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视 > 电视新闻 > 正文

《金婚2》导演郑晓龙:广电总局要给演员们降薪

2010年10月13日09:21现代金报何佳穗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电视《金婚风雨情》(《金婚2》)在宁波电视台热播。日前导演郑晓龙在上海宣传这部剧时透露:广电总局在想办法降低电视剧演员的片酬。言论一出,引起业界哗然。但是昨日记者致电广电总局办公厅和宣传管理司相关人员,对方均表示“没听说”。据知情人透露,目前广电总局正在商量给电视演员降薪的措施。

传闻 广电总局要给电视演员降片酬

近日,由胡军周韵主演的电视剧《金婚风雨情》正在宁波电视台热播,今晚将播出第13至14集。作为大热剧《金婚》的第二部,《金婚风雨情》在播出之前就备受期待,除了更具时代背景的剧情,姜文为妻子周韵出演配角“打酱油”之举,也让人感到恩爱已经从戏里传到戏外。但是大腕云集的《金婚风雨情》收视并未超过它的“前辈”《金婚》。宁波电视台总编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在国庆期间播出,所以现在还看不出收视好坏,但是从口碑上看,还是第一部好些。”至于原因,她表示跟演员有关系。第一部中张国立和蒋雯丽两位主演更贴近普通老百姓,更有号召力一些。

可能正是为了增加收视,宣传这部《金婚风雨情》,导演郑晓龙日前赶到上海,说起目前电视剧演员的高片酬,他向全国媒体公布了一个大秘密:广电总局在想办法降低电视剧演员的片酬。他说:“广电总局已经委托电视制作委员会、电视剧导演协会,讨论用什么方法可以降低明星演员的片酬,能够达到合理价格。”

回应 总局工作人员称没听说降薪

广电总局给演员的“降薪”说一出,业界哗然。记者采访了几位同行和经纪人,大家对“降薪”并不看好。有记者表示怀疑:“我觉得这就跟现在的房价一样,是扯淡的事,难道广电总局给演员发薪?”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许多演员都是‘个体户’,又不受广电总局管,所以我觉得也就是说说而已,片酬怎么控制?或者广电总局的这一政策只是针对文工团的演员。”更有人调侃:“这回广电总局是不是要把所有的演员搞个事业编制,拿个死工资吃个大锅饭啥的。”

为了证实此事,昨天下午记者致电广电总局宣传管理司,对方表示:“这个不知道。”办公厅的工作人员也说:“没听说这个事。”但是据同行透露,目前广电总局正在商量对策,按习惯即使知道也不会这么快向媒体确认。

实情 演员高薪有“实价”也有虚报

今年,电视剧片酬“纪录”连连被刷新。《金婚风雨情》中胡军升至18万元一集;今年浙江卫视播出的《手机》中,陈道明以20万元一集的天价与王志文一起拿走这部电视剧的收益“大头”,据传还是“友情价”;日前又爆出谢霆锋接拍《剑侠情缘》的片酬是30万元一集,总共拿走900万,刷新了电视剧演员的片酬纪录。昨天记者联系《剑侠情缘》制作方海润影视宣传人员,对方表示谢霆锋的身价并非虚报而是实价:“今年他拿了金像奖,又生了二儿子,大家喜欢看他。更何况手上剧本多得接不过来,身价自然高了。”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向记者爆料,其实明星中许多都是“虚报”片酬。大多数人在公布的数据中都能“挤”掉许多水分。因为娱乐圈,身价就是地位,决定明星是几线艺人,所以大家就拼命往高了报,明星们奋斗的目标也就是提高身价。而且“身价”也是炒作的手段之一,不排除有经纪公司放出身价暴涨的消息,“翻了十倍”、超过某某某等以供炒作。

●延伸阅读

他们,拿这个数

演员的片酬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以下是网友整理出的演员片酬榜:

谢霆锋单集:30万 拿了金像奖家里又添丁的谢霆锋今年在电视剧《剑侠情缘》中登上电视演员片酬头把交椅。

陈道明单集:20万 据传陈道明和王志文的高片酬让电视剧《手机》剧组压力巨大。

孙红雷一天:20万 据传他的片酬按天数收取,而且非常苛刻:8小时工作制,从出家门开始算时间。

胡军单集:18万 虽然导演郑晓龙不愿透露,但是胡军在《金婚风雨情》中的高片酬已经名声在外。

张国立单集:15万 张国立自己投资的《铁齿铜牙纪晓岚》没让人失望,也让他的片酬保持一线行列。

编剧都叫穷

一集稿酬三千元

凭《潜伏》拿到金鹰节“视帝”的孙红雷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潜伏》这部戏不火,肯定是演员的问题,因为剧本太好了。”但中国的电视编剧们,至今未能获得他们应有的地位,拿钱不多,没话语权,还常常受欺。

前不久,“锐计划———青年编剧联盟”启动仪式在北京举行。名编剧王宛平、顾小白、苏小卫等一同出席。中国编剧的生存状态,这或许并不被很多人关注。因为比起明星,他们一直缺少话题和新闻。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是娱乐圈的弱势群体。这与他们本身的价值,形成了带有荒诞色彩的落差……

困境一 挣钱的只是少数

国内一线编剧目前最高能拿到15万元一集,有的甚至更高。而众多的编剧枪手,稿酬是一集三四千元左右。编剧相对于演员而言,收入算低的。《乡村爱情》的编剧张继说:“编剧的稿酬跟名演员一比,太微不足道了。”《金婚》的编剧王宛平表示,一线编剧拿的稿酬还不如一个二线导演,有的甚至不如三线演员。“这就是国内编剧的现状。如果你的钱花在编剧身上多了,导演和演员怎么办?只能在编剧身上省钱了。当编剧其实很被动,遇到没有市场判断力的投资方,你不仅备受折磨,最后说不定一分钱还拿不到。现在拍戏除了剧本,投资方更看重的是演员和导演,尤其是电视剧,因为他要考虑市场,考虑收视率。虽然大家都说‘编剧为王’,我觉得现在的电视剧还是‘演员为王’。”

困境二 地位比较尴尬

几年前一部历史剧,导演拿着编剧于正的剧本找到投资,后来在片头的编剧署名却变成了导演本人,同样,王宛平根据石钟山原著改编的《幸福像花儿一样》因火爆荧屏,引来了原著与改编者谁是功臣的大讨论。而那些枪手级待遇的编剧,尽管他们的加入丰富了大纲的内容,填补了剧本的空洞,但大部分编剧不会在剧本上给枪手署名———如果都署名,那还请枪手干什么?

相对于收入少的尴尬,最让编剧们无奈的是导演或制片方对剧本的“伤筋动骨”。不论是初出茅庐还是名家大腕,编剧们把剧本交给制片后就失去了对作品的控制权。海岩说,编剧的剧本经常被人肆意修改,编剧连技术工人都不如。王海瓴表示,投资方和导演对剧本总是进行“二度创作”,如果剧作成功,投资方和导演会说这是他们“二度创作”的结果;如果失败,则一切责任都是因为“剧本太烂”。何佳穗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irisla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