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星闻 > 港台星闻 > 正文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红楼梦》是最大遗憾

2010年10月23日11:49大洋网-广州日报林芳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红楼梦》是最大遗憾

叶锦添 林芳摄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红楼梦》是最大遗憾

“铜钱头”给叶锦添带来争议。

专访美术设计叶锦添:《红楼梦》是最大遗憾

叶锦添受到国内大导演青睐,为《橘子红了》《卧虎藏龙》《夜宴》《赤壁》等担任艺术指导,闻名业界。

标志性的棒球帽和眼镜,不算高的个头,当叶锦添出现在你面前时,你绝对感受不到所谓“艺术大师”的压迫感。但当他与你面对面坐下交流后你才会发现,原来他的内心世界,就仿佛艺术界的“阿凡达”,有着无穷无尽的宝藏。前晚,叶锦添出席了《华夏地理》杂志举办的活动,并接受了本报的独家专访。

叶锦添,早年曾经在《英雄本色》《大明宫词》和《橘子红了》等影视作品中担任美术、服装方面的指导,闻名业界,2001年更凭借《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艺术指导,受到国内各大导演的青睐,但在最新作品新《红楼梦》中他设计的“铜钱头”造型,却让他受到非议,他直言,这是自己的最大遗憾,但他也不断强调,是现在的人“不太好(四声)玩”,缺少创新的精神。

这位众人眼中的大师,还有着孩童般的纯真,不时哈哈大笑,更自我爆料是富有冒险精神的射手座,已被狮子座的另一半“搞定很久”。 文/本报记者 林芳

谈新《红楼梦》:其实就是一个梦,只是大家不太好玩

广州日报:自从新《红楼梦》之后,你在影视方面好像没有新动作,是被观众的质疑伤到心了吗?

叶锦添:其实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那些怀疑我的人,只是不了解我的想法。我从《红楼梦》的文学里面去找那个细节点,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的风格很少有走到底的,都是在找两个东西矛盾点的中间部分,这是我作品很大的特性,有两股相反的张力在拉那个东西,就成为一个形式,所以你看到那个形式是在挣扎的,所以你会注意到它。

广州日报:有红学家质疑新《红楼》中的造型把年轻演员变老了,而且千篇一律?

叶锦添:很奇怪,我在设计的时候没有觉得造型显老,反而觉得这样更年轻。我原来的想法是,把《红楼梦》做得尽量古典一点,“红楼梦”其实就是一个梦,梦里有很多中国的元素和想象的东西在里面,如果完全写实可能会失去一些灵气,所以就尝试走走看。

广州日报:新《红楼梦》播出后你感觉和你最初的设想一致么?

叶锦添:一部分实现了吧,每部作品都有遗憾,《红楼梦》可能是我至今为止最遗憾的一部作品。我觉得可以做得更彻底一点,很多造型上的想法最终都没能实现。(为什么?)钱。现在这个版本已经是我让她们压缩成本做出来的了,尽管在电视剧中还是最好的。因为每个想法都有很大的可能性,完成度会影响最后的可能性。现在大家都不太好玩,所以最后一些想法没能实现。

广州日报:你为三部电视剧担任过造型设计,都是与李少红合作,是因为你们在理念上非常一致吗?

叶锦添:李少红是个很好玩的人,很喜欢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比如在《橘子红了》里面,我们把电视变成一个舞台,演员在前面,布景在最后,用的木头都没有颜色,所有的场景都没有太多的颜色,演员就成为材质,我们每次都会尝试一些新东西。如果根据剧情和观众的习惯来做,那个东西不会特别,一定是哗众取宠又难看的。可惜的是,现在很多人都没那么好玩,所以可能还没办法接受我们的想法。

谈同行:现在的大片没有个性,太恐怖了

广州日报:从最早的《英雄本色》到近期的《赤壁》,你在电影造型方面的审美观变化了吗?

叶锦添:不管是哪个时间段问我,我的答案可能都一样,都想做当前最好的作品。我的能力不断在增进,我自己学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很想在电影里发挥。之前为《英雄本色》做执行美术,我刚从外国念完书回来,什么也不懂,在外国看完的东西,就通过一些办法在香港片子里实现,所以呈现的是混种的东西。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技术,我也想发挥得多一些。

广州日报:你曾经拿了很多大奖,最得意的作品是哪部?

叶锦添:就像我刚才说的,全都不满意,《赤壁》也不满意。《赤壁》我打算走的是写实风格,那个时候花了很多力气,尤其做战船,但其实电影不可能是完全写实的,60%是要靠想象,40%能写实已经很不错了。而且写实要转化成艺术,再在银幕上呈现,很多条件限制,非常难做到。

广州日报:你选择合作对象的标准是什么?是导演还是作品本身?

叶锦添:当然导演很重要,我做事情最主要就是看合作者是不是合得来,而不在于作品的类型。可是现在国内很多电影,感觉都没什么灵气,创作是需要灵气的,没有灵气就像植物没有了水分。近几年国内的电影,感觉还是在等待和摸索,什么东西都是一窝蜂,每个片子都看着眼熟,没有个性,太恐怖了。(你认为是什么原因?)因为大家都要钱(笑),不要精神了。以前的世界里有一种导演,他拍的片子只拿奖,没有人看,观众永远只有一个,就是评委,但也照样能生存,现在,这样的导演几乎绝迹了。

广州日报:现在有下一部影视作品的计划了吗?

叶锦添:在电影方面,目前还没遇到跟我现在状态类似的,我想要更多的惊喜。所以现在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展览和摄影、前卫艺术上。

广州日报:几年前你曾经评价过张艺谋与冯小刚,说张艺谋是天才,而冯小刚最完整,现在你对他们的评价有变化吗?

叶锦添:我一直很关心张艺谋的作品,他是一个很有积累的导演,我觉得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方向,对于这样一位曾经有优秀代表作的导演,我愿意一直支持下去。和冯小刚,我们两个很熟,他每天都想突破,但同时也可以做出观众喜欢看的东西,这是他的能力。

广州日报:你觉得自己受大导演青睐的原因在哪里?

叶锦添:李安曾经对我说过,越漂亮的东西其实越危险,一个很完美的东西会有许多人抢着要。我其实是一个既积极又很懒的人。对喜欢的事情很积极,但对工作和人际关系很懒。我是一个香港人,我没有那么多的包袱,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我随便在哪里都可以进行创作,可能这是一部分原因吧。

广州日报:和这么多大导演合作后,想过自己导一部影片?

叶锦添:没有想过,我是比较随遇而安的,不想给自己当导演的压力(笑)。我做艺术比较随性,但电影还是一种商品,而且太过写实,很难满足想象的创作。

广州日报:让很多人羡慕的是,你既可以做前卫艺术,又可以做商业电影,这是如何做到的?

叶锦添:其实我一直都想走商业道路的(笑),只不过我觉得,自己不能被艺术的种类所限制,我没有做什么行业,我只是在做自己。你们也知道我一直在醉心于跨界,比如说文字变成影像、影像变成文字,其实我没有跨界,很多东西都可以互通,不同的语言表达你跟艺术品的关系,它是没有界限的。现在我唯一有兴趣的就是原创的东西,每件事情发生的原因,我会一直追问为什么。从小我就有这个习惯,我总觉得整个世界都隐藏在细节里面,就像我做服装造型,对细节的追求也是疯狂的。

谈接班人:艺术家靠天赋,收徒弟我会吐血的

广州日报:这次出席《国家地理》摄影大赛中国赛区颁奖典礼,是担任评审吗?

叶锦添:其实我是以一个摄影爱好者的身份来参加的。在从事电影造型之前,我一直在香港一家周刊做摄影专栏,有人看到我的摄影作品才来找我做电影。我现在出门总是随身带一台小数码相机,遇见什么感兴趣的就拍下来。对我来说,有些东西是长情的,比如摄影,写东西。

广州日报:在你看来,摄影与影视有共通之处吗?

叶锦添:当然有,比如最近很火的《盗梦空间》,我就觉得它不是一部成功的电影作品。梦里可以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但电影里都没拍出来,可能钱不够吧(笑),也有可能是差了一点真心。我在摄影里就有探讨这些东西,比如时间、光、颜色、物体的变化程度,很多不同的元素被重叠在一起,会有什么效果?摄影可以看到这些东西。我正在写书,想把这些东西写出来。

广州日报:有没有想过选一个接班人来传承?

叶锦添:收徒弟?我会吐血的。说实话,现在人的quality(品质)是越来越差。你必须要心无杂念,才会有艺术上的感觉。我根本不会想去培养接班人,那是件很恐怖的事,而且,好的设计师或艺术家根本不是培养出来的,而是靠自己的天赋。

广州日报:在外人看来你是绝对的成功人士,你自己认为呢?

叶锦添:对于男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拿得起放得下。所谓的成功与不成功,我们会延伸成另外一种评判标准——满足与不满足。我现在在外人看来是成功的,但我还不满足。我一直在抓时间点,时代需要什么,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我觉得现在国内的艺术还差一种精神,创意还是不够,但我相信东方的艺术会在将来引领世界的潮流,这点也是我现在正在研究的,中国现在强大了,我要帮它去做得更精彩。

广州日报:那么,现在的生活方式是你最喜欢的吗?

叶锦添:我最理想的生活方式就是不用工作,每天破坏东西(笑)。今天想到什么就去巴黎,明天想到什么就去南非洲,后天我想见谁叫他过来就马上在一起……这是我目前比较喜欢的,而且我现在已经开始进入那个状况,我每天都会遇到不同的人,就像今天遇见你,跟人家碰撞这种感觉我觉得很棒,你的能量会给提出来,你才知道自己有多深,要不然你跟不太对的人合作就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

(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ne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