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新版《红楼梦》 > 正文

新《红楼梦》争议多赚得少 导演人选曾定陈凯歌

2010年09月24日11:51扬子晚报冯遐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红楼梦》争议多赚得少 导演人选曾定陈凯歌

新“红楼”置景道具相当费钱

“重拍《红楼梦》(旧版 新版)看似一座金山,但却铺在沙子上,需要用心才能把它捧起来。”新版《红楼梦》总制片人之一、该片投资方之一的华录百纳影视公司副总经理罗立平日前接受采访时如是说。十年前,罗立平抱着要为公司打造一部扛鼎之作的信念而决定重拍《红楼梦》;十年后,新《红楼梦》却成了一部争议多、利润薄的电视剧作品。对此,罗立平认为:“成功的可能与失败的风险是并存的,无论是1987年版的争议,还是新版的质疑,其实都是件好事儿,至少前人的成败得失能为后来者提供借鉴。如果十年后再有人重拍,应该会更加谨慎。”

曾找过陈凯歌当导演

10年前打算筹拍《红楼梦》时,华录百纳公司曾咨询过“红学界”的意见,很多“红学家”质疑为什么还要拍。据罗立平介绍,“他们(红学家)大多认可1987年版是经典,表示要再拍得好非常难。但冯其庸就认为,应该拍一个一百二十回的版本。《红楼梦》不能有个1987年版就不发展了,不能盖棺论定。”最后,投资方和“红学界”在“新版可以拍”上达成共识。

在重拍《红楼梦》只有想法、尚未立项时,华录百纳就找到了陈凯歌并且保持了很长时间的接触。罗立平认为陈凯歌是最佳人选,“陈凯歌的文学修养是够的,而且他对《红楼梦》很了解,我们一直在等他,但他当时处于拍《红楼梦》还是拍《无极》的两难选择中,这两个项目都是中影投资,而且是同时进行。其间陈凯歌没有真正介入《红楼梦》的筹备,但据说他私下已经在准备了。韩三平和陈凯歌接触更密切,每年就《红楼梦》的话题会谈几次。不过,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无极》。”

陈凯歌之后,香港导演许鞍华被列入考虑范围,最后也无果而终。类似这样的导演前前后后有十几个。几度反复后,基于和华录百纳公司成功合作古装大戏《汉武大帝》,罗立平试图将《红楼梦》的重任交予胡玫,不过胡玫也曾明确向罗立平表示过,她对男人戏游刃有余,对女人戏兴趣不大。而后胡玫因在演员人选、利润分成等方面的分歧而退出。韩三平找到了李少红,李少红临危受命,仓促上马。

置景道具导致严重超支

李少红、李小婉这对“难姐难妹”在拍摄期间自称资金紧张,到处“化缘”,开播后在公众场合还几度落泪,称除了拍戏,还要找钱,二人表示,“到手的投资是4500万,而实际花了1.13亿。”

对于如此严重的超支,罗立平也有些困惑,“2006年,《红楼梦》的项目正式启动,每集100万的成本是做过调查研究和多轮核算的。2005年,我们拍了《汉武大帝》,片子的品质和陈宝国、焦晃这样的演员阵容都是一流的,每集的成本才80万左右,总成本接近4000万,在当时算是高投资。那时候古装戏投资的上线水准也就是60万一集,平均水准也就是30万左右。具体到《红楼梦》,唯有造景才能造势,《红楼梦》搭景应该是一大块成本;演员以新人为主,片酬只占到一小块,几百万应该够了。投资是公司行为,必须提前做好充分、合理的测算,像设备、劳务、集数、周期等都是固定的,虽然《红楼梦》有一定的特殊性,但也不可能无限膨胀,100万一集我们是封顶的,而作为承制方的荣信达公司肯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接手的。”

不过,罗立平对超支也表示理解,“当然,艺无止境。为了《红楼梦》这样一部作品,可以提高预算。只要有市场,你花多少钱都可以。但影视作品有自身的规律,比如在内景的‘合并同类项’上当初能否做得更科学。现在来看,对于置景、道具等方面是不是过于强调?而最应该投入、最能让观众产生感悟和共鸣的人物、音乐、音效,又不太到位。”

人物关系复杂影响海外发行

华录百纳、中影和北京电视台三家投资方对新版《红楼梦》的投资是每集100万,国内卖到每集130万(包括地方台和卫星电视首轮播出),利润是30%。相对于现在很多电视剧100%甚至更多的利润回报率,新版《红楼梦》赚了,但利薄。

但若加上海外发行的话,情况会乐观很多,在欧美地区比较接受华语片的媒体,每集应该能卖到20万到40万。“《红楼梦》是中国的四大古典名著之首,而且国外的很多孔子学院都开设了相关的课程,在知名度上没有障碍。而且新版《红楼梦》的视效还是很精致的,我去过拍摄现场,为李少红的工作态度感动,为费尽周折淘来的道具感动,为真的孔雀羽毛做的雀金裘感动。虽然这部剧的整体效果有很多遗憾,但每一个局部都是最用心的。”罗立平说,现在海外市场很重视画面的“养眼”,连暴力场面都要上升到美学的高度。

而聊到海外发行的劣势时,罗立平认为“人物关系太复杂”,“1987年版的海外发行就遇到这个问题,新版同样存在这个问题。相信很多中国观众都没搞清楚荣宁二府、四大家族错综复杂的关系,外国人更是不明白,他们经常会问,薛姨妈是谁?人物之间的辈分、尊卑、亲属关系和他们的文化习俗、生活习惯有很大的距离。另外,《红楼梦》和西方的名著不太一样,像《悲惨世界》、《老人与海》都是线性结构的,而《红楼梦》是网状结构,这也不利于西方人理解《红楼梦》。我们将来会按照欧美电视台按季播出的模式,重新剪接,做成几部短的,更符合他们的欣赏习惯。”冯 遐

(扬子晚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