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王杰天津演唱会 > 正文

王杰11月天津开唱 表明浪子心声:向歌坛怒吼

2010年10月11日13:58新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王杰11月天津开唱 表明浪子心声:向歌坛怒吼

王杰

在华语歌坛,“情歌浪子”王杰的地位无人能够替代。在离开老东家英皇之后,出道20多年的王杰终于开始了来天津的首场个唱的筹备宣传。令记者没有想到的是,和当年的浪子王杰一样,当下的他依旧风采迷人、魅力不减,这位歌坛的“不老传说”也和传闻中一样口无遮拦、性情坦荡。谈到失败的婚姻,讲到歌坛的无奈,说起昔日的经典,聊到旁人的陷害,王杰丝毫不遮掩粉饰,将过往的一切一一道来。

歌坛

比想象中更黑

此前有媒体报道,王杰指责香港歌坛有黑幕。但是当面对王杰本人的时候,他更直言不讳:“香港歌坛比你想象中还要黑。”王杰说:“我不想指名道姓批评谁,但是我能告诉你的是,香港歌坛完了,很多都是包装炒作出来的歌手。”近些年王杰经常出现一些负面新闻,包括滥赌、酗酒等。王杰笑说:“我给你讲个真实的故事。有一天我从一个酒吧出来,一个跟了我很多天的周刊记者,走过来跟我说:‘我求求你!你和这个女孩一起再从这个门里面走出来一次吧!我要跟老板交差啊!’我就觉得这个人是不是‘秀逗’了……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女孩,凭什么要我和她一起照这样的相?所以那些媒体,他们说什么我只能一笑了之。”

王杰说,他在香港发展时曾被当地的媒体和艺人欺负:“我曾在马路上,压着香港某媒体总编辑的头打他巴掌。没有办法,我是被逼的。”他还说曾遭到香港艺人的威胁:“那些歌手做事不磊落,结婚的不敢承认,有小孩的也很久才说,年龄还永远停留在20多岁。香港有很多艺人是会跟媒体‘串联’的,他们怕王杰红了威胁到他们的位置。十年前我从国外回到香港的时候,他们说王杰整形了,我百分之百地告诉大家我从不整形;还有人说我已经五六十岁了,比刘德华成龙年纪都大。但我不在乎这些是是非非,我会一直撑下去,为了歌迷,为了我自己的创作,我只会向未来看。”

事业

曾被人暗算“毁声”

在王杰红透半边天的那个年代,繁华背后,辛酸无尽。虽然在娱乐圈里得到了物质和光环,但王杰对于香港娱乐圈却“看不下去”,“我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如果换成别的艺人可能已经跳楼了!”王杰直言自己曾经遭遇的风险,甚至曾被人下毒,“坦白说,几年前甚至有一些公司的人会恶劣到在我的饮料里下毒药,所以后来我的嗓子整个坏掉,那几年声音一直是哑的。后来知道那些(毒)是少量的水银。”之后王杰一直在想办法治疗,“但已经没有了以前响亮的嗓音。”更有甚者,为了完成合约中的工作,王杰还曾患上严重的厌食症,“我每天回家洗澡的时候,一照镜子我自己都哭,就好像一副骨头放在那边。”当年,处在事业巅峰期的王杰不得不到加拿大调养身体,慢慢恢复。回想以前,王杰说:“我就是这种人,是打不死的!”

旧怨

为朋友情谊投奔英皇

王杰曾经多次在不同场合表达了自己对老东家——英皇公司的不满,为什么却没有选择离开?对此王杰透露:“我什么东西都可以大方,但就是音乐不行,这也是我和英皇的矛盾所在。在我们这行有句话:我们斗的就是谁脸皮厚、谁长命。谁脸皮最厚、最长命,谁最后就是赢。好在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而至于为何当年签约英皇,王杰告诉记者:“我当年的一个好朋友和我约定,如果他做到唱片公司的高层,我就帮他,做他的艺人。后来他真的做了英皇的高层,我也就兑现了承诺。”

每个歌迷都希望王杰能度过最困难的时期,但是在和英皇解约后,他却要退出音乐创作界。王杰说:“我遇到了瓶颈,实在创作不下去了,也不想把这个包袱一直放在心里,这样对我也有好处。我是一个坐在家里弹钢琴20个钟头都不会跟女友讲一句话的人,因为这样女朋友也会离开我。我想到老了甚至可能没有一个老伴儿,那还不如现在努力找一个能陪伴一生的人。”

婚姻

两个前妻都不管女儿

除了事业上的波折,同样让王杰难以平复的还有他两次失败的婚姻。第一次婚姻,妻子留下襁褓中的女儿,当时的王杰还不到20岁。最穷的时候他口袋里只有十几块台币,冬天在台北睡街头,和三岁的女儿共吃一个卤蛋。与第二任妻子甜蜜的生活也仅仅维持了4年。如今有一儿一女的王杰表示,自己愧对女儿,“她从小没见过她妈妈,过得很苦,直到我唱歌赚到钱把她送到加拿大。当我以为帮她找到第二个妈妈了,结果没想到她(前妻)在和我结婚后加拿大家中的钥匙都换了,我之后才知道,那一两年原来女儿在外面流浪!”而对于儿子,王杰说:“我从他两三岁到现在都见不到他,不知道长什么样子!”而提起旧爱——当年的女歌手方文琳时,王杰激动地说:“这位‘太太’,我跟她在一起只有半年,媒体却写了4年。”

此后,王杰又不点名地透露,当初和某位女星恋爱时遭遇“骗婚”,房子、车子都被对方骗走,“我没说是谁,总之该拿的拿了,请她停止再利用别人的名字(炒作)。”

经典

“甩货”出好歌

谈到王杰,不能不提到王文清的一些作品,不论是《忘了你,忘了我》还是《一场游戏一场梦》,无不是王杰的经典旧作。但是说到自己的这些经典老歌,王杰却透露:都是别人不要的歌。当年到台湾发展的王杰签约在著名音乐人李寿全的公司,当时李寿全给了他一批歌,都是“没有人要”的作品。“那些歌都是被人家挑选之后剩下的,都是王文清当时写的歌,我们公司的歌手黄大炜不唱,娃娃也不唱,我在这中间找出了《一场游戏一场梦》《忘了你,忘了我》。之后重新编曲,才有了后来大家听到的经典。”王杰表示,其实《一场游戏一场梦》的编曲就是华语歌曲最早的R&B,“当时我的唱片海外发行好几百万,《一场游戏一场梦》亚洲卖了7000多万。”

虽然演绎了王文清如此之多的好歌,但是王杰却爆料:“其实我根本没有见过王文清,这也算是我一个不大不小的遗憾吧。”

个唱

倾力回报歌迷

经历了人生的酸甜苦辣,王杰依然没有放弃自己的歌唱。对于11月6日在天津的个唱,王杰充满信心:“这是我能够回报歌迷的最好礼物,我不会换衣服,没有嘉宾,只是从头至尾为大家唱歌。”王杰表示,这段时间在调理最好的状态,他甚至戒掉了至爱的咖啡。为了增强舞台上的视觉效果,编舞老师与王杰一起特地挑选了50位“安妮”做王杰的舞伴,她们将出现在包括《安妮》在内的几首经典歌曲里。王杰告诉记者,歌迷是支撑他走到现在最大的动力,他甚至笑言自己的歌迷都是很有钱的,“比我还有钱,我现在就靠他们养!”不过,王杰澄清自己并非穷困潦倒,每月还要负担父母的生活费以及给孩子的赡养费:“还好我现在一个月的收入还有200万!” 新报记者 翟翊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elia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