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星闻 > 大陆星闻 > 正文

陈坤:说自己有儿子朋友都沉默 我不知道为什么

2010年10月22日02:35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陈坤:说自己有儿子朋友都沉默 我不知道为什么

陈坤接受采访。

新京报10月22日报道 “冷不冷?抽支烟,回去给你酒喝”。1月的广州,姜文蹲在泥塘边,点着一根烟,塞进陈坤嘴里。陈坤一动不动,喷水车制造的大雨下个不停,眼睛被冲得睁不开,泥水不停往耳朵里灌,他在接近零度的泥水里已经躺了半个多小时。这一天是跨年夜,陈坤从北京飞到广州,1900公里,10个小时,只为拍摄一个镜头—《让子弹飞》中死尸的面部特写。

《画皮》之后陈坤休息了整整八个月,然后决定在三年内不管电影种类、不管角色大小,只要感兴趣的都去争取。从《建国大业》的“蒋经国”,到姜文口中的“中国影坛新一哥”,在这三年的“修行”中,陈坤没了出道时的阴柔忧郁,“我没有老灵魂,我更像初生的婴儿,因为我现在洗涤得很干净。”

【修行】 偷闲八个月

2008年,《画皮》改变了陈坤的生命轨迹。虽然在那之前,他已凭《金粉世家》《云水谣》等被公认为内地“四大小生”之一,可他心里发虚,“我不确定自己被认可的实质究竟是什么,人需要一个真正的技能,特别是男人,哪怕你身在娱乐圈。当的是演员,依然需要硬货,硬货是什么?就是演技。跟我同一代有很多好的演员,刘烨、孙红雷、周迅、赵薇……他们都很努力,如果我不努力,我很害怕过几年都没有机会跟他们在一起演戏了。”

拍《画皮》,需要补一个周迅站起来的镜头,陈坤亲眼看着周迅,一遍遍完成这个最终成品里一闪而过的镜头,“我能看到这些好演员是怎么做的,她对表演里的每一秒钟都珍惜,她真的是用心在演。”

拍完《画皮》,在没有任何征兆、一切向上走的时候,陈坤对自己喊“停”,“我怕的是停滞不前,而不是停下来不拍戏”。远离表演,他开始漫无目的地休息,和很久不见的朋友聊天、读书、喝咖啡、步行回家、骑久违的自行车,“这样快到8个月时,有一天我忽然就放下了。”所谓放下,之前虽然做了8年演员,可陈坤心里一直在纠结,“其实以前我挺沽名钓誉的,烦恼起来也头撞墙。可能每个人在20多岁到30岁的时候都有这个徘徊期。为什么做演员?到底是为了虚荣心,为了更大的名气,还是让自己更富有?说实话,以前我心里一直藏着要做影帝的包袱,抱着这种目的做演员,我能不纠结吗?”

那一刻,重新被生活扎扎实实充满的陈坤忽然明白,就算有一天不做演员,也依然可以活得很真实,“你不能说我多么地干净,但是起码你知道,原动力在于你一定要成为一个好演员,你必须认真做这件事情”。陈坤的“闭关”比自己预料里更早地结束了。重新出发的他心境改变了,“现在每天工作都开开心心的,每个采访都认认真真的,而不像以前是敷衍地做,因为心可能不在那里。”

【突破】 挑衅式的自荐

陈坤给自己制定了“三年计划”,“从2008年休息八个月到出来再拍戏,就决定给自己三年的时间,到2011年前,我要通过各种类型的电影,不管大小的角色,只要我感兴趣的,都要去争取去学习”。他的第一个选择,或者说是“被选择”———陈凯歌力荐、韩三平钦点的《建国大业》中扮演年轻的“蒋经国”。在和张国立、冯小刚等前辈飙戏中,他不卑不亢、张弛有度的表演,第一次让观众忽略他帅气的外表。导演黄建新觉得,“陈坤眼睛里有年轻人的锐气和理想的光芒,这是很多演员没有的,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追求理想的人”。

《建国大业》给“三年计划”开了个好头,“中间这个小成绩,不会缩短我的训练期,当然也让我增强了信心”。陈坤的胆子更大了,步子更快了。于是在刘索拉的生日Party上,酒量一般的他连喝好几杯酒,鼓起勇气,对他日后想照着整容的姜文说了句话,“导演,我想跟你拍戏。”姜文显然愣了一下,第六感发达的陈坤感觉姜文内心在独白,“你小子这个偶像派到底和我搭不搭?一看就不是一伙的!”陈坤狡黠地一笑:“我激他呀,我就直接激他,挑衅他。我说,导演像我们这样的偶像演员你用不?”

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管用。姜文第二天就给陈坤打了电话,让他和制片人马珂去谈合作细节,“我心想,有啥细节的,去了叫我演什么就演什么呗。导演还一个劲儿对我说,‘可能这个戏没有什么重要的角色,我不该叫你来吧’。我说,‘无所谓,你看着安排,再小的角色我都高兴。我也不藏着掖着,我就是想去现场看你怎么演戏的。”那就是偷师了?“不是偷师,是明目张胆地学!”

【过关】 姜文读得懂我

回忆起这次争取,早已成名的陈坤一点不觉得掉架子,“演员干吗的?演员就是要去争取每一个机会,去试每一场戏,去把每一个角色演好。”定妆那天,陈坤心里充满愉悦,看着姜文和张叔平用心讨论他的造型,“那一刻,我又有了久违的念书时候的感觉。”《让子弹飞》里,陈坤饰演的是留着中分头、外表阴柔实则凶悍的匪徒“胡万”,姜文一早就说这个角色有难度,陈坤挠挠头,“难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拍第一个镜头时,那时候真的很紧张,还好第一场戏过关了”。那是和周润发的一场戏,喊“Cut”后,姜文站起来冲陈坤鼓掌。

《让子弹飞》转场广州后,当时已在北京拍其他戏的陈坤需要赶去拍一个剧中人死后的面部特写。他从北京到机场两三个小时,坐飞机三个小时,下飞机开车又两三个小时,十个小时后终于到了现场,却因为剧组一个细节没准备好,什么也没拍就回到北京。第二次再过去时,已是跨年夜。那是一场大战后、众多死人躺在泥水里的戏,“洒水车在头上洒水,地下全是泥,眼睛也睁不开,当时心里什么也没想,就想旁边的人比我躺的时间还久,我只躺半个小时,他们有一个多小时吧,要不要给他们来点姜汤?”姜文生怕冻着大伙儿,走过来问大家要抽烟吗,然后一个个给大家点上烟,全体“死尸”一动不动地躺在泥水里,头上香烟袅袅。“拍戏都是这样,不辛苦,我觉得很温暖,因为拍摄的人很尊重每个镜头,你就会享受这种被尊重的感觉。”

“每一场有我的戏,姜文都会特意提前15秒让全场安静。有一次,本来是想拍我坐在一个角落里的全景镜头,他从摄影机里看到我的眼神很特别,就把镜头推近成了特写。后来他问我平时做什么运动,我说瑜伽和打坐,他说打坐要保持下去。”姜文曾给陈坤发短信说,“凡事都从忙里错,谁人知向静中修”,“姜文,读得懂我。”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n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