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正文

葛优:所有的戏都在床上想出来 影帝已不重要了

2010年11月10日03:35新快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葛优:所有的戏都在床上想出来 影帝已不重要了

葛优

新京报11月10日报道 2010年贺岁档。大导演陈凯歌姜文冯小刚在12月不期而遇,三雄争霸,硝烟四起。《赵氏孤儿》《让子弹飞》《非诚勿扰2》每一部都制作精良、大牌云集。“贺岁档史上最惨烈的厮杀”———业内人士如此来形容这场大战。其实在这场战役中,最幸福的是观众,因为可以看到好看的电影。自今天起,本报将陆续推出“大腕贺岁”系列对话,采访对象除了三位导演,还包括他们每位手中的王牌大将。而打响头炮的当属今年贺岁档“第一男主角”葛优。

记者与葛优“葛大爷”相识已有五年,亲眼见过他的很多小事,这些印象,很好解读了一个演员平易近人的含义。

印象 1

很多事,他心里清楚着呢

在一次关机宴上,饭桌上各路人士纷纷表达对葛优的景仰之情。他微笑起身,用手提着对虾须子放到诸位盘中,口中说着“牵须,牵须(谦虚)”。德艺双馨,德排在首位。葛优能够二十年红在浪尖上,绝非像他所说,是因为“赶上了”。

今年葛优一人兼起了《赵氏孤儿》《让子弹飞》《非诚勿扰2》三部贺岁大片主演重任,而且表演风格截然不同。这事要是搁在别的演员身上,肯定美得屁颠屁颠的,但搁葛优这儿,他却说了好几次“不见得是什么好事”,而且认为这事以后不应该再出现,“否则这人真的就烂了”。不过现在三部影片均未公映,大家还无从评价他的表现,只好围绕他最喜欢其中哪一部的话题来发问,这事让他颇为头疼,“不能说”,再问就开始打太极了,“陈凯歌拍了一个古装戏,姜文拍了一个年代戏,冯小刚拍了一个现代戏……”其实葛大爷心里明镜着呢,哪能分不出喜欢啥?但宁可别人说他狡猾,他也不愿意伤人。

对于继《霸王别姬》后18年再度合作的陈凯歌,葛优称他能“调动演员的创作激情,把你放出去,给你掌着舵”。至于这部影片上映后会有什么样反应,葛优说这事不是由他说的,只要观众看了觉得,“哟,这哥们儿除了喜剧还有这一面,还能演这样的戏。”;对于性格十足的导演姜文,葛优一句“他还得演戏呢,穿上戏服往监视器前一坐,霸气就没了。”生动还原了姜文的另一面;而对于合作多年的冯小刚,一个词儿“默契”就足以包含了一切。

印象 2

有些事,他只是这么一说

第一次专访葛优是在《夜宴》上映前,聊得挺High。采访结束后回家,接到葛优电话:“稿子写完了能否让我看一眼?”三天后我带着电脑去见葛大爷,他却把我的笔记本轻轻合上,推到我跟前,说,其实我并没有这个权利。

从1979年开始当演员到1983年出演了能讲几句台词的电影《盛夏和她的未婚夫》,葛优说那段跑龙套的日子有意思,放松,也压根没有奔明星去的野心,“就咱这长相,还真不行”。但随着王朔小说的风靡,《顽主》来了,用葛优的话说就是“一帮歪瓜裂枣上了台面”,他和梁天、谢园“颠覆”了之前奶油小生的银幕形象,已故表演艺术家李丁曾评价葛优“演得不像演的”,而葛优说,其实哪能有那么放松啊,紧张得很。

从《顽主》到之后的电视剧《围城》《编辑部的故事》等,葛优红了。而《霸王别姬》《活着》更是将他的演艺生涯推向一个高峰。葛优英文不灵,但老外说他英文名他记得特清楚,那是因为凭借《活着》拿戛纳影帝的一刻。葛优回忆说,听到自己获奖时心里一点准备没有,当时还没听懂自己名字。上台领奖时也特傻,不过他的获奖感言至今还记得,“感谢张艺谋,感谢剧组,感谢我的妻子巩俐,然后一补充,影片里的。剩下就不会说什么了。”回国后,葛优觉得,哟,哥们儿脚离地了,以后拍什么啊?要多少钱啊?而接下来他就拍了一部《天生胆小》,还演了一配角,重新回到地面。

印象 3

细心事,他都会掂量琢磨

每次采葛优都能碰到人找他签名,他总来者不拒。我问他,不烦吗?他答:这事对我来说可能是第两万次了,但对人家来说是第一次,不能大意。这次采访完,葛优开车走在前面,当我在出口准备交费时,门卫手一扬,走吧,葛大爷都交完了。

好人不好当。就像葛优曾塑造过的很多人物,心地善良、必要时装点傻,其实心里特明白。做演员红到葛大爷这份儿上,是极易自我膨胀的,但他却特别警惕别把自己评价得太高,十几年前有人批评他的话,他当做警钟一直记着。生活中葛优也十分在意公众形象。受到冯小刚等好友影响,有段时间他迷上了打高尔夫,结果他打球在电视上播了,他觉得这可不行,因为这球贵啊,不能让人觉得明星老玩这个,在这之后他就再也不打了。

观众喜欢看葛优演戏,喜欢到甚至把银幕上的葛优和生活中的葛优挂了钩,见了就觉得熟得不得了,勾肩搭背是常有的事,热情的还会摸他的光头。殊不知,银幕上的葛优,每一个动作、表情、说话的语气,都是他彻夜不眠琢磨出来的,这也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副作用———失眠。葛优已经失眠很多年了,有些神经衰弱,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才能睡,《集结号》就是因为每天要赶拍晨戏,葛大爷才不得不放弃了。葛大爷开玩笑说,“这么多年,所有的戏都是在上想出来的。”不把戏给琢磨透了,他就演不下去。

【谈贺岁档】

一辈子赶上一部“赵氏”

我赶上这仨一块弄啊,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别人问我,我就说赶上了。你可以说我狡猾,但这的确是一得罪人的事。再说演员也做不了这个主,我拍的时候也不知道都要搁贺岁档上啊。

新京报:大家都说今年贺岁档最牛的是葛大爷。

葛优:这个调太高,接不住。

新京报:今年贺岁档三部大片都是你主演,搁别的演员该多乐啊,怎么到你这儿就成负担了?

葛优:我赶上这仨一块弄啊,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别人问我,我就说赶上了。你可以说我狡猾,但这的确是一得罪人的事。再说演员也做不了这个主,我拍的时候也不知道都要搁贺岁档上啊,但是给人的信息就是怎么这仨戏都是你演,哦,就你能演啊?一下弄仨戏,抢钱啊?

新京报:也许别人不会这样想啊,是你自己想复杂了。

葛优:对,可能别人没这么想。其实这事以前我也有过,1992年我一年拍过七部电影,《霸王别姬》《大撒把》《离婚大战》《龙虎群英》……这个事在香港会有,到年底一人好几部戏上映,但是我觉得贺岁档应该上一个,暑期档可以再有一个。不过我想这事以后不会再出现了,否则这人真的就烂了,除非空三年。哎呀,要空三年啊(笑)。

新京报:你演的古装戏并不多,《秦颂》拍完你觉得距离有点远,《夜宴》之后你更是说不再演古装戏了,那又为什么接了《赵氏孤儿》?

葛优:古代戏真是太远了,《秦颂》里演高渐离,有些事我就不能理解。《夜宴》演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没演过皇上,演一回,人物也有戏。《赵氏孤儿》一个是名著,都知道的故事,再一个就是凯爷(陈凯歌),第二次合作,上一次合作已经是18年前了。

新京报:你说从表演的角度来说,三部戏当中你演得最过瘾和最感动的是《赵氏孤儿》,这次你把到了古代人物的脉?

葛优:改编后的故事好像搁在哪个时代都行,原著是讲忠义,程婴是个门客,现在是一大夫,草根,这个人演起来就不远了,你就能理解这人了。凯爷一开始创作这片子就是想让现代人能相信,只是用了点原著程婴一根筋的性格,其实现在这个社会不是也有人一根筋吗?所以演这戏就不是古装不古装了,好像也没古装什么事了。

其实当初凯爷来找我演程婴时,我并没有一口答应,心里有点犹豫。但是凯爷的戏我很重视,看了故事后一聊,我觉得问题不大,不大是说我能不能胜任。但是从一开始作案头到拍第一个镜头那么长时间,我心里都没谱,这个人物该怎么演啊?但是一拍起来就对了,感觉就有了。演员总会说,我想演成这样,演完了我觉得也确实是这样。但是你觉得是不是都不重要,人家觉得是才对。预备开始机器一转,就对,有(感觉),我演这个戏,经常就是有(感觉)。接了这戏,我觉得这辈子能赶上这么一回,不容易。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活动·热图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

分享

说说对这篇新闻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