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新版《红楼梦》 > 正文

李少红将诗意进行到底 新《红楼》BTV热播

2010年09月08日13:46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李少红将诗意进行到底 新《红楼》BTV热播

腾讯娱乐讯 新版《红楼梦》(旧版 新版)经过6月份地方电视台的首轮热播,于9月2日在北京卫视开播。秉承李少红以往的电视剧创作风格,新版《红楼梦》再走诗意路线,将“诗意电影”的表现特征很好的融入电视剧创作,使得新版《红楼梦》成为“诗意电视剧”的代表作品。

“诗意电影”和“诗意电视剧”

“诗意电影”在电影理论中的定义是:以表现、揭示具有普遍人生意味、生命体验的意义价值为目的,追求表达永恒、用诗化、隽永的镜头表现某种情绪的影片。国产电影以《小城之春》作为代表作品,近年霍建起的《那人那山那狗》也可以归为这一类别。

那么,“诗意电视剧”的界定便是在“诗意电影”概念上的延伸。电视剧和电影从拍摄手法、技巧、创作理念本身有着许多相通之处。而由中国电影第五代中坚力量大部分转入电视剧创作来看,第五代对电影的热忱也随之转入电视剧创作。李少红是其中的代表人物。而她与周晓文、吴子牛、陈国星、胡玫等人大手笔、大气魄的风格截然不同。李少红在电影上敢于大胆挑战,在电视剧创作方面更是着力推陈出新。所执导、拍摄的《雷雨》、《大明宫词》、和《橘子红了》,便是很好的将“诗意电影”的创作手法运用在电视剧当中的力作。

《雷雨》:尊重原著 初现诗意

经典话剧著作《雷雨》除了在舞台上演以外,曾经在银幕上与观众见面。而李少红却将这部经典之作再次呈现在电视银屏上,赵文瑄、王姬的成功演绎,使得观众心中的周平和繁漪不再是想象,提起这两个角色,就会想到赵文瑄和王姬。而这部电视剧的节奏非常缓慢,音乐非常优雅,服饰、发型也颇为讲究。周冲以纯粹的文艺青年形象出现凝聚了全剧的“诗意”表达。

单是周平约繁漪去舞厅,从喝咖啡到步入舞池翩翩起舞大概用了20分钟,观众也跟着这两个人犹豫、徘徊,直到看到两人越走越近,冲破人伦底线以后,积聚的感情也瞬间崩发,只等着“雷雨”的到来。该剧在表现人物心理方面,运用了足够的时长,把周平、繁漪心里的犹疑表现的淋漓尽致。李少红在其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因为它是名著,语言风格既定,里面很多台词虽然都变了,但不能出现新的语言文体。

《大明宫词》:大唐风华 成就绝美人生

《大明宫词》直到现在都被观众称赞,无论是台词、旁白,还是对太平公主一生的平民化解读,都从人性的角度细致入微的展现作为女性,在天家皇室中的无奈,在政治、权力斗争中的迫不得已,以及最终的孤独终老。

这部电视剧被称为当时电视剧作品的顶峰之作,观众对大量的旁白也表示非常喜欢,更有媒体称该剧的台词大有“莎翁”的风格,而对大明宫明艳、奢华、梦幻般的表现,也让观众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大唐气象。娓娓道来的旁白,穿插剧情当中,解释剧情的同时,也带着观众调动起关于对唐朝历史的所有了解,一起“梦回唐朝”。而由林海创作的古典音乐,轻灵、优雅、略带忧伤,把太平公主的人生主题富有层次的展现,高贵的发髻、飘逸于后宫的霓裳羽衣,一切柔和、雅致的外表都只为凸显人物内心的坚定和强大。让人物驾驭故事,把命运刻在历史的年轮中,大唐的风华,太平公主的绝美人生,一时之间,让观看成为思考。

《橘子红了》:“诗意电视剧”的巩固之作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大明宫词》让李少红声名鹊起,无论在电影界,还是电视剧行业,她都拥有赞美和夸奖。但是《橘子红了》开始让她面对观众的热议。和《大明宫词》开篇一样,归亚蕾饰演的“武则天”和“大夫人”都是在做梦,不同的是前者面对的死对头的冤魂,后者面对的是甩手而去的丈夫。而《橘子红了》飘渺却阴沉的色调,比之大明宫梦幻般的基调让观众多了对它的诟病。但是,晨雾朦胧中,橘树的红与绿,黄磊、周迅在绿色原野上放飞的风筝成为这部电视剧唯一诗意和浪漫的表征。

《橘子红了》有着作为大门户中男人的无可奈何和女人的传统守旧,也有着爱而不得的撕心裂肺,外界再美的景致也压不住容家大宅的阴森、冷寂。如果说《大明宫词》是李少红在电视剧创作上个人风格的小试之作,那么《橘子红了》可以算做事她在关注女性生命体验、“诗意电视剧”的巩固之作。

新版《红楼梦》:将诗意进行到底

并不是任何一位导演都有与经典名著结缘的机会的,同是第五代中的胡玫和李少红都与《红楼梦》有着不解的缘分。从换角儿到换导演,新版《红楼梦》开拍之初就“事故”不断。及至李少红接替胡玫,拿到导筒以后,新版《红楼梦》一时之间成了万众瞩目的作品。

李少红继续坚持着拍摄《大明宫词》的路子,先是请一系列著名的大师对演员进行各方面的培训,接着在道具、房屋格局的制作、设计上再请大师们亲临执导,后又有对书中昆曲复排时,又请大师、专家们亲力亲为。单是准备工作就进行了很长时间,因为新版《红楼梦》不同于《大明宫词》,作为导演可以有自己的理解和表达在,新版《红楼梦》最保险的做法,便是尊重一百二十回原著的拍摄,而李少红在开拍之前接到的版本也是一百二十回通行本的版本。

新版《红楼梦》在尊重原著、诗意展现上,可谓做到了极致。不仅台词没有进行文言转白话,对书中的故事情节也没有加入主创团队的个人理解,而是完全按照书中设定情节进行拍摄(除了删掉的部分),在影像画面的整体处理上,色调比《大明宫词》明快许多,而各个场景的设置也都具有相当的审美水准,大观园的典雅、花瓣纷飞的美丽,诸芳赛诗、评诗、吟诵诗歌、抚琴、谈书的美好场景,以《红楼梦》原书作为扎实的基础,将文人的雅致、风流表现的风雅、有趣,而剧中人物的命运也依据诗歌形式的判词进行了很好的展现,黛玉之死,白纱覆体;宝玉“出走”于琉璃世界,将“质本洁来还洁去”的初衷完美呈现,把人类原本“诗意的栖居”酣畅的表达,李少红以新版《红楼梦》把“诗意电视剧”的创作风格圆熟的完成。

所以,笔者以为,喜爱《大明宫词》的观众,一定不排斥新版《红楼梦》,因为他们从外观上有几分相似。如果说《大明宫词》里“小太平”“点亮”了全剧的前半部分的话,新版《红楼梦》中的“小宝玉”就成了全剧前半部分最讨喜的人物。一女一男,同在繁华之中,同为皇族贵胄,同样调皮、聪明,又都将在戏的后半部分遭遇爱情刻骨锥心之伤。李少红,十年前独创下的诗意影像表达,似乎只是换了一个空间更为广阔的故事架构来成熟中国内地电视剧“诗意电视剧”的创作手法,如此,新版《红楼梦》无论从故事,还是风格,都值得一看。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