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盗梦空间》 > 正文

《盗梦空间》剧本创作艰辛 曾让诺兰写得想撞墙

2010年09月16日10:48南方都市报简芳我要评论(0)
字号:T|T

《盗梦空间》剧本创作艰辛 曾让诺兰写得想撞墙

“我在墙上画满了夸张的图表和时间线。有好几个星期,我感觉我在把脑袋往墙上撞。”———诺兰(右)

南都讯 记者简芳 凭借7.29亿美元的全球票房,《盗梦空间》(Inception)创下了原创犯罪题材的最高纪录。在上映的这段时间内,尽管不断有人挑出新的BUG,质疑梦境“穿越”的设计,大部分影迷还是奉之为“年度最值得一看”的大作,继续乐此不疲讨论细节。近日,连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本人都加入了这股热潮,在接受外媒采访的时候畅谈《盗梦》是怎样炼成的,而且他在创作的时候,也曾经晕过头哦。

一开始只有“盗梦”没有“植入”

诺兰说,“我在16岁的时候就开始构思这个故事,当时我想把它拍成一个恐怖片。”后来经过反复的思考,大约是在10年前,他才终于找到了一个他认为合适的形式。不过一开始的设定只是盗梦: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率领的商业间谍团队,通过梦来侵入毫无防备的人,偷走他的想法。但这样诺兰觉得还不够满意,“我一直感兴趣的,是层层穿透某个人的心理。仅仅从那里取走什么东西,那实在不够吸引人。”所以才有了“植入意识”的想法。

莱昂纳多的动机花了十年才找到

再牛的导演也有头痛的时刻,快速写了80页后,诺兰突然觉得缺少了什么,无法继续,莱昂纳多的动机一直在困扰他。他的整个行动就是为了获得经济报酬和可以回家,但是“家”到底是什么概念,早期的诺兰还不明确。一直等到这些年下来,他成了一个丈夫,也做了父亲,他才找到家的意义,“这是我所能想象的最高的情感。”于是新的情感成分被加到了莱昂纳多的身上,故事又可以继续了。

在墙上画满了图表和时间线

《盗梦》的故事不止让一些观众觉得复杂,诺兰筹划剧情的时候觉得有点晕头转向,“我在墙上画满了夸张的图表和时间线,试图标记出电影中发生转换的地方。有好几个星期,我感觉我在把脑袋往墙上撞。”诺兰无数遍地修改着,他知道这个计划要投入制作,剧本必须更有条理,“许多不同角色在同时处于不同的危险境地。你必须坐下来,跟角色进行大量的交谈。”

至于网友讨论得最激烈的结局,诺兰说,“结局并不一定要是个大逆转式的。我一直在为情感上的必然性寻找一个很好的平衡,通过某件你看不到要来但是突然移入画面的小东西。这个,对我来说,就构成了一个最令人满意的结局。它同时满足了你的预期,并且给了你惊喜。”

(南方都市报)

相关专题:

电影《盗梦空间》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