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盗梦空间》 > 正文

《盗梦空间》今天公映 六大谜题扣人心弦(图)

2010年09月01日00:34新快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耗资两亿美元的《盗梦空间》,被称为史上最复杂的影片。《时代》杂志建议观众最好看两遍《盗梦空间》,“即使两遍也不能解答所有的谜题,除了满足一般的观影需求,它更让观众目眩神迷。”

《盗梦空间》今公映 莱昂纳多领衔五大看点曝光

莱昂纳多在片中有出色表现

新快报9月1日报道 自2008年那部轰动全球的《蝙蝠侠前传2:黑暗骑士》之后,时隔两年,克里斯托弗·诺兰这个当今好莱坞最为耀眼的青年才俊,带着他的首部科幻电影《盗梦空间》蓄势归来。

作为诺兰的第七部作品,《盗梦空间》顶着近2亿美元的预算,前后去往六个国家和地区取景,邀来数名好莱坞一线明星参演,“拍摄《盗梦空间》是我经历的最大挑战,我试图去讲一个宏大而且深刻的故事,拍摄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大片——这是我参与过最大规模的制作。我无时无刻不在努力着让这部影片与《黑暗骑士》相当,并在某种程度上超越它。”

回到诺兰酷爱且擅长的迷宫式叙事和诺兰向来对剧透的严防死守,《盗梦空间》至今仍谜团重重,很多人即使看了数款预告片后,照样一头雾水。

《时代》杂志的一篇评论建议观众最好看两遍《盗梦空间》,“即使两遍也不能解答所有的谜题,这是一部用来崇拜而不是珍惜的作品,除了满足一般的观影需求,它更让观众目眩神迷。”

即使已经看完,它仍在你脑海里,希望与人聊、争论,最终会让你再去看一遍。很肯定的是它最终还会出现在你的梦里,这不是它的错,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更大一点的梦想。

--JoBlo电影网站

影片之谜

谜题1

柯布最终醒了没?

《盗梦空间》最大的谜题也许就在结局了,在片尾字幕出现时,影院里一片哗然:“啊?就这样没啦?”“柯布到底醒过来没有?”“陀螺还没停下,说明还在梦里……”各种疑问在经过两个半小时紧张刺激的探寻后,依然有大部分没有解开;甚至,当你再回头想的时候,你可能就跟看“张三丰教授太极剑”一样,三分钟之内已经不记得前面两个半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忘得越快越容易达到境界。

有评论说,“《盗梦空间》其实是一部更适合看DVD的电影,因为不用停格和回放功能的话,第一遍可能只能看个大概”。结局中,柯布到底能不能穿越回到现实,诺兰没有给出答案,而是偷偷使坏,留下一个真假难辨的“陀螺问题”,有人猜测这是不是诺兰为影片续集留下的蛛丝马迹,但多数观影者认为:从诺兰的一贯作风和影片的难度基数,续集应该暂时不用考虑。而最终结论,还是应该采用中国那句老话:“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如果你觉得影片再延长一点,陀螺会停下来的话,那柯布就活过来了;而如果你认为陀螺还会一直转下去,那就说明柯布没有躲过齐藤手中的枪,最终留在了潜意识边缘,回不来了。

谜题2

是否冷血电影?

虽然诺兰只用了10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电影票友到好莱坞A级导演的跳跃,但不少影评人却诟病诺兰的电影沉溺于叙事快感,“像库布里克一样情感冷漠,缺乏人味儿”,有位好莱坞大佬级制片人就曾对签下诺兰的华纳高层说:“这是一个拍冷血电影的冷血家伙。”

或许是为了打消人们这方面的顾虑,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诺兰宣称刻意加强了《盗梦空间》的情感强度:“我原来想拍的盗贼片情感表达很肤浅,决定拍《盗梦空间》后就想,为什么不提升它的情感强度呢?我们不能只依赖梦境或记忆的创意。当我在做蝙蝠侠电影时,发现突出情感元素是唤起观众共鸣最好的办法。只有加强了角色的心理和情感背景,那么无论片中发生多怪的事情,观众其实都能接受。”

谜题3

史上最复杂影片?

3月18日,在美国电影产业博览会ShoWest上,《盗梦空间》放映了数分钟片花,虽然曝光了很多令人咂舌的动作和特效场面,但观众反而对这部电影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更加迷惑。

看完第一遍电影后,也许你的迷惑也没有解开多少。莱昂纳多这样描述:“它的剧情结构非常复杂,如同被打散的拼图碎片,而诺兰将以我们前所未见的奇妙方式将这些碎片拼接在一起,观众应该会完全紧盯银幕,集中精力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在看《盗梦空间》初剪样片时,我的神经也一刻没有放松过。”

复杂与暧昧,正是诺兰得意的地方。从处女作《跟踪》开始,诺兰就表现出了对非线性叙事的迷恋和精通,而完全倒叙的《失忆》和时空交错、拼图式叙事的《魔道争锋》更是登峰造极。

此外,诺兰还打了一个令铁杆诺兰粉丝兴奋的“埋伏”:“《盗梦空间》不仅仅是跑了六个国家的外景,我们还加入了真实的时间维度。我现在还不说我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我相信它能够让你体验到什么才叫四维时空电影。”

幕后之谜

谜题4

影片源自一场梦?

1986年某天早晨,16岁的克里斯托弗·诺兰突然从梦中醒来,然后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但是睡得很浅,当梦境再次出现时,我竟然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这种感觉奇妙极了,尤其当你还在努力辨别梦中所处何地和所发生何事时。”诺兰回忆道。

梦醒后,诺兰的造梦计划就开始了。1999年,《黑客帝国》的出现,让诺兰觉得自己有可能实现造梦。之后,他一边拍《黑暗骑士》,一边写《盗梦空间》的剧本,在“骑士”获得成功后,诺兰又用了6个月修改剧本。最后,他抓住了这个梦境,就像在梦里他站在一个海滩上,手里攥着了一把沙。“梦其实并不离奇,因为人类大脑里的内容完全都是由现实构成的。想想看,什么东西和进入他人的梦境一个性质的?电影!电影院就是让你潜入他人梦境的地方。”

谜题5

为何花两亿美元?

尽管驾驭过《蝙蝠侠:侠影之谜》和《黑暗骑士》两部成本超1.5亿美元的大片,但诺兰仍说《盗梦空间》是其职业生涯最大的挑战。的确,《盗梦空间》的成本达到了两亿美元,已经触及影片回收高危线。

诺兰的妻子同时也是其御用制片人艾玛·托马斯说:“《黑暗骑士》大获成功后,克里斯和我唯一想的就是做一部更个人化的电影。拍《盗梦空间》的想法克里斯很早就有了,我们俩也已经讨论了七八年,只是《黑暗骑士》带来了最好的时机。《盗梦空间》花了两亿美元,并非是我们野心膨胀到故意去挑战《黑暗骑士》的规模,而是故事本身决定了它得花两亿美元。”据知,为了令梦境不受现实束缚,《盗梦空间》大费周折在法国、日本等六个不同国家间穿梭拍摄。

谜题6

诺兰会不会跌倒?

《盗梦空间》是诺兰最野心勃勃同时也是最危险的一次尝试:它既不像《黑暗骑士》改编自大众耳熟能详的漫画,又不像《记忆碎片》或《魔道争锋》只是中小成本制作,作为一部裹着商业大片包装、实质却是另类电影的怪异之作,它可能会让“被爆米花低智商娱乐电影惯坏”的人们望而却步。据说很多读过剧本再去看电影的观众仍会面临一个“你看懂了吗”的问题。

在过去的十年里,诺兰做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最后似乎都能得到“上帝的眷顾”:完全倒叙的《失忆》不仅没招人唾骂,反而为他赢得了奥斯卡剧本提名,《黑暗骑士》与好莱坞的电脑特效风潮背道而驰,却取得了空前的成功。这次也不例外,影片在北美受到热捧,在中国的试映也叫好声一片。即使不相信诺兰的好运,也该相信负责掏钱的老板们,早已对《盗梦空间》的商业前景进行了现实而严密的计算。

甜点

CCTV不是央视,是闭路电视

假如把《盗梦空间》比喻为一杯需要先皱着眉仔细品尝,味觉彻底受刺激后才能知其韵味的黑咖啡,那其中那些属于美国人的幽默就仿佛为咖啡搭配的小方糖,不是一定必要,却能令人更好地享受这杯咖啡,且能避免“太苦”的不快。

CCTV“植入”美国大片

在影片推进到第三层梦境时,众主演在雪地里围绕着一座碉堡和富二代菲舍潜意识里的防御者展开一场激战,突然,碉堡的墙上出现了英文图标“CCTV”,镜头虽然一闪而过,但观影者现场早已笑翻。难道美国大片也把中国观众的口味考虑进去了,特意给我们的“CCTV”植入广告?但原来,这只是一场“美丽的误会”,CCTV除了是我们的“中央电视台”英文简写,它还有另一个意思——电视监控系统,俗称闭路电视。

根据百度的解释,CCTV是一种可靠、经济的威慑手段,也是逮捕和指控罪犯的有利证据。现在,大多数安全系统中都需要同时使用几种不同的安全技术,如报警系统、火警探测系统、侵入防范和探测技术、门禁系统。当今的安全人员每天都要使用多种不同的安全和保安系统。其中,CCTV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随着人工成本的持续增长,CCTV作为一种低投入、高效率的手段,因其能够以更低的财务预算提供更完善的安全保障,已经赢得了其以前从未有过的主导地位。

美式幽默无处不在

作为团结在莱昂纳多周围的“盗梦组织”的一员,伊斯姆的幽默绝对是缓解迷雾般剧情带来的紧张的好办法。在与菲舍潜意识的防御者交战时,同伴都拿着手枪,唯独伊斯姆一上来就嚷嚷,“既然是在做梦,怎么不换支小炮试试”,话没说完,就扛出了一把杀伤力极强的新式武器;他还扮演了勾引菲舍的大美女,俏皮地询问同伴“服装是不是有点暴露”、“表情够不够迷人”,而像“在迷宫里也能抄近路”、“困在菲舍的大脑里与他的潜意识防御者交战,直至脑子烧坏”等金句更是不时令现场爆笑。

同样充当“小甜品”的还有药剂师,在第二层梦境时,他驾驶着面包车,载着已经进入梦境的同伴四处躲避防御者的追杀,当他躲过枪林弹雨并最终刹住几近倒翻的大巴后,得意洋洋地转过头去想跟同伴邀功,回头却看到了一群东倒西歪熟睡的人,错愕的表情让正为他捏一把汗的观众也忍不住笑喷。

相关专题:

电影《盗梦空间》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ann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