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Selina俞灏明烧伤 > 正文

爆炸牵出电视圈三宗罪:演员无奈要拿命来玩

2010年10月25日09:23信息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爆炸牵出电视圈三宗罪:演员无奈要拿命来玩

Selina近年音乐、电视事业一把抓,没想到遭遇如此意外,短期内不能复出。

爆炸牵出电视圈三宗罪:演员无奈要拿命来玩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爆炸现场一片狼藉。

杜国威编剧、陈铭章执导的内地版《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电视剧日前拍摄爆破场面出意外,两名演员任家萱(Selina)和俞灏明全身近四成重度烧伤,这则意外也再次引起各界对内地电视剧拍摄过程中的不专业和罔顾演员安全等问题的关注。

一宗罪:导演罔顾演员安全

“女性文戏,为什么要搞爆破?”

香港导演高志森监制兼执导过《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电影和舞台剧版,自言对这个剧相当熟悉,对于湖南卫视拍摄的电视版发生爆破意外,高志森直批拍爆破镜头没必要,导演罔顾演员安全,完全是“没脑袋”。他在接受访问时说:“我不明白一个讲女人感情的女性文戏,为什么要搞爆破场面,而且搞爆破又不做好安全措施,搞到演员受伤,这个导演好没脑袋。”

高志森认为,拍戏是假的,纵使要拍爆破镜头,也可以用镜头迁就,不必要把演员与爆破点拉得太近,他说:“因为怎么都要先顾及演员安全,其实用镜头可以不近都拉到好近,这位导演是罔顾演员安全,搞到演员受伤,实在没必要。炸药提早爆炸,也就是说这个剧请来掌握爆破技术的人员不够料。”

对于高志森的疑问,内地版《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编剧杜国威透露,该剧之所以会出现爆破场面,是因为内地版的故事背景改在了上世纪20至30年代,他说:“因为故事背景改在了上世纪20至30年代日本侵华期间,所以会有很多爆破场面,比如空难之类都要拍爆破镜头,不过这套剧我写完剧本,制作单位不知怎样卖给内地片商,后期正式拍摄时,我已经没有再过问了。”

二宗罪:“专业爆破”不专业

“内地拍爆炸戏好儿戏”

Selina和俞灏明意外被炸伤,这并不是内地拍爆破戏第一次出事,对于片场因爆破引发的事故频发,前日有媒体人在微博上爆料,称国内很多剧组的所谓爆破师和烟火师都存在隐患,他们中有些是退伍老兵,有些是半路出家的非专业人士,难保不出事。

爆破师作为特种行业,本应该由专业团队造作,在香港,除职业爆破师外,甚至会请现役消防员监场并指导。不过由于有经验的爆破师十分稀缺,有的剧组为求方便,请来年资不足、甚至执业资格也没有的普通工人操作,知情人称,“有经验的师傅本来就少,有剧组不想为了短短几秒的场面花时间,图方便省钱随便雇人操作,这种现象不奇怪。”内地没有严格的条例规定,也间接增加事故发生几率,黄秋生就曾炮轰《杨贵妃秘史》的剧组人员太外行,“我记得我们拍一场用火的戏时,因为操作人员特别外行,结果烧到了谢君豪,脸都烧焦了,他们理都不理,只管拍自己的。”黄秋生直言:“在内地拍戏真的会死人!”

对于上周五的爆炸事件,孙耀威在接受采访时候也发出了类似的抱怨:“做演员真是好被动,找替身又说不专业,内地拍爆炸戏真的好儿戏,好似打游戏机一样有一排按键,一按错就会出大麻烦。”

爆炸牵出电视圈三宗罪:演员无奈要拿命来玩

选秀出身的俞灏明事业才刚刚起步不久。

三宗罪:业界缺乏保护机制

“演员无奈要拿命来玩”

由于中国的影视业还在发展阶段,对演员的保障体系缺乏完善,在国内有些剧组中,不仅替身演员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连主要演员的安全问题也无法解决。成龙前御用武术助手卢惠光表示,演员拍摄小型的爆破场面时一般都会亲自上阵,“只有在大型爆炸场面的时候才会用替身或者人偶代替,因此亲自上阵时被火舌烫伤、灼伤是常有的事。”

实际上,在江华、邓萃雯主演的亚视版的《我》剧中,一样有不少爆破场面,江华饰演沈家豪,俞灏明也是演同一个角色。江华谈至今起当时的拍摄过程时还心有余悸,“我拍这套剧时,一样有好多爆炸场面,一样是拿命来博,完全没有安全措施,只不过我们比较幸运没受伤。Selina和俞灏明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由于电视制作成本有限,有时真的好难请到爆破专家来搞爆破场面,所以出意外机会比较大,所以有时演员为拍戏赚钱都好无奈,要拿命来玩。”

相对而言,国外有非常健全的演员保护机制,不管是主演还是群演,都一定会在合同上定明爆炸戏和动作戏的危险程度,精确到身体部位,以及购买什么程度的保险。此外,以电脑特技代替过于危险的爆炸场面,是好莱坞电影的惯用手法。国内近年来也有业内人士呼吁同行不要再使用炸药拍摄,电视剧制作人于正就表示:“我从《锁清秋》开始,所有的爆破都用电脑动画做。演员也要学会保护自己,我们卖的是演技不是命!”

爆破意外防不胜防 他们都是“过来人”

中外艺人演出每遇上要用上爆破或烟火效果,多年来亦屡传意外惊险事件。

杰克逊:种下药物依赖祸根

迈克尔·杰克逊1984年拍摄广告时,烟花提早爆发,导致他的脸和头皮受到二至三级程度灼伤,部分头发烧光,事后头部和脸部均要接受皮肤移植手术,同时需要服用大量药物,疑是他滥药的祸根。

胡慧中:那种痛楚好难形容

曾被誉为是林青霞接班人的胡慧中(左图),1998年在拍摄《猎魔群英》的一场爆炸戏时,从三楼直接被炸至跌下来,全身烧伤。胡慧中前日接受访问,表示烧伤使她身心受创,呼吁大家多关心Selina。她说:“当时我没有植皮,现在还有疤痕。不过我好辛苦大步槛过,痛楚不会有人感受得到,尤其是她(Selina)这么年轻,那种痛楚好难形容。”

钱嘉乐:避免让演员置身险境

钱嘉乐(左图)接拍《东方秃鹰》时担任替身,因汽油弹误爆至皮肤二级烧伤,医生随即为他安排移去整张面皮的大手术。虽事隔多年,嘉乐仍记忆犹新,更形容康复期自己的脸容“全无血色、好恐怖”,经历整整一年才回复旧观。他表示如今自己担任动作导演,会先拍爆破场面,再安排演员做反应,用计算机合成达理想效果,尽量避免将演员置身险境。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irisla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