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正文

裘建平要将越剧做大 院团改制让演出更好做

2010年09月17日11:19浙江在线-钱江晚报王玲瑛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讯 做演出是裘建平的职业。13岁进艺校学戏曲,然后当演员,下海,和周立波一样干过很多行,开餐馆,开迪厅,开KTV……20多年前哪个行业时髦他就干过哪个,经历丰富多彩,但最终他和演出绑在了一起。

现在裘建平的身份是绍兴演出公司总经理,管着绍兴大剧院、绍兴剧院和绍兴演出总公司、北京同唱一台戏文化公司。他一手打造的“长三角江浙沪越剧展演”和“同唱一台戏”如今已成戏剧演出品牌,曾被评为“中国十大演出盛事”。在演遍全国后,今年11月“同唱一台戏”将走向海外。

改制·抛身份·立规矩

超女演唱会引入绍兴,包下长安大戏院演越剧,制作演出的SOP流程

裘建平苤泄十大演出盛事制造者

走进绍兴大剧院办公区,一楼有前台,门口的保安正襟危坐,核对预约后,礼貌放行。大剧院地砖锃亮,明晃晃地能照出人影,走过的工作人员一律穿制服,主动为记者指路,“总经理室上二楼,朝东走到底就是……”

裘建平在改制后立了许多规矩:剧院不允许大厅灯光昏暗,不允许有肮脏的地面,不允许有懒散的门卫,不允许有蛮横的检票员,不允许凳子破了无人管理……完全按照职业的态度布置。

在浙江文化体制改革中,绍兴演出公司是先行者。2003年,演出公司所有人,从老总到基层员工统统由事业人变成了企业人,干部级别、干部身份这些概念离他们而去。开始大家都有点不乐意,好歹这是铁饭碗,虽然这饭碗含金量不高——当时绍兴的演出市场全面瘫痪,一年大约只有二三场演出,不管演唱会还是演戏都没人看,也没有好的演出愿意到绍兴……

改制后接的第一场戏,裘建平还记得,请的是上海京剧团,演的是《智取威虎山》。

“《智取威虎山》是我们这一代人心中的红色经典,我坚信有许多人会因为怀旧来看这场演出。”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市场调查这样的概念,幸亏直觉帮了一把忙,第一场市场试水盈利了,这建立起裘建平做大演出市场的信心。

“江浙沪越剧展演”·SOP流程·百万冠名

当一个管理者需要懂行政管理,当一个演出商需要懂大众心理学和现场危机处理,策划演出他还要有创意,制作才能等,改制后裘建平一边干一边学,慢慢在演出公司建立起一套SOP(标准操作流程),虽然没有和《杜拉拉升职记》里一样,详细到进公司先抬左脚还是右脚,但一个项目从创意到演出推广,哪个部门负责哪些事,哪个级别有权力做哪些事,可以办还是不可以办,都有了一套通畅的流程。

从2003年绍兴市演出公司推出第一届“江浙沪越剧展演”开始,裘建平就开始向市场学习了。加拿大太阳马戏团的案例刺激过国内无数搞演出的人,当时只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的太阳马戏团发现了中国杂技,拜中国杂技为师,不到十年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利用中国的杂技资源,成为世界上最赚钱的演艺公司之一。裘建平也想学这种资源运作,他想通过民间的力量纯商业地把各地名团名角请到一起,演出经典剧目,和太阳马戏团一样把越剧改革创新,精心制作,形成品牌效应。

如今“长三角江浙沪越剧展演”已办到第八届,成为戏剧演出的一大品牌,曾被评为“中国十大演出盛事”之一。“每年的五月、六月,剧团一般会把档期空出来给我,角儿也准备着来参加展演,这几乎是不成文惯例了。”这几年展演还伸长触角,演到了武汉等地。

这样的品牌效应让“长三角江浙沪越剧展演”连续八年取得了同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冠名赞助,赞助费从一开始的20万元上升到每年100万元。

越剧在浙江演出圈里一向只被看作文化名片,但不是金字招牌,能为演出商赚来钱的都是明星演唱会。而且越剧在普通人的眼里还不够时髦,同行对裘建平推越剧市场不看好,“他这个人,就这点花头”,但在北京包下“长安大戏院”档期,打造“同一台戏”品牌时,他们都不得不承认,裘建平做得相当漂亮。

“明星演唱会投入多风险也大,越剧演出细水长流,最终赚的钱不一定就比它少。”明星演唱会裘建平也做,2005年超女李宇春她们也在绍兴开过演唱会,裘建平请了张惠妹和她们组台,号称“超女PK超级明星”,吸引了杭州、上海的许多粉丝。下个月,他要做的是周立波的“我为财狂”脱口秀。各种演出都做,才能对市场保持敏感的嗅觉。但他的重心始终放在戏剧上。

2008年,绍兴演出公司推出“同唱一台戏”越剧明星版《梁祝》和《五女拜寿》,是“长三角江浙沪越剧展演”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同唱一台戏”邀请了茅威涛、吴凤花、陈辉玲、陈飞等角儿出演,如今已在全国19个省4个直辖市演了100多场。

目前“同唱一台戏”已经成为了绍兴市演出公司的“注册商标”。去年,北京同唱一台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标志着绍兴市演出公司把演出的市场扩大到了全国。“我们考虑的是把越剧在北京市场上做大,北京是国际大都市,在北京取得影响力后可以更好地与国际接轨,更多地抢占市场份额。”裘建平说。

“同唱一台戏”又在北京推出了“北京越剧大舞台”,以100万的价格每年在长安大戏院上演30场。裘建平同时也把浙江的企业推广到了全国,“越商之夜”,“会稽山之夜”纷纷登陆“北京越剧大舞台”。

采访中,裘建平觉得遗憾的是,戏剧演出市场改变的力度并不够大。“如果所有院团都改制了,演出应该更好做了。”演出商是市场的,演员们不是。“越剧演员都不能严格按合同约束她们,她们多还是事业人,养着兰花指、红酥手,而且多少有点艺术家的脾气。”

在裘建平的理想里,演员应该有非常成熟的工作态度,和影视明星一样敬业,脾气也不能对着观众发作。

一次明星版《梁祝》在杭州演出,因为音箱出故障导致观众喝倒彩,演员当时负气下台,演出一度中断。这被裘建平认为是演员不够市场化的表现,观众买票没有享受到艺术,有情绪正常,演员的情绪不能对着观众发作。

中国已成为世界“制造大国”。全世界平均每人每年穿一双中国制造的鞋,买两米中国产的布,穿三件来自中国的衣服,但中国文化产品的力量还很弱。对迪士尼、时代华纳等世界文化企业,难以望其项背。就如裘建平所说,“我们的文化产业现在还处在初级阶段中的初级阶段,体制的改革是文化产业的助推器,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文化市场的活力因子,需要更自由的空间。

本报记者 王玲瑛 见习记者 陈宽

[责任编辑:ann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