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婚姻保卫战》 > 正文

专访赵宝刚:25年婚姻练成一部《保卫战》

2010年08月31日09:31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京报8月31日报道 赵宝刚曾经是拍摄“纯爱片”的高手,《过把瘾》《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是我们看到的最早一批国内言情剧。如今,他转拍“话题剧”,在《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之后,这个已经55岁的导演,结婚近25年的导演,想拍一部诠释自己婚姻理念的电视剧,“随着岁月的流逝,婚姻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和矛盾,我的建议是,千方百计停下脚步,然后踮起脚歇歇。”他悟到了这个道理,《婚姻保卫战》就此产生。赵宝刚笑言,他是在自己的婚姻走到七八个年头的时候,明白了婚姻的真谛:“从那时候到现在,又有两个七八年过去了,我就是靠着这些体悟过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谈两性

男性是躲事,女人是生事

新京报:在你看来,夫妻两性之间的矛盾到底是怎么样的?

赵宝刚:男性是躲事,女人是生事。我说这话女性会不太爱听,但是在生活当中确实有这个问题。男性有一个不好的东西,就是他不能体谅女性,他不懂女性。有时候男同志就说这么一句话,她就给你当牛做马,但是男同志就不说这话。凭什么你不说这话还给你当牛做马?不伺候你了。所以夫妻之间所谓的话语权就变成了家庭生活中一个最主要的元素,就是说让女同志多一点话语权。其实女同志也很谦虚,到一些关键的时候她会征求你的意见。但是在这个时候你不要数落她了。有一些男的不知趣还要数落,“这事不能这么干吧,你看你还要非这么干,你看现在,我说对了吧。”她本来就委屈了,你就别再刺她,可是男的不知道,就刺她,又打起来了。夫妻之间的矛盾其实就是这些事。

新京报:那你觉得生活中理想的两性分工应该是什么样子?

赵宝刚:女人在大海里扑腾,游啊,前面一堆东西,她们往往是不看路的。女同志是用她坚韧的毅力去做这件事。女的有毅力,男的有时候没有这个毅力。男性生下来那天,但凡有享受,不管在什么条件下,他就要享受。那么男的应该干吗呢?就是在女同志在海里扑腾的时候,在后边拽着她的腿,慢点,留神,里边有鲨鱼。

新京报:《婚姻保卫战》中的三对夫妻都是“女强男弱”型的,而不是像《奋斗》中几对主人公的性格各异,这次为什么要特别强调同一类型的夫妻关系?

赵宝刚:为了表现一个东西必须把它做得极致。其实这个片子的一个主题就是叫,“男人眼中的女人和女人眼中的女人是不一样的”。大部分男人看了会说:“哟,太准了。我身边的女人就这样!”但估计很多女人不同意:“我们不这样啊” 这就是男人眼中的女人和女人眼中的女人的不同。今天所有的女性一定要求不受歧视,但从男性角度认知女性的过程中,实际上是有期盼上限的,比如说你的温柔,你的可爱。当你逾越了这个尺度就变成了男性,是男性特征。很多女性没有了解到这一点,她一味地追求所谓的强大,所谓的女性价值的最大化。女人变得强大之后她硬了。硬是谁的特征?是男性特征。这就出问题了。你都变成那个样子了,你都变成男性了还要要求爱。当然我说得有点极致,这个片子里面没有写得这么露骨,但是有这个倾向。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她们老公越来越女性化了,所以造成你说的这种现象?

赵宝刚:就是这个问题。你们做记者的回家这么累,老公给你捏捏肩膀,你就觉得美得不行。就跟我们日常生活当中一样,“这个人太强势,我就不愿意跟他接触,不愿意跟他过;这个人很温柔我就愿意跟他”。女人对男人的要求呢?“男人这人太弱了,我不愿意搭理他,这人什么呀太窝囊!”你看女人要求就是强悍、强大、有力量。但是反过来,女人变成有力量了,那男性一样不喜欢。

谈婚姻

婚姻保卫战,重点不在战

新京报:我们知道丁芯(赵宝刚的妻子)也是一个挺强势的女强人,不知道这个问题在你的家庭当中遇到过吗?

赵宝刚:我在日常生活跟我的爱人有争议的时候,就给她讲很多这种道理,比如说对待生活的态度,关于金钱的判定。女性在金钱的守护方面是在意的。所以你看啊,你问马伊琍,问你们家谁管钱?一定是马伊琍管钱。你再问佟大为,你们家谁管钱?一定是女的管钱。你再问我谁管钱,一定是丁芯管钱。你问所有的女的,大部分在贫富差距不是特别大的情况下,基本上是女的管钱,男的不管。为什么男的不管呢?男人知天性,这个知天性就是说他们对于金钱的这个把握上面某种程度上不在意。为什么呢?他觉得他还能挣,所以他挣钱是想花。女人不是,女人在能挣钱的时候就考虑到我未来不挣钱了怎么办?我有孩子,我要给他留一笔财富怎么办?这又是一个差异。这些差异实际上都是造成家庭矛盾很根本的原因。

新京报:你家的这些矛盾解决了吗?

赵宝刚:我们的矛盾早已解决了。不是说在这部戏解决了,应该是在近十年就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现在我俩一年要说打架也就是超不过十次了,但是最激烈的时候一年可能打二百多次都有。我今年55岁,结婚25周年。我对婚姻的体验是虽有幸福感,但更多是伤痛和寂寞。把婚姻拍成战争不是为了让大家惧怕婚姻,相反是展示问题的根源,让大家摆正心态,学会笑对婚姻,拿打架当乐。比如我心情不好,她还非来跟我唠叨,我不愿听,她又生气,这时候打一架,发泄后冷静下来也就没事了。如果双方能明白彼此的差异,互相体谅,婚姻自然长长久久。谁家不吵不闹,“两个人的战争”有硝烟但不具破坏性。婚姻保卫战,重点不在战,在保卫。婚姻是越打越瓷实的,希望年轻人不要被婚姻的惯性带跑,而是在适当的时候停下来,打一打,闹一闹,想一想。

新京报:剧中有多少情节是来源于你的真实生活?

赵宝刚:我阐述了一些观点。这些观点是根据我25年婚姻总结出来的,比如女人的猜忌心理,遇到事情的处理方式。比较典型的就是,戏里袁立(博客)(博客)咳血上医院,大夫问你丈夫在吗?她特坚强地说,有什么事你跟我说,我扛得住。等听到自己可能得癌时,她一下站不起来了。回家后,女的就料理后事,她开始明白,要这么多钱干吗,要享受生活,于是回归家庭,变得小鸟依人,扎到丈夫怀里,整个感觉特对。等出结果发现没病时,她一下又回到原来的状态了。这是真事,是我太太的。其实我想说的是,人遇到事时才会思考怎么生活,但随着社会惯性,他绝对不考虑这些事,思想意识不一样。

谈作品

我现在拍的是“话题剧”

新京报:可能会有人觉得《婚姻保卫战》不如《奋斗》那么好玩,那么轻松。

赵宝刚:拿我现在拍的片子去跟我最优秀的片子比,那是肯定不行的。我们讲从电视剧的题材上的选择来看,《奋斗》是我的一个里程碑。它是有鲜嫩感的,它一反传统电视剧的所有的东西,树立了新的东西。

新京报:你现在似乎很少拍摄纯爱情剧了,你认为你现在拍摄的作品应该怎么归类?

赵宝刚:我现在拍的是“话题剧”。我们要分析一下中国的电视基本观众群体 基本是40到65岁之间这么一个群体。这个群体是电视基本观众,在设定电视剧题材的时候,一定要表现他们的人和事,他们的所有经历和他们的思想期盼的一些意识。当你有这些题材的时候,他们是爱看的。那么你去写了年轻人的题材,对他们的吸引程度就不够。他们会说我们这个岁数遇到的问题不是你情我爱,谈恋爱。

新京报:你这么强调基础观众群,而你之前两部戏也都加入了父辈两代人之间的戏份,为什么这部里边一点都没有?

赵宝刚:所以为什么它叫做危险题材呢?其实在某种程度,它又是个尝试。它尝试在哪儿呢?我就说我只用一个婚姻话题看看能不能吸引观众,就值了。

新京报:之前你拍摄的“恋爱戏”比较多,这次拍摄《婚姻》,是否意味着你要向家庭婚姻剧转轨?

赵宝刚:我对传统家庭没有兴趣,我对新型家庭感兴趣。《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婚姻保卫战》等,都是描写年轻人的生活。此剧与其他家庭剧最大区别在于没有去展现父子、母女及婆媳关系,只表现80后青年的婚姻。80后是独生子女,他们的子女还是独生子女,这样新型的家庭必然会带来问题。两个没有血缘关系、基因关系甚至地域关系的人相遇,他们误以为这是缘分,随后却又在现实婚姻中产生了种种矛盾。他们懂对方吗?似乎懂,但实际上却不懂。他们都希望相互能改变对方,可改变对方还不如先改变自己。80后的迷茫,70后没有。他们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婚姻,这部戏里反映了婚姻中会遇到的一些东西,有的甚至是残酷的。但是对他们来说,看到就是一种体验,我希望这种体验对他们的婚姻有所帮助。

新京报:下一部你准备拍什么?

赵宝刚:假设《婚姻》成功,我下部戏就叫《保卫青春》,青春也需要保卫,主题就叫“青春重新过一回”。青春过得不如意,重新来一回。

相关专题:

《婚姻保卫战》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mia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