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新版《红楼梦》 > 正文

李小婉:拍新版《红楼梦》 是带着使命感去战斗

2010年09月07日00:23腾讯娱乐林晶 荣兴达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李小婉:拍新版《红楼梦》 是带着使命感去战斗

李小婉

腾讯娱乐讯 (文/林晶 图/荣兴达) 太阳永远有七种颜色,永远都有日出和日落、潮起潮落,而我们要宠辱不惊。一百个镜头、一千个镜头、一万个镜头,就是一百个困难、一千个困难、一万个困难。他们在考验我们,也在看着我们,看我们怎么用他们所教的武艺去解决现在所遇到的这些困难。

从决定接手新版《红楼梦》(旧版 新版)的那一刻开始,李小婉就知道,这不是一次功利性的投资,甚至,这都算不上是投资那么纯粹商业化的行为。“从娱乐行销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案例。而从我个人的角度而言,这是人生最值得去拼搏的一次,并且是带着使命感去做的,一种国家的使命。因为它是仰仗着《红楼梦》所传承的浸染了几百年的魅力而完成的,也是仰仗着那么多热爱着《红楼梦》的企业家和幕后工作人员的支持才能完成的。”

获益的将是整个行业

这段时间,正是李小婉最为忙乱的一段时间。新版《红楼梦》的陆续播出,身为制片人的她,无可厚非,有太多工作需要和等待她来处理与打点。

我们了解到这种“日理万机”,一大早就赶到了她的办公室,她正兢兢业业的校对着台本,“这里有,那里也是”,她指着堆积着厚厚的书沓给我们看,这是这几日必须要完成的工作。于是,她抱歉的说,“我们一个小时聊完吧。”有种速战速决的意味,想来,这样的采访已不计其数。

无疑,从方方面面来归纳,创作《红楼梦》都是一次庞杂又艰辛的工作。物质的投入角度,我们看得到的也许还只是每一集260万的投入,而看不到的,李小婉称,其实更多,这里涵盖了来自社会各界的支持,“比如,我们用《红楼梦》的一些资源进行的置换,《红楼梦》中会用到的一些服装和道具,置景的窗扇、门扇、隔扇,还有一些精美的凤冠、头饰类,一些纸版读物、图片等,甚至包括演员、导演、制片的资源,都放进去进行了置换。”这就意味着,即使《红楼梦》的播出完毕,他们还需要花大量的去完成这些置换,去兑现当初向赞助方的那些承诺,《红楼梦》的制作,到现在,远没有结束。

而《红楼梦》作为中华文化的瑰宝,二十年才制作一次。李小婉介绍,来自社会的参与力度也是史无前例的,譬如,很多收藏家都愿意抓住这次机会,把他们的私人收藏的东西拿出来,放到2010新版的《红楼梦》里,“不管是贡献也好,租赁也罢,这本身就是一种含金量的增加,对于收藏家是,对于《红楼梦》更是如此。”

前前后后,为《红楼梦》所大费的周章,李小婉觉得都是值得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并没有把它单纯地看成一部电视剧,而是看做中华文化瑰宝四大名著之首《红楼梦》的电视剧版。我们当初做了这样的决定去拍摄名篇名著,我们能将这样的经典再一次演绎,这是我们的使命、我们的生涯,我们用最认真的态度将能发挥的一切发挥到极致。这个年代这样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我是校对,我看完之后就觉得什么苦,什么累,什么压力,统统都闪一边!值了!”

过去的中国电视剧留给国外观众的印象不深,而这一次,李小婉有这个信心,新版的《红楼梦》出现后会让众多海外的朋友对中国的电视剧彻底改观。在此之前,中国的电视剧并没有严格地按照国际统一的技术标准来制作,这是一个差别,即便是《大明宫词》《橘子红了》也是如此。而《红楼梦》的拍摄却打破了以往过于简单的模式,单从技术上来说就不同一般,“虽然采用的依然是高清的机身,但我们使用的是全套的电影摄影镜头。我们有三台机器,光是其中的一个连接用的小小的转接环就是27万人民币的价格。所以呈现出来的视觉效果,包括多面的层次、光效、美术设计,从整体影像上来说都绝对不亚于在电视上放的电影,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规模上,《红楼梦》在十个电影摄影棚里打了九十套实景,配上灯光、摄影,营造了一个美轮美奂的环境,这在视觉的冲击上是一次完美的突破。“最重要的是,新版《红楼梦》是一个全本电视剧。根据人民文学出版社120回版本拍摄,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在影像上呈现过。这样的《红楼梦》才可以经久不衰地传承下去。我可以先不说它是一个里程碑。我们可以交给这个市场去评说。在这个历程中,获益的不仅是这个行业,还有观众。”言语间,李小婉满是豪迈。

他们的大山,我们的小溪流

若你还问,《红楼梦》遇到了哪些困难?有过怎样的妥协?定会遭来诸多的不屑,传媒还是坊间,已经有过了太多实与不实的传闻。面对本刊,李小婉坦然说,“我并不觉得这能够称之为妥协,因为如果是妥协的话,人就不会那么有激情和干劲了。我把它看成是一种开拓。”

每一次,往前艰难地行走一步,走到几乎看不到任何光亮和希望的时候,是什么原因又往前走了?现在回过头来反思,李小婉坦诚的总结,“我觉得这个原因除了刚才我所说的信仰和使命感之外,一是来自主战场给我的信心,所有的工作人员一起日日夜夜一丝不苟地在摄影棚里,李少红导演带着大家对每一个镜头每一个方面精益求精的追求着;二是来自市场对这部剧作的高期待,没人不知道《红楼梦》,有那么大那么好的一个群众基础,我必须要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待;三是中影集团、北京电视台和华录百纳三个投资方,他们给了我们非常大的创作空间,给予了我们这个创作团队非常大的信任。是这三点给了我巨大的鼓励。”

像是一场战斗,《红楼梦》剧组的每一个人都是战士。这么久以来,他们一直守候在一起,并肩作战。当灯光师把已经出生了六个月却还没来得及看一眼的孩子抱到剧组时,他们哭了。当摄影指导曾念平身患疾病、当他的父亲离开,却一天不落的坚守岗位时,他们哭了。当所有的所有,已经顾不上歌功颂德,也不必要去歌功颂德了。“大家一心想的就是怎么争取能把这捧水一滴不漏地捧到观众的面前,送进观众的嘴里,就这么一个质朴的愿望。”李小婉动情的告诉笔者。

除了这些,还有一种可以称之为信仰和使命感的东西,让他们在不可能的时候坚持了下来,这是生活和生长经历赋予给李小婉的,“我们现在都是成熟的年龄,有完整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我们都明白,有很多东西是比利益更加重要的。这也许是国营企业带给我的一个基础,一个烙印。有很多老一辈的人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后山,是元大都的城墙,那儿有一个美丽的花园。每天早晚散步的都是一些七八十岁的老人,他们个个都曾经风光过,都为电影事业无私奉献过,可都那么的不计回报。他们才是我的参照对象,而不是稍纵即逝的功名利禄。”

“他们是一座大山,我们就像是一条小溪流。我们在不断地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流动,而他们投射下来的巨大的影子永远都照着我们,并且告诉我们:太阳永远有七种颜色,永远都有日出和日落、潮起潮落,而我们要宠辱不惊。一百个镜头、一千个镜头、一万个镜头,就是一百个困难、一千个困难、一万个困难。他们在考验我们,也在看着我们,看我们怎么用他们所教的武艺去解决现在所遇到的这些困难。当我们用这样的思维去看待困难的时候就会觉得很快乐,很乐意接受这样的挑战。这个跟纯粹为了金钱的利益去做这件事完全是两个概念了。”如果单单只是出于利益的考虑,那在精神不会是自由的,亦会是不快乐的。“我不会说完全不考虑市场。这整个项目的输入、运作它都有一个市场的规律,都有一个投入和回报的标准,这是一个系统。但我们背后有这么那么专业的榜样在监督着我们,我们怎么可能会有大相径庭的误差呢?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我们是一种革命友谊

自一起创办荣信达影视艺术公司以来,李少红和李小婉这对搭档,合作15年来,一起制作了七部作品,新版《红楼梦》是迄今为止,她们所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一部作品。她们之间,早已超越了女人之间单纯的友谊范畴,携手并进、甘苦与共,还有一份义气在,李小婉称,这是一种革命的友谊。

九岁就认识,同是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的氛围里长大,两人生日只相差一个月,两家人从父辈起就相交甚深,然后一起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分享过彼此生命中重要的大事以及不那么重要的小事,人在成长,友谊也一直都在成长,“这样的友谊是不能复制的,更是人生经历中的一笔财富。我们互相监督、互相鼓励、互相提携、互相包容,我从她身上学习到的、被感染到的是在人生的每一个时期都有。”

李小婉的眼中,李少红坚强、理性和智慧,从小就是,“小时候我愿意跟她一起玩是因为我觉得她身上女孩子的缺点少一些,男孩子的优点多一些。她从不会像一些小女孩那样欢喜无常,长这么大我从来没见过她因为脆弱而流过泪。”

也许只有信任,才能让彼此成为更为靠近的朋友。“人走过每一个人生阶段都有一次记忆的筛选,就像咱们今天的采访一样,可能谈了两个小时,但你所筛选出来的可能只有十几分钟,这是根据你个人的判断而来的。在人生中的记忆筛选是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智商和判断力而决定的。如果每次筛选出来的都是比较精华的部分的话,那这个人就很了不起。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但如果能意识到并去扬长避短,也会比较容易获得成功,少红的特点就是她非常具备这样的判断力去做出自己人生的筛选。”

“我读《红楼梦》”之

李小婉:让你流泪的是人生

采访很快进入话题,随着沟通的深入,原本规定的时间推了又推,直至答了我所有的疑、解了我所有的惑,才告结束。有几次,我为李小婉声情并茂的演说,深深折服。有几度,我在李小婉哽咽的话语里,浑然忘我。

1973年,毛泽东风趣地问许世友:“许世友同志,你现在也看《红楼梦》了吗?要看五遍才有发言权。”

我也问李小婉,你看了几遍《红楼梦》?李小婉不假思索,肯定超过五遍!

李小婉第一次读《红楼梦》是在11岁,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那个年纪,那么浅显的人生阅历,还不足以读懂《红楼梦》。

16岁,李小婉做了新华印刷厂的印刷工人,有机会利用“职务之便”博览群书,“那时候我们在印《毛选》和马列的著作,又印《第三帝国兴亡》。到第三年才印《红楼梦》,而且还是印给毛主席看的大字本的节选的《红楼梦》。我就看那个,如痴如醉。那两年时间,我光看那个折页的《红楼梦》,某些章节最起码看了十几遍。”

比较系统的阅读《红楼梦》,是在参与《红楼梦》的拍摄以后,李小婉在辗转反复的城市奔波间、在这三年来竭心尽力跑社会资源、拉赞助的旅途上,看了很多遍《红楼梦》,“我觉得确实是把人生看成很多个层面。从来也不知道黛玉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但现在能理解她了,一个寄人篱下的一个小女子,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不咸不淡地说别人的现象,真让你打个冷颤,真是太深刻了。还有那种‘千里大良朋’,‘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这些惊世大良言,会让你越想越觉得曹老爷很厉害。”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红楼梦》,每个年龄段也都会有一个不同的《红楼梦》。这种体会,李小婉也有,“十六岁到十八岁看的时候就选择喜欢的章节来看,重点可能是放在人物关系上。那时候会跟宝玉的那种不愿意长大的情怀产生共鸣。然后就是羡慕,羡慕书中的他们十六七岁的时候能那么无忧无虑,不像我们那时候,国家实行分配,我们都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地方,工厂、农村,甚至去当兵。我们的十六七岁缺少了成长的一块,其实是很遗憾的。现在看又不一样了,现在看可能看到的更多是社会,人性,琢磨得更深入了。”

“有时候看到忍不住流眼泪,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突然间就撞到自己心门上了,我们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人生。”

《星库》杂志独家供稿,禁止转载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