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新版《红楼梦》 > 正文

独家评论:李少红的不知所措

2010年09月26日08:58腾讯娱乐小托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李少红注入自身喜好,让红楼梦具有这个时代的特色,其实也无可厚非。可是,她将原著变化为影像中所呈现的捉襟见肘、想象力匮乏和小心翼翼,让剧集在强烈风格化之外,充满着乏味与平淡。

独家评论:李少红的不知所措

新《红楼梦》(旧版 新版)剧照

对于今年6-7月的国内电视节目而言,直面的可是四年一度的世界杯热潮,管你是快男超女还是非诚勿扰,都要拿出“防火防盗防世界杯”的气势来保护收视,稍有不慎便会成为激情世界杯脚下的炮灰点点。但就是在这样一个男性荷尔蒙激增的当下荧幕上,一个阴柔婉转又神情鬼魅的电视剧勇敢的“亮了”,虽然亮得并不晶莹璀璨气魄十足,也未能拿到十足口碑和良好收视,但在网络时代,却以其“独具匠心”的雷声阵阵点燃了漫山遍野的论坛热议。

而这部招徕和吸引了数亿围观群众连看带骂又囧又笑的电视剧便是由李少红导演执导的2010年版《红楼梦》,它是世界杯硝烟下的青烟袅袅、是网络论坛的一出争议纷纷,它改编自曹雪芹撰写的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风格上带着强烈的自我坚持,理论上亦步亦趋的紧跟原著步伐,实际上引来了骂声片片,总体上充满着噱头、努力、颠覆、快餐文化与时代烙印。而在世界杯之后,它又以更加勇猛的步伐走上了“星”途。从地方台播出到上星卫视开播,新版《红楼梦》热度和口味都丝毫未减。

作为一部古典名著的改编产物,本剧比其他普通电视剧多的是压力、关注和先天优势,毕竟在这13亿人口国家中的每一位看过或者知道甚至听说过《红楼梦》的人都可以把它当作自己的所有物,用自己的理解和想象参与到众议中,指点江山口诛笔伐。所以说,拍名著是个双刃剑,一面成就名气,一面不留神中就与民意背道而驰了,更何况是在如今这个选择权更多、话语权分散的网络草根时代。

配乐像鬼片、服装像破布、黛玉怎么会胖成这样?宝玉咋长得像个丑八怪?宝姐姐的脸像被踩进去了?秦可卿穿得跟寡妇似的——热播至今,这部电视剧吸引了众多观众网友,秉承着正义感与好奇心看了又看,截图比对,连笑带骂,在津津乐道和不遗余力的讽刺中促进了网络中的妙语连珠与幽默流通。是的,如今名著剧集的意义和当年已然不同,大家再无敬畏之心和缠绵悱恻,现在一部作品的红与雷素来密不可分的,经典与杯具也是息息相关的,而2010年的新红楼梦被网友集体赐名为《红雷梦》,顾名思义的成为了今年国人们又红又雷的大梦一场。

关于新《红楼梦》的阵容传说从几年前就在周转变幻,而导演一职则在胡玫辞职后落在李少红头上,当年人们忙着对“红楼梦中人”那个选秀挑出来的几位矮子中的将军愤懑不满,几乎无人对李少红提出质疑,而今,《红楼梦》播出后,在电视圈口碑还算不错的李导一下子被民意踩至谷底,这个无人喝彩的局面让观众对于李少红赋予《红楼梦》的风格产生了极大的质疑。

曾因《橘子红了》、《大明宫词》等剧一举成名并建立自身风格影像化的李少红,最喜好和擅长的是阴郁清冷的宅邸大院、非现实化的梦境般场景、宁静恍惚的影像氛围,暗淡、唯美、清高同时还有点黑暗与冷酷,这种风格在上世纪90年代末以颇具小众的气质极强的点燃了电视荧幕,毕竟在习惯了欢愉热烈与花团锦簇的古装剧后,李少红的这种风格无疑是大胆的、独特的、异色的甚至在当时的电视圈中还有点cult意味。

而在新《红楼梦》中,李少红不加掩饰的继续注入了自己的此番风格,阴郁、素雅与旁白一个不少,作为一个个性化的作者型导演,她这样坚持自我的行为本不该被质疑,可是却“亮瞎了”在87版《红楼梦》珠玉在前影响下成长至今的主流观众群体。毕竟,在观众来看,《橘子红了》和《大明宫词》是属于李少红自己的,而《红楼梦》则是属于全体国人观众的,这个心理差异也造成了李少红此番执导的争议十足。

在新版《红楼梦》中,代表着繁荣、富贵与生机勃勃的宁荣二府在李少红式的镜头语言下被改造成了清冷到冒青烟的深楼府邸,一直窸窸窣窣热热闹闹人群所在也在风格化的影响中显得聚敛而安静,同时,为配合其固有风格,李少红选择了鬼魅古典的配乐、选择了清淡模糊的化妆、选择了用特效解释幻境、镜头中也甚少出现大色块和自然景观,这对于习惯性看到热闹的大观园、莺莺细语银铃笑声的红楼观众们无疑是个极大的挑战。人们纷纷指责本剧气质偏颇,氛围如聊斋,完全无法体现《红楼梦》本身盛极则衰的“盛世”。

在这点上,李少红和她的创作团队自然不服民意,毕竟一个作者型导演对于自己风格的珍惜与坚持完全可以达到贯彻到底的程度,而与上一版《红楼梦》电视剧已有20年之遥,接任翻拍者如一味重复前人风格,一不可复制经典,二也可能被拍砖定义为东施效颦等等,所以李少红坚持自我风格,并注入现代化和个性化的拍摄手法:如宣传词中“堪比阿凡达”的所谓特效、快速推进的镜头和永远絮絮在旁的旁白叙事,被圈内人和部分观众认可。87版导演王扶林更特意鼓励李少红称当年自己拍摄《红楼梦》刚刚出炉时候也争议无数,但最终大家都被说服,所以请她坚持住。

以上可见,作为名著翻拍的导演,李少红对于此剧可谓煞费苦心和下尽心力,那些亦真亦幻的场景交替令人不适,但也算有心意有风格,可她的执导和意志放入《红楼梦》中却展现了奇妙的底气不足与捉襟见肘。

李少红曾在采访中表示她并非红迷,之前也没读过《红楼梦》,但她保证会忠于原著,而这句“忠于”便引来了她亦步亦趋的翻拍,从开场的幻境、道士和尚、好了歌到贾雨村、甄士隐、黛玉进府,几乎是以复制文字的节奏,平淡无波的进行叙事,还生怕违逆一点原著一般的丝丝不漏,加之以旁白辅佐,红楼梦中原话台词几乎一字不漏。这等“忠于原著”足见李少红之“耿直”,但另一方面也看出她的底气不足。

要知道,电视剧并非文字小说,《红楼梦》开场篇幅几乎是小说题眼,好了歌和“满纸荒唐言”更是作者的浮世慨叹,与其说它是故事情节不如说它是一场唏嘘感叹,但新《红楼梦》却以端正而小心的姿态白描一样把文字重现在银幕上,并且如分段一般的把甄士隐、贾雨村、香菱走失、黛玉进府等情节分毫不差不偏不倚的罗列出来,平均分配,转换上也毫无联系,生硬、平淡毫无起伏感,直到第六集结束,宝黛钗的主角身份也没被突出出来,而是一味拘泥在原著的顺序和节奏中,无法自拔和整理出自己作为电视剧影像作品的思路。

而宝黛相遇是《红楼梦》中第一场重头戏,代表着国人对于“金风玉露一相逢”的终极想象,所有关于前世今生和命中注定的夸张辞藻都可以在画面上得到终极体现,这场戏也是宝黛关系不同寻常的开始和纪念,但李少红的处理异常平淡,宝黛见到对着互秀了下无比茫然的表情,就各自散去,还不如宝玉与秦钟的首次见面令人印象深刻(当然,大家也许是被宝玉与秦钟无意散发出的天真的猥琐气质震惊了),无论如何,这对于观众来讲,都仿佛是期待着一盘热烈的大菜,结果最后被凉拌小黄瓜给打发了的失望。

《红楼梦》在部分地方台刚刚播毕到“黛玉之死”的段落,而对于这段经典桥段的处理,李少红也饱受争议,黛玉裸死的情景大大挑战了红楼迷们的底线,网友质疑导演对《红楼梦》理解有误所致,在原文中,黛玉死后,李纨曾说:“傻丫头,这是什么时候,且只顾哭你的!林姑娘的衣衾还不拿出来给他换上,还等多早晚呢。难道他个女孩儿家,你还叫他赤身露体精着来光着去吗!”该网友指出,“李纨明明指的是快穿上大殓时的头面衣服,李少红导演却认为这是说明黛玉裸死,实在是谬之千里,李少红说自己最忠实原着,但是我们不买账。”

总体来看,李少红在《红楼梦》中所遭到的质疑,有实情也有委屈,她对于自我风格的坚持、自得和自珍是毋庸置疑的,每一版《红楼梦》本就不该风格相同,她注入自身喜好让红楼梦具有这个时代的特色和注脚虽然饱受争议,但似乎也无可厚非。可是,她在拆解和将原著变化为电影中所呈现的捉襟见肘、想象力匮乏和小心翼翼,让剧集在强烈风格化之外,还充满着乏味与平淡,就更别提我们下文要写到的不合适的演员和服装等了,所以说,态度没问题、才华没问题、风格也没问题,而这种奋力贴合却不知所措的游离原著神韵之外的无力感才是《红楼梦》在导演一环上的最大疏漏。

李少红版《红楼梦》今天就要大结局了,你怎么看这部剧?

0
十分好看
0
不尽人意
0
不能忍受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mia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