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山楂树》编剧:无性等于纯情是观众强加概念

2010年09月21日02:43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山楂树》编剧:无性等于纯情是观众强加概念

顾小白

新京报9月21日报道 正在播出的新版《红楼梦》(旧版 新版)和正在上映的电影《山楂树之恋》,都引发了不少争议。年轻编剧顾小白,恰好参与了这两部作品剧本筹划全过程。针对“性压抑”、“旁白过多”等质疑,顾小白的讲述可以总结为一句话:张艺谋是在通过电影抒发自己当年的情怀,但在形式上做了大胆突破,李少红却因为红学家的干预,做着无力挣扎。

“山楂树”

张艺谋对自己当年的抒怀

新京报:《山楂树之恋》从一开始就想做成这种“纯爱”片吗?

顾小白:接手这个剧本后,我们开会讨论过一个方案,想强化性压抑的主题,包括电影风格也想做得更极致一点。比如静秋刚到西坪村就来例假了,把床单弄脏了,她去河边洗。她很怕别人看见,这时老三就过来帮她洗。白色床单上红色的血,这种影像应该是张艺谋最擅长的。静秋自己也会做一些噩梦,梦可能跟性有关,也可能与年代有关,搞破鞋被批斗等。

新京报:为什么张艺谋放弃了这个方案?

顾小白:他觉得如果全这么做,片子就太刻意了太矫情了。看完后我觉得这个方案也挺好,越收意味反而越强烈,那个年代人们对性的恐惧和压抑反而更突出了。

新京报:有一种质疑称张艺谋把“无性”等同于“纯情”?

顾小白:这都是网友或媒体强加给他的。就这部影片而言,他没有想那么多特别技巧用在情节设置上。他像静秋那么大时也是在农村,那时他身上背负一大堆罪名,比静秋还要卑微得多。他看了小说后当时就哭了。我觉得是静秋的那种经历让他感同身受,所以他必须要把这个电影拍了,这是对自己当年经历的抒怀。

新京报:可以说,张艺谋就是想反其道而行之?

顾小白:对。最不一样的就是我们当时想的结局:老三死了,静秋继续当老师。文革结束了,所有的人都在街头庆祝,锣鼓喧天中,静秋一人逆流而上,孤独地穿过人群,可能在哭也可能是欲哭无泪,片子戛然而止,黑屏或者定格,呈现出煽情的对白“我不能等你一年了……”但是这种戏都删掉了。张艺谋关于文革东西拍过了,他不想重复。《山楂树之恋》是关于文革的,但是对文革具象的东西一字不沾,反而会更高明,就像《断背山》,它的背景是美国禁欲的年代,但是片中与那个年代有关的具象东西是没有的,就是讲两个人的爱情。

《红楼梦》

红学家的意见决定80%的呈现

新京报:新版《红楼梦》正在播出,“旁白过多、愚忠原著”的质疑估计你也听到了。

顾小白:最初写剧本的时候,我写了七八稿都是没有旁白的,但到最后还是采取了这个方式。前一阵子翻剧本看到当时评的意见,第一条就是“旁白过多”。我觉得,全世界没有一部作品像《红楼梦》这样,在被改成影视剧时,需要红学会来监管。红学家们的意见决定了这部剧80%的呈现方式。

新京报:之前红学家说,从年轻编剧们写的剧本看,他们对原著的理解有一定偏差。红学家认为没必要追求这个好看,只要把原著的东西和精神拍出来就好了。

顾小白: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他们说得也对,确实那样的话就不是《红楼梦》了。现在看这部剧,我最大的困惑就是剧中对白用的都是原文。

新京报:关于“黛玉裸死”你怎么看?

顾小白:我只看了前三集,后边都没看,黛玉这个也是在网上看到了一张剧照。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引来了这么大的争议呢?中国人死的时候都是要净身的,然后再穿上衣服,这只是中间的一个细节而已,又不是说她光着死了然后就直接埋了,而且这种场景也特别符合林黛玉悲剧的感觉,“质本洁来还洁去”。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n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