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2010快乐男声 > 正文

从高晓松的“唯原创论”到打造“华流”时代

2010年09月13日13:57腾讯娱乐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2010快乐男声”决战之夜的比赛中,评委们以辩论的方式为选手拉票的场景特别有趣。在辩论中,高晓松主打“原创牌”力推刘心,很为刘心拉了不少选票。作为资深音乐制作人,高晓松对原创如饥似渴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因为中国的流行乐坛太缺少原创了,尤其是好的原创。然而,却也不能不说,高晓松的这种唯原创是崇的言论对于歌坛来说,也许是非常有害的。

我更愿意相信,高晓松的推刘心其实有一种“不惜千金买马骨”意味,即是为了推“原创”而支持刘心,并非是为了刘心本身或他的所谓“原创”而力推刘心。正如丁薇所言,判断一个作品的好坏,并不在于它是否为原创,而在于作品本身的美学品质。我想,高晓松未必不明白这个常识性的道理,但他却更需要利用刘心为“原创”大大地做一次有影响力的广告。但是,这也容易让人误认为:其一,凡原创的都是好的;其二,刘心真的是一位“原创天才”。

并非所有的原创都是好的。就像我的字写得很臭,比连押都画不圆的阿Q也实在好不到哪里去,虽然每一个字都是原创,如果跟当代书法大家陈龙海老师临摹古代书家的作品相比,到底哪一个更漂亮、更有价值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刘心虽然“原创”颇丰,却并不等于他就是传说中的“原创天才”。事实上,不管在作词、作曲还是演唱方面,刘心都没有什么过人的天赋,因为对于天才来说,即使在他们最坏的作品里,我们往往仍然能从中发现其天才的闪光,而在刘心的身上,我们却找不到一丁点天赋或灵气的影子。不可否认,刘心出身低微,凭着自身的努力能走上“快乐男声”的舞台,并且撞入三强非常不容易,可对于任何创造性工作——尤其是艺术——来说,天赋永远比勤奋更重要。天资平庸的人虽然通过自己的努力也能在艺术上取得一定的成绩,甚至博得高名美誉,所能成就的却终究有限——他们永远都无法创作出足以流传后世的第一流的作品。虽说勤能补拙,但对于所有的创造性工作而言,却往往未必如此。

刘心缺乏天才的灵感和直觉,更缺少天才的自觉。他像一个瞎子一样,根本分辨不出自己所面对的世界是美还是丑,而且每走一步,他都要柱着别人的拐杖。他所作的歌词华而不实,无病呻吟,尽管他的生活经历很坎坷,他却缺乏将自己的生活融入创作中的能力。他作的曲只是一堆音符碎片的杂乱拼凑,缺乏真情实感,更缺乏作为一件内在自足的艺术作品的整体感,尽管他成长的经历可能很感人,但我们在他的曲子中却听不到这些。他老跟在别人的后面转,甚至在比赛中竟然不自觉地模仿起谭杰西的风格来了。不管作词、作曲还是演唱,他总是无法将自己对人生或生命独特的感受,即自己的精气神灌注进去,他永远游离在使一件艺术作品真正具有生命力和感染力的东西之外——他名为刘心,其实最缺少的恰恰就是“心”。在很在程度上,他的那些粉丝与其说是被他的歌打动了,倒不如说是被他坎坷的人生经历和自强不息的精神所打动。这一切都表明,刘心至少在音乐上资质平平,他的“原创”也仅仅只是“原创”罢了,几乎没有任何艺术价值。

此外,对一位歌手而言,他所唱的是否为自己的原创并不重要。歌手的天赋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其独特的声音,二是其对所演唱歌曲的独特理解,至于是否由自己作词作曲倒在其次——对某首并且自己原创歌曲的独特演绎,何尝不也是原创呢?在此意义上,至少在“快乐男声”的选秀中力推原创,其实是不太合适的。

异史氏曰,“世人都说‘原创’好,原创作品满地跑。原创标签贴一贴,废品也能变成宝。”在当代的中国,我们从来就没有缺少过原创作品——这从国内近年来各种出版物数量的增长上可以见出;我们缺少的只是好的原创作品——这从我国本土的文化产品在国际及国内市场上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事实里同样可见一斑。

为了促进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和民族文化的复兴,湖南广播电视台台长、党委书记欧阳常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从提升国家文化竞争力的层面高瞻远瞩地提出了希望造就“华流”时代的战略思想,并已经在这方面做了不少有益的尝试,如《泡沫之夏》、《还珠格格》、超女快男等等,就是这种尝试的具体体现。然而,打造一个覆盖全世界的“华流”,让中国文化走出国门,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如果缺少政府在政策上和资金上的支持,缺少有利于各种天才健康成长的社会土壤,缺少充满生机、活力和创造力的公民的智力支持,仅仅依靠湖南卫视的孤军奋战,“华流”时代将永远不可能自动降临。

相关专题:

2010快乐男声
[责任编辑:jill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