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音乐 > 乐坛快讯 > 正文

梁晓雪《通俗歌曲》专访:歌唱你我的花样情调

2010年10月29日17:16通俗歌曲我要评论(0)
字号:T|T

梁晓雪《通俗歌曲》专访:歌唱你我的花样情调

《Jimi And Lucy》,来自歌手梁晓雪首张专辑《花样年华》(Floral Times)中的一首歌。这并不是这张专辑中最精彩的一首歌,也不是最有代表性的一首,但它是最可爱的一首。从前有两个孩子,他们一直长大,走过快乐、慌张、手足无措、身不由已。

《花样年华》由新厂牌“和气唱片”发行,将自己定位于“独立音乐人辅助组织”的“和气唱片”虽然刚刚成立,但在音乐人的推广运作方面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此次和梁晓雪的合作可以说是“和气唱片”开业后十分顺利的首项活动,而梁晓雪近段时间来在包括豆瓣等各大网站上积累的人气使这张专辑的诞生显得那么自然而然而且时机刚好。现在大概不用在“梁晓雪”这张名字后面生硬而必需地加上“男”这个限定词了,因为相信已经有不少人听过他的歌了。梁晓雪如今年近不惑,从2003年开始音乐创作,自我风格也是自那时起渐渐形成,游学经历丰富了他的创作灵感,而这些积累使得他的作品在最近越来越受到关注和喜爱。

《花样年华》的精彩是感性而自然的。吉他、钢琴、提琴……所有具有“情调”属性的乐器合力编成一张网,时而优雅、时而明快。在采访中他提到自己在Mark Knopfler身上受到非常多的影响和启发,曾是“恐怖海峡”(Dire Straits)主唱的Mark Knopfler的音乐总是带有高辨识度的温情以及平和,而这也是梁晓雪的《花样年华》所努力营造的。

我自认绝对不是有情调的小资派,也自认为所有的“小清新”都无法受用。但《花样年华》里这个男人稳重的嗓音和灵魂,还是令我舒适地沉醉了。

采访实录:

通俗歌曲:发行这张专辑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之下?

梁晓雪:契机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发片的念头是和张雷(我的小经纪人)认识时就有了,当时我还跟一个朋友弄了个民谣乐队,虽然专辑没出,但还是积累了些经验,一直就想自己出张属于自己的民谣专辑,在小雷的帮助下,它算比较顺利地出炉了。

通俗歌曲:回国后为什么没有直接投身于音乐,而是选择了做餐馆老板呢?

梁晓雪:其实回国后就一直在做音乐,走的跟其他音乐人的路一样,做幕后、写歌、编曲,接各种各样的活儿,做餐馆其实是今年才开起来的,而且是在朋友的提倡下,因为我总是怕忙起来会影响到创作,不过现在还可以,虽然累,但是比较充实,也不算选择做老板,一个小店谈何老板嘛,我们什么都得做,其实就是投了点钱的服务员。

通俗歌曲:你现在总结一下你自己的身份,是音乐人,还是仍然是一个餐馆老板?哪个身份在你生活中的比重更大?

梁晓雪:这个我真的总结不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得生活,不管做什么都要把生存放在第一位,还要结婚生子等等之类,我也不例外,跟大家一样,我觉得不用非得总结一个身份嘛,赚钱,做音乐,其实不矛盾,随意什么身份都可以,而且我们那个是个小店,谈不上什么老板,哈,什么身份在我生活中都不算特大,我只想好好赚钱,有感觉了就创作,把生活过好就是最重要的了。

通俗歌曲:你受到哪些音乐人的影响最大?

梁晓雪:实在是很多很多,一直特别特别喜欢Mark Knopfler,他对我影响很大,那种坦然和自然的流露。

通俗歌曲:给我们描述一下你游学的经历吧,在加拿大的几年期间,对你的音乐和人生方向有没有产生哪些影响呢?你在那里学的是录音专业?求学带给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

梁晓雪:嗯,留学对我影响很大,在音乐上的影响主要就是外面确实可以带来很多灵感,感受很多不同的文化,加拿大确实是个惬意的地方,你可以拿一杯外带的咖啡,点上一根烟坐在海边。在人生方向上曾经有过很大众的念头,那就是没钱不行,但那都是过去式了,虽然现在也觉得没钱不行,但在那个诱惑很大的国外时是不可避免的,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教会我做人要很坦然,心态要好,不要把生活看做一个任务和一个目标。

通俗歌曲:2006年开始游学加拿大,但你的一些作品里,美式民谣的成份也很大,这种现象是怎么形成的?我是指,如果是在加拿大受到的音乐影响,那么是不是英式的成份会多一些?但很多旋律中都有美式段落,是不是说你的音乐从加拿大之前就形成并固定了?

梁晓雪:时间上有错误了,我是2003年底回的国。肯定是受到美式民谣的影响很大,因为我实在喜欢那种自然,随性的东西,但不代表它就不严谨,其实在加拿大时我并没怎么听到过本土的音乐,那个国家的土著民族其实是印地安人,那里也没有什么英式的音乐,但可以看到很多大师和大师乐队去加拿大演出,那里的音乐市场和美国一样其实,就连录音制作上都是美国的一套,并没有太多自己的东西,所以最后说的很对,在之前就形成固定了。

通俗歌曲:《Floral Times/花样年华》这张专辑里,作品大多是创作于何时何地?这些作品的创作灵感来自哪里呢?

梁晓雪:大多是近几年写出来的,具体地点已经记不得了,有的是在家,有的是外出时,但很多灵感大多是来自往事,往往就是那么一个瞬间,这个具体的灵感来自那里我也说不太清楚,这种特别感性化的东西没有固定模式,只是要是能引起共鸣那就比较不错了,毕竟做音乐要跟大家分享的。

通俗歌曲:在专辑之前,已经做过个人专场演出了?效果怎么样?

梁晓雪:嗯,是的,之前做过几场。我觉得效果挺好的,记得有一次看台下一个歌迷跟着节奏摇晃着脑袋,很沉醉的样子时,我特别高兴,那可能就是一种共鸣,不管别人是怎么理解,但沉浸了,我就会特别高兴,而且大家都会安静的听,我特别特别欣慰,现在加入了乐队的元素,大家也能跟着节奏晃动身体,我也特别高兴,其实不管效果好不好,我做到我自己的极限,努力了,我就会特别高兴。

通俗歌曲:你2003年开始音乐创作,当时的创作也是民谣吗?和现在的风格有什么不同?

梁晓雪:嗯,差不多是那时开始创作的,当时我很迷恋吉他,尤其是电吉他,我也练习电吉他,喜欢很多吉他大师,当时创作都是些不成规范的电吉他曲,比较摇滚,也很重,但慢慢就听不了那些了,心里总会有很多想法,民谣是个特别能体现细腻的一种音乐形式,它安静,会慢慢的告诉一个故事,一个人,一个场景。和现在的风格完全不同,那时太迷恋吉他了,一直就想做个弹的特好的电吉他大师,那时见到玩音乐的朋友我就会把他们叫来听我弹那些大段的吉他SOLO,虽然现在不怎么练习了,但那时也特别开心,我的那些朋友都特别烦我弹大段的电吉他SOLO,说我完全没有内涵,哈,但那时的练习还是给现在的吉他技术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其实。

通俗歌曲:与“和气音乐”的合作是怎么开始的?

梁晓雪:“和气音乐”是我的小经纪人张雷创办的,我俩认识算是很早了,他是个认真负责的人,头脑比较清晰,虽然也会时不时的让我头疼,但他也是为我好,我们关系很好,所以他创办的我就得进去了嘛,哈。

通俗歌曲:《Jimi And Lucy》是很多不同类型的歌迷都很喜欢的一首歌,谈谈它的创作灵感和它描绘的意境吧?

梁晓雪:我总是说这个歌是个芭乐歌,因为我觉得旋律很(水),但是我是很喜欢这个歌的,它讲的是二个孩子的成长,在面对这个冰冷的城市和残酷的现实,因为孩子是纯洁的。我是在前年写的这个歌,我是因为看完一部法国电影叫(俩小无猜)之后写的,我只想说不管怎样,命运有时会摧残我们的精神,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去解决呢?有的时候还是会很无奈的,但这就是生活,这就是命运。

[责任编辑:ampere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