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电视新闻 > 正文

编剧六六新剧《心术》开拍:稿酬最高因为我值

字号:T|T

编剧六六《心术》开拍:稿酬最高因为我值

六六

说起六六,也许不少人对这个名字一时间还有些转不过弯来,不过要是提起电视《王贵与安娜》《双面胶》《蜗居》那就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而这些电视剧的原著作者就是六六,同时这些作品的编剧也都打着“六六制作”的烙印。六六作品是犀利的,六六的社会视角也往往直面的是那些赤裸裸的社会现实,以至于有些人无法接受六六的直白与坦荡。也正是因为这样,《蜗居》曾经一度深陷“禁播门”,但六六却没有因为这样而萎靡。用她的话讲,她考虑的只是写作的内容,至于别的事情那是片方所要考虑的。坦言更喜欢当作家,而不是被称作编剧的六六,有着一种独特的爽朗。她大声说笑,洪亮的嗓门经常是让你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六六的最新作品《心术》于日前公布了主演阵容,“社会话题女王”亲自改编其近期推出的最新同名长篇小说,意料之中的是这部医疗剧的女一号依然花落海清,有些意外的是女二号最终六六选择了天津女孩张萌来出演。在与六六的攀谈中,记者获悉《心术》将于今年十月左右开拍,以这部新作为开头,六六也与记者聊起了这几年的编剧生活。对于写作,对于编剧,以至于对于海清和目前的新作,与六六聊天可以轻易感受到她的直接与直白。记者 张少宣 发自北京

第一次见海清

她就像骄傲的天鹅

快报:新剧女主角又是海清,是你亲自指定的吗?

六六:自从《王贵与安娜》之后,海清算是腻上我了。去年我有部戏,本来有个配角一直没敲定人选,海清知道了就给我打电话,说不要钱也要来。我觉得这样不合适啊,她都是这么红的女演员了。而且以我和她的关系,她上我的戏一般就是之前不谈钱,但来了之后就要价,还得让我给她加戏,请我吃饭,送我礼物。哈哈,我们太熟了,她的这些小伎俩在我看来很可爱。你说这次我能不找她吗?

快报:你能受得了她的这种霸道?

六六:主要是我们感情到那份上了,所以她的那种霸道其实对于我来讲也是对于作品的一种负责。我的戏让她演,我放心。就拿这次来讲,为了得到这个角色,海清亲自打电话给我,说不论多少钱都接这个戏,简直就是把别的演员的路全断了。琼瑶一生捧红了那么多女演员,我和她说你怎么也让我捧红第二个演员啊,每次我跟海清说这事,她都说,你这辈子别想了,只能捧红我一个人。她是挺对我胃口的一个演员,因为我们都很直接。

快报:那么海清最初是如何打动你的?

六六:我第一次见她是在《王贵与安娜》的片场,当时我去探班,海清见到我来也只是跟我很冷淡地打招呼,说六六老师好,给我的感觉她就像一只骄傲的天鹅。我一见她这个样子,自然也端起架子不理她,我也不能当癞蛤蟆呀,所以也只是礼节性地握了握手。但是在片场我看到她的演出,就觉得这个女孩不简单。直到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后,我为数不多的一次到酒吧,偶然遇到了海清,两人聊起来了,才发现彼此很投缘,海清就是这样子,只跟能交心的人深入谈话。再到后来的《双面胶》《蜗居》,我们就已经无话不谈了,感觉相当于“闺密”吧。

快报:那你现在的作品是否也会根据海清的特点设计一些剧情?

六六:那当然会。海清演戏就像犀牛,永远精力充沛,我写这个《心术》的时候,很大一部分台词就按照生活中海清的样子写的,将来这部戏中女主角怎么说话,海清生活中就是怎么说话。她曾经和我说过拍我的戏说台词很爽,其实就是因为她不用刻意去演,而且我真的会为了她去加戏的,哈哈。

《心术》不是《妙手仁心》

更似美剧

快报:据说这次的《心术》是改编自你最新的一部小说?

六六:对,《心术》是一部医疗剧。灵感来自于我母亲住院的一段时间,我对于医院的观察。其实我发现,对于医院我们现代人有很多误区,有些事,是体制上的问题,但是人们容易将对于体制缺失的不满加之在医生这个行业身上。

快报:那你写这部剧的核心是纠正人们的这种看法吗?

六六:我不想去纠正什么,只是希望客观的反映,就像揭黑幕是很多新闻媒体的职责一样,那是他们的工作。但是生活毕竟还是生活,很多事情都是具有两面性的。如果你只关注于一方面,看得多了就会对生活产生怀疑。其实生活是否美好完全取决于你看待问题的取向。

快报:如此说来,你的新作还能称之为“话题剧”吗?是否不再犀利?

六六:电视剧会在我原作的基础上做出比较大的改动,我的原著是日记体,这样一来在编剧上其实工作量很大。也许很多人看过《白色巨塔》那样的医疗剧,《心术》中的话题和那些剧不一样,但不代表着就是一篇歌功颂德的流水账。通过这部作品,我只是想用客观的事件来让观众或是读者自己品味。我们不应该用社会认知的偏差,就一概而论一个行业的优劣。这属于大多数人的一种审美缺失,制度的不完善不能变为人与人之间隔膜形成的借口。大多数人还是善良的,我们应该传达给人们一种对于生活的信心。

快报:那剧中会不会涉及一些诸如目前医疗体制中“送红包”的这种细节?

六六:会,但是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要表达的是医生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病患家属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如果你现在问我,当有家属做手术时会不会送红包给医生,我也会,而且还怕送不出去。但是这类问题很容易折射出人性方面的一些东西,我要表达的就是诸如这些话题。

快报:那《心术》是否会是像港剧《妙手仁心》那样的作品?

六六:不会,我们是医疗剧,不是爱情剧。哈哈,不过里面会有感情戏在,但重点还是放在医生与病患以及病患家属这三方关系上。如果说电视剧的手法,我想会更接近美剧一些。我也和导演聊过,《心术》中很多都是手术啊、生死啊这种很沉重的话题,情节会很紧张,所以我们希望借鉴美剧的手法,在这种紧张的情节中加入一些缓解观众情绪的东西,例如会加入一些幽默的成分来打破这种让人窒息的紧张感,现在剧本我也还在修改。

快报:这次除了海清,新剧的女二号你选择了我们天津的女孩张萌,当初是怎么考量的?

六六:我看过张萌演戏,她是个很有素质的演员。这次她在剧中的角色就是个演员,同时也是病患的家属,与剧中男一号那个医生之间还会衍生出一段从不理解到情愫渐生的感情戏。我喜欢用聪明的演员来上我的戏。我的作品需要演员的个人理解,可以说我每次选择的演员都是我信任的演员。

稿酬翻了三十多倍

对自己的定位是小说家

快报:从《王贵与安娜》到现在,你的稿酬是否也在不断翻番?

六六:那是一定的,不给钱谁干活啊?海清最早的片酬是十万一集吧,现在也早就不是这个数了。她不喜欢说这方面的事情,我也就不多嘴了。不过从《王贵与安娜》到现在,我的稿酬已经翻了三十多倍吧,我的要价永远是在同行中最高的。

快报:不怕被别人说耍大牌吗?

六六:我对我自己写的东西负责,有些人一年写两部,我可能两年才写一部,这样算起来我的价钱也不是很高。而且我对于自己作品的价位一直是根据我创作时的痛苦程度而定的,痛苦级别越高,当然价位也就会越高,因为我觉得自己的作品值这个价钱。

快报:有没有创作遇到瓶颈的时候?

六六:有啊,尤其是作为编剧,有时候真的是写不下去。这个时候我就看电视剧,现在的片子很多作品真的是特别“水”,我就想这些都能上电视,无形中就会给自己一些信心。

[责任编辑:mia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