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2010快乐男声 > 正文

选秀7年拯救篇:从全民参与到事不关己

2010年09月13日13:53南都娱乐周刊叶晓萍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选秀七年,从被热议到被漠视,究竟是大势已去还是偶然现象,明年对策又将如何?本刊特意走访各位评委学者乐评人电视台内部人士等,以期对选秀第七年的遇冷现状作出独家解答。

选秀七年,从被热议到被漠视,究竟是大势已去还是偶然现象,明年对策又将如何?本刊特意走访各位评委学者乐评人电视台内部人士等,以期对选秀第七年的遇冷现状作出独家解答。

选秀7年拯救篇:从全民参与到事不关己

东方卫视《中国达人秀》,今年七月开始播出,针对30岁以上的观众层,表现身怀绝技的普通人如何实现梦想

选秀7年拯救篇:从全民参与到事不关己

浙江卫视《我爱记歌词》,是针对热爱K歌观众人群的歌唱类综艺节目,主办方否认是选秀

电视台坚持明年再办 2011年,选秀以何为继?

花儿朵朵的决赛当晚直播结束后,湖南广电的“台魁”欧阳常林在台上对一众工作人员和选手作总结,最后掷地有声地说该选秀将“一年一年办下去”。尽管观众普遍对今年选秀反应淡而又淡,但作为选秀“带头大哥”的湖南广电还是发出了信号:选秀,明年见!湖南广电内部资深人士L先生,就态度坚定地表示,明年选秀节目还是会继续,因为快女、快男是中国电视台的里程碑,由湖南电视人做出来品牌,相对其他卫视的选秀节目而言,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湖南卫视

“快男广告收益一亿!”

在以L先生为代表的电视台一方看来,他们的自信和坚持似乎不无道理:即使节目的收视率不如往年,但它们的广告营销业绩依然坚挺,即使是外界看来实力稍逊的花儿朵朵,制作费用为1600万元,但广告总收益却达到5000万元,而冠名赞助商九阳在后期还追加了广告。L先生说,花儿朵朵并非为选秀而选秀,主要还是为刚开台数月的青海卫视打造品牌形象,“它今年已经达到预期目标,卫视内部也很满意。”而从商业上看快男情况更乐观,制作费用在两三千万左右,广告收益却达到了一亿,而从7月23日到8月22日,快男现场歌曲彩铃下载量超过30万,已经超越去年同期快女彩铃下载量,吸金能力依然强劲。不过,今年舆论对选秀普遍反应冷淡或持较低评价,明年的应对方案如何?湖南、青海两卫视的选秀是否将交叉举行?这都是选秀节目亟需面对的关键问题,对此L先生也无法提供答案,只透露稍后广电内部会召开重要战略研讨会。

其他卫视

《名师高徒》退出,《非同凡响》转向高端

诚然,背靠湖南广电根深叶茂的强大资源,消费选秀节目在前七年建立的品牌信誉,明年选秀即使不推陈出新,维持原状也许还是能对付得绰绰有余,即使如TVB每况愈下的港姐选举,也依然成了每年必备的夏季传统节目。然而,这显然并非电视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现象,也非市场和观众的福音。而另一方面,背景资源和选秀经验稍弱的江苏卫视已打算退出选秀市场,它名下包括《名师高徒》在内的任何选秀节目明年将不再出现,而新的节目形态也已在酝酿之中。至于浙江卫视今年才推出的《非同凡响》,据透露明年依然会继续举办,因为它看似仍是歌唱类选秀,但实际上已将目标观众群的年龄上调到25-34岁,选手也不再是海选出来的草根,而是由演艺机构、唱片公司推荐的潜力新人,这都逐渐脱离了传统选秀的路线,在高端和专业角度上寻找新的突破。

文化界观点

不如暂时收手,进入休渔期

面对今年相亲节目和全开放式《中国达人秀》的异军突起,如果明年依然没有找到有效的突破口,曾经风靡全民的歌唱类选秀很可能将“洗尽铅华”,最终沦为普通电视节目。资深媒体人、乐评人蒋明认为当下最恰当的对策,是让已经进入无痛痒第七年的选秀,赶紧顺势“休渔”,即每一批歌手的出现都有其周期,而每年一次选秀比赛显然过于频繁了。他认为真正大气的,有责任感的电视台,应当有将选秀“休渔”两三年的勇气。作为快男评委之一的高晓松则认为,今年选秀的平淡尚属正常,“全世界的选秀都一样,有时候高潮,有时候低潮。但这类型的节目一直都会有,因为观众和行业都需要人才,目前没有更好的(选拔形式)替代。”而L先生也持类似观点,认为选秀还是市场的需要,而选手也需要选秀平台,“比如说像川音那样的学校,学生要进入娱乐市场得到认可,就需要这样的平台。”学者张颐武则建议选秀节目明年应当作出根本性的变化:“一是找到他们新的潜在观众,了解后者的需求是什么。二是要提出新观念作为动力,如果只是重复,观众的兴趣会继续下滑。”

相关专题:

2010快乐男声
[责任编辑:ann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