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徐克《狄仁杰》 > 正文

徐克:参赛的意义多过拿奖 打造真实狄仁杰

2010年09月06日09:59腾讯娱乐
字号:T|T

导言:《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作为唯一一部华语电影前往威尼斯电影节参赛的前一天,一直在熬夜做电影后期的徐克来到了腾讯电影,与记者一起聊起了《狄仁杰》的方方面面。9月5日《狄仁杰》威尼斯首映,一片“徐克归来”的赞誉之声让我们更加期待《狄仁杰》在威尼斯电影节以及之后在国内上映的成功。

徐克:参赛的意义多过拿奖 打造真实狄仁杰

主持人:各位腾讯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腾讯名人坊。我是今天的代班主持人小飞。今天是8月31日,明天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将正式开幕,在本届威尼斯电影节上将只有一部华语电影参加来角逐金狮奖,这就是《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在此我们非常有幸的请到了这部电影的导演,徐克导演。

徐克:你好。

参赛的意义多过拿奖 与昆汀是很好的朋友

主持人:作为唯一一部华语参赛片,大家对《狄仁杰之通天帝国》都有很大的期待,不知道您对能不能得奖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呢?

徐克:参加这个比赛的电影来讲,其实有一个很特别的意义是,你每一次去参加比赛的话,由他们的一些评选人看过,认为你可以参加的话,它一定是有那个标准。你进去参赛的时候,你是感觉到是一个很特别的身份在这个影展里面。这样我觉得已经很足够了。因为平时我们去参赛的话,看到很多很好的好电影。其实我觉得他们很多的导演也好,他们的一些制作电影的人也好,都很希望他们电影能得奖。这么多的好电影的话,做评审,其中一部拿到奖的话,其他的电影就拿不到。拿不拿到奖不是很重要的,重要的是参加这个活动,认识其他的,认识这一届威尼斯参赛者的风格、内容和制作方面的特性,来理解到当年在这一届电影里面的走势是什么样子,这点上作为一个电影人是很重要。反而得奖,当你去参赛的话,走这到一步我就已经很开心的了。参加活动一种很兴奋的情绪,多过我想拿奖的紧张情绪。

主持人:我们知道这届电影节主席是昆汀·塔伦蒂诺,前一阵子看到他说,他是您的一个忠实影迷,说第一次偶然在餐馆看到您的时候,很紧张的不敢跟您说话,是这样吗?

徐克:他是一个很开心的人,因为我有一次在日本,经过他的桌子,他站起来了,我不知道他在那里。回头看到他我们就很开心,两个就抱在一起,在笑,在讲,在跳。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喜欢电影的人,而且他很喜欢亚洲电影,所以他对亚洲电影的很多导演,很多历史,很多不同的电影的数量,他都知道很清楚。你问他一些关于亚洲电影的消息,他比很多人都懂,都看得多。所以他当时做,累积下来的经验,后来给他对亚洲电影的认识,到最后他推荐亚洲电影到他们发行部,这点上他是做了很多方面的工作。跟他一起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容易变成好朋友的人。而且他很怪,不是一个很正常逻辑的想法的人,很喜欢找一些你想不到的点子去找些空间跟一个人交流。他有个想法,他常常在舞台上讲话,讲完话就把麦克风摔到舞台那边去,有一次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说你不高兴吗,为什么把麦克风扔在台上,他说这是我的风格,每一次讲完话都把麦克风扔掉。我说我可不可以模仿你一下,讲完话把麦克风扔掉。(笑)

主持人:你们两个成为好朋友,是不是因为您的思维也是针对普通人比较怪一点?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徐克:他的电影我很喜欢,因为他是不太正常的一些故事结构,手法上他其实运用了很多我们觉得经典一点的一些电影里面的手法。所以看到它的电影,我会看到一些很有趣的和我们想看到的一些我们曾经熟悉的电影的技法,他放进去以后有他的特点在。认识他的话,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了解他平时的想法,跟他下一步创作的意向。有时候他给我们的一种反应,对电影的反应是好的,比如狄仁杰他看完了之后是什么看法。

主持人:他有什么看法有没有说过?

徐克:要到威尼斯才知道。有时候会讲出一些很专业的观点,会讲出他的看法。作为电影人来讲,让一个你喜欢的导演去讲他的反应的话,这点是很可贵的经验。

亚洲电影基础雄厚 技术创新应与西方看齐

徐克:昆汀作为您的影迷也说明一个问题,以前可能更多是西方文化对东方文化的影响,现在可能也会有您这种东方文化对西方文化的影响,您觉得呢?

徐克:互相互动和影响没停过,电影技术来讲和电影的一些开发上的技术的东西来讲,西方有西方的强项和它的力度。比如我们常常会发现一些新的技术跟一些新的内容的研发例子,我们发觉他们比我们的思维方式有一些不同的领域,而且更新的一些大胆的尝试。这方面来讲他们还是有很强的东西。只不过我觉得亚洲一直来有一个很雄厚的基础,这个基础除了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祖先给我们一个很丰富的历史的文化的一个底蕴跟它的内涵之外,我们每天接受的东西,我觉得西方人看还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东西,无论你是从我们的历史里面的一些故事、服饰,一些习惯,民俗的一些东西来讲,哲学、文学、诗词来讲,这方面,在西方人的认识里面,其实我们可以给到很多很多的一些启发跟他们去感受的一些内容。所以这点上,我们优势是在因为我们本来就有这东西,他们的优势是他们去发觉一些不同的,在他们技术和思维领域上发觉新的东西。可是我们发觉以前过去的东西已经发觉很多很多内容上的一些元素和一些创作上的因素,这点上,两方面都互相影响是没有停过。比如说有一阵子,好莱坞会用很多功夫技术去表现,可是在我们的世界里面,我们的武术功夫其实也是在某个时间段里面发觉成一个形式的东西。其实里面的内容跟很多可发展的空间是挺大的。所以在好莱坞,在学习东方的这种所谓动作、功夫这种设计里面,其实在我们的工业里面也应该去开拓我们这方面的一些新的领域的东西。同时知道西方的很多技术上的发展成一些很新的创作设计。这方面其实我们每天都有吸收新东西。比如我们现在讲的是3D,所谓3D这种立体电影,每天都有新的消息说,有新的器材出来,有新的软件出来,去让这个东西更快,更有效的做这个镜头的一些拍摄、制作上的东西。所以这点上,不论说是西方跟东方有一个某方面的优势影响,我觉得我们每天都要很敏锐的去察觉到底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一些项目。

主持人:说起这个3D,前一段时间尔冬升,别人问起他会不会拍3D电影,他说3D电影这么伟大的东西还是交给我们的“发明家”徐克来拍吧,他是什么都懂的。大家为什么叫您“发明家”呢,跟您关心这些新的东西有关系吗?

徐克:我拍第一部电影的时候,当时是拍蝴蝶,我就运了很多真蝴蝶到现场去拍,有一天有个朋友在现场探班,坐下来跟我聊天,我就拍了一整天,拍的我都晕了,蝴蝶飞来飞去很难控制。收工的时候他问我一句话,他说你这么辛苦为什么不用特技。我突然间想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我没有想过用特技呢。因为我们亚洲人拍电影,很多时候会很顾及科技和研发上的东西,一方面是我们的传统,第二是我们人才常常不够,工业里面未必有很多人可以一起去研究。所以我们会发现有些孤掌难鸣的情况,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心里有这个想法,但是一直没有执行做这个事情。后来因为这句话,我就专门去研究,找一些朋友去谈。其实我觉得是有这种人,可是只有把力量凝聚在一起,这种兴趣就会呈现在电影里面。人分散来想的话,也许能够执行的可能性不高,几个人,或者一群人去想的话,这个可能性就变成很接近我们,我们可以把它现实化,把它呈现出一个可行的计划。之后我就一直没停过跟他们也接触。所以这点上可能是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跟这些方面有兴趣的人在一起,所以这种新的有类似这种不同的一些技术上的研发来讲,我都可能会接触到他们,然后他们告诉我有新的东西有一些不同的东西去开发出来。所以也不是发明不发明,我觉得这方面来讲很重要的是,反正我们大家都是同一个平台上,无论是外国的电影工作者也好,中国的电影工作者也好,我们其实都同一个平台上去拍电影,所以如果我们有些新的东西能够了解他们一些情况的话这是好的,至少我们可以需要用的话我们有,而不是说需要用才变成没有了,就变成我们要去找方法,找途径去了解的话,这个可能就比较复杂了一点。当你有了这个途径的话,你想知道的东西可能也是很快就知道,你决定要不要做的事情。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lairezhao]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