视成为郭德纲最重要的阵地,但是现在这个阵地也没有了。

8月14日晚,“郭德纲于谦合作十周年相声专场系列演出”在北展剧场举行,经历徒弟打人事件后的郭德纲首次登台亮相,卖力表演的郭德纲还是引爆全场。这次演出却没有为即将开始的郭德纲全国巡演带来好消息。虽然德云社等小剧场的演出停掉了,但之前签下的全国巡演等商业演出不会受到影响。不过,记者近日获悉,继山东演出传出未经审批可能有变外,上海站的演出也因为赞助商中途退出有点“悬”了。

郭德纲的“坏事”一个连着一个,何时能够停止,包括郭德纲在内,没有人知道。一位北京的娱乐记者说:“其实,各大卫视和演出商都不愿意离开郭德纲,因为郭德纲确实有收视率,有票房,但是现在郭德纲有风险,没有办法,谁都怕受牵连。”

“郭德纲们”要重视自己的品牌

从一夜成名到无人敢合作,从相声大家到“三俗艺人”,“郭德纲事件”不仅仅是娱乐新闻,它背后有着一个商业定律。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辽宁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工商研究所所长邵剑兵,他说:“从商业的角度看,‘郭德纲’三个字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个品牌,一个无形资产。现在由于郭德纲本人的一些过激行为,导致整个品牌以及整个郭德纲产业链上的人都跟着受到影响,财富的减少只是一种表现形式。我认为,捐款20万是一种危机公关,但是郭德纲亲自道歉才是最好的危机公关。”

8月14日的郭德纲相声专场,记者也在现场。虽然少了往日的现挂、砸挂(相声行话,就是现场尽兴表演),但卖力表演的郭德纲还是引爆全场。当他一气呵成说完大段贯口“莽撞人”时,满头大汗、青筋暴出。记者旁边的一位“钢丝”流着泪说:“老郭好久没这么卖力演出了,今天花的钱值了!”(杨博采)(时代商报)

[责任编辑:ann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