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国际梦研究联合会主席解《盗梦空间》科学依据

2010年09月11日08:26扬子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曾担任过国际梦研究联合会主席的黛迪尔·巴瑞特告诉我们:我们可以让某人的梦变得更快乐,但是我们永远无法达到《盗梦空间》里的特异性水平。

国际梦研究联合会主席解《盗梦空间》科学依据
国际梦研究联合会主席解《盗梦空间》科学依据
黛迪尔·巴瑞特

“我们可以让某人的梦变得更快乐,但是我们永远无法达到《盗梦空间》里的特异性水平。”黛迪尔·巴瑞特告诉记者。黛迪尔·巴瑞特是美国哈佛医学院临床心理学家,曾担任过国际梦研究联合会主席,这是一个国际性非营利性组织,聚集了世界上最主要的把梦作为研究对象的专家。他们出版的期刊《做梦》中发表的大量研究都与清醒梦有关。

电影《盗梦空间》的正片录制完成之后,华纳兄弟公司找到了巴瑞特和她的几名同行,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讲述梦的科学,这部纪录片将会收入到《盗梦空间》的DVD版之中。记者通过邮件对巴瑞特进行了专访,主题是:《盗梦空间》到底有哪些科学依据。

共享梦不行,共享清醒可以

在34年前发表的一篇论文里,美国哲学家丹尼尔·丹尼特预言,未来的某一天,人们也许可以做这样一种“翻译”:根据观察到的一个人睡觉时的生理现象来推测出他梦境的内容,比如恐惧、从高处坠落、吃到冷的东西,甚至是花12.65美元买了张去纽黑文的车票,却忘记放在哪个口袋里了。丹尼特进一步猜想,梦的研究人员未来将会获得一种技术性的爱好,它“能够影响、指导、改变梦的创作过程,让梦停止、重来甚至是改变呈现的先后次序,阻止或扭曲人对梦境的记忆过程”。

这与电影《盗梦空间》的设想如出一辙。只不过电影导演克里斯托夫·诺兰将这项技术用在了黑暗的一面,他让剧中的主角柯布成为一名能够潜入他人梦境中窃取秘密的盗贼。柯布甚至能够在别人的梦境中种下对方原本不存在的想法。

尽管相似,但诺兰多次表示,他在拍摄电影之前并没有深入了解梦的科学研究,他电影中关于梦的说法仅仅是基于自己做梦的体验。

在电影里,对梦境的共享和控制,是通过一种叫做PASIV的仪器实现的;药物和电磁刺激,经由PASIV共同发挥作用。在现实中,有一项叫作“经颅皮层磁刺激”的技术,的确可以通过向目标脑区输入脉冲磁场来改变一个人的脑活动。只不过这种方法迄今为止只在清醒的状态下使用,而且主要的目的是缓解抑郁症或是阻止癫痫。

许多人会做清醒梦

就像电影中所表现的,许多时候人们会做“清醒梦”,也就是做梦的人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巴瑞特说,清醒梦更容易出现在快睡醒的时候。

一些人认为,清醒梦真的能够帮助发现他人的秘密。1975年起就热衷于清醒梦的做梦者罗伯特·瓦格纳,在他的书《清醒梦:通往内在自我的门径》里记载了一个故事:一名叫伊万·科斯洛的大学生2006年写信给瓦格纳,问他是否真的相信在清醒梦中可以获得一些事后可以验证的秘密信息。瓦格纳建议他自己做实验来证明或者证伪这个命题。

科斯洛就去请学校里一名女生帮忙,那名女生告诉他,她的背上有一块难看的斑。科斯洛当然不知道这块斑具体在什么位置,他决定在梦里查清楚。他在梦里检查女孩的背部,发现女孩的腰上有一块暗斑。“这块斑肯定不对。”他在梦里想,因为之前女孩已经提示过,那块斑在“背上”,没有说在腰上。梦醒之后科斯洛找到女生,把梦境中的发现告诉了她。他隔着女孩的T恤指出梦中见到的暗斑的位置,然后女孩撩开衣服,科斯洛手指的地方准确无误。“我不认为这些东西具有科学价值。”巴瑞特说,“但我认为科学家应该好好地留意任何制造了奇闻异事的现象,保持研究,看看是不是人们仅仅因为太愿意相信这个了,就选择性地记住巧合事件”。

梦中梦的确存在,占1%

“梦中梦”出现的时候,睡梦者从梦里“醒来”,但后来发现这是一次假醒,因为他“醒来”之后实际上还是处于梦中。这是《盗梦空间》中的设定,也是现实中确实会发生的事情,尽管在所有的梦中它们所占比例不大。在大部分关于梦的研究中,“梦中梦”的比例只占到1%以下。

不同的人经历“梦中梦”的程度不同,有的人会比一般人更频繁地做这样的梦。有一部分人甚至做过“三重梦”,他们在梦中会经历两次假醒。巴瑞特在一项研究中还发现,假醒和“梦中梦”更多地出现在清醒梦之中。

但是与人们的错误印象不同,梦并不是天马行空的。梦的世界也遵守物理定律——至少是绝大多数情况下如此。在《盗梦空间》里,人们要爬上悬崖还是需要攀岩工具和一点点努力的,并不是像超人那样飞上去。专家们还在大学里面调查了126名学生在两周时间里报告的983个梦,“飞翔在梦中所占的比例小于1%。”他们总结说。

南方周末

脱口秀

被《盗梦空间》

植入想法以后……

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最新体会,或许叫做“反思”比较合适,虽然这个词太正式了。从《泰坦尼克》我反思生死的纷呈状态和个体的终极价值;到《2012》我反思星球的命运走向和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再到《阿凡达》,我开始向往虚幻空间和极乐生活;现在,看到《盗梦空间》,我回归了,因为,造梦师需要穿越。

“不能直接植入一个大的想法,主人会发现被植入而失败,我们可以植入一个小的想法,这个想法自己会感染、长大,主人会以为是他自己的想法。”“可以造得复杂一点,比如不存在的楼梯,让他自己循环往复找不到出路,便于我们隐藏。”“你得找个小东西做参照,在梦境里的参照是永远运行的,现实里它不会永远对。”我忽然觉悟,把这部电影作为参照,我必须得走出事实上不存在的循环楼梯,并且去掉那些被植入的想法,踏上一列方向正确的火车,去往我的目标。路途上,如果迷失,我将问我的潜意识,如果有时间方面的困难,那么,我毫不犹豫地——穿越。张敏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ellanyi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