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星闻 > 大陆星闻 > 正文

陈数谈情:也许我和赵胤胤曾在楼道里邂逅过

2010年11月14日09:10南方都市报蔡丽怡我要评论(0)
字号:T|T

陈数谈情:也许我和赵胤胤曾在楼道里邂逅过

陈数剧照

陈数谈情:也许我和赵胤胤曾在楼道里邂逅过

陈数和“赵老师”认识15天后,对方向她求婚,她并未马上接受

她是当下少有的安静却透着一股风情的女演员,她不美艳,不张狂,一件旗袍加一件呢子大衣就立刻让你觉得风华绝代。《暗算》中纯真执着的黄依依、《新上海滩》(张国荣版 黄晓明版)中风情万种的方艳芸、经典话剧《日出》中被观众盛誉的“最美、最形神兼备”的陈白露、《倾城之恋》中冠绝内地女星的“旗袍女皇”白流苏……在方寸荧屏和舞台之间,小青衣陈数形象百变,凭着多年来一部又一部的经典剧作不断砥砺自己的演技,从而让她的名字被人们记住,让那些曾经因为平凡相貌而伴随她的非议如水流去,而她自身的那份优雅与知性却被岁月洗得更加清澈通透。

如今,陈数已成为众多大牌导演心目中演绎上海年代戏和知性女子的不二人选,而此时的她,却毅然告别这样的标签,在当下广东珠江频道及全国四大卫视热播的《铁梨花》中,做了一回让人惊艳的“女中枭雄”,再次将演艺生涯带上崭新阶段。

陈数曾放言“如果《铁梨花》收视好,就赶紧把婚礼给办了”———她和钢琴家赵胤胤去年底曾以独特方式宣布了他们的爱情,大家也期待着这对才子佳人的世纪婚礼,但许多不期而遇的新工作俨然打乱了这对新人的计划。日前,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陈数甜笑地承诺:“当我的婚礼举行时,我一定会公开告诉大家,请你们分享我的幸福!”

少女时代

“我不是长得美笑容美的女孩”

看着《简爱》、《日出》、《倾城之恋》等许多剧照中的陈数,这个女子竟然让人有些恍惚,她好像从名著、名画中走出来,不像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女子,她美得清冷,眼角眉梢流露出恬淡和坚毅,容颜不算精致,却绝对地摄人心魄。她是陈数,还是那些飘零在乱世的佳人的化身?

陈数说,现实生活中她更接近《暗算》里的黄依依,一个知性干练的女数学家,对爱情有着孩童般的纯挚热情。而在内心情怀里,她却被简爱深深吸引,感恩自己能在演艺生涯中与她相遇。

“《简爱》这个话剧之所以吸引我,我特别愿意在一个临危受命的、外部环境不很利于我的情况下来接演这个戏,是因为它有一种情怀。那种情怀曾经在少女时代影响过我、鼓励过我,让我坚持过自己,这是我们性情上的一个相通之处,她是我在精神层面上一直寻找着的东西……”陈数说。那个叫做简爱、相貌平凡却充满反叛精神的女子,用她对爱和尊重的执着追寻,感动了世人,让人们记住了一段永垂不朽的爱情,然而这角色却勾起了陈数的另一种心疼,是少女时代挥之不去的记忆。

“上一位女主角袁泉也曾表达过她很热爱这个角色,她小时候上戏校,大眼睛高鼻梁,扮出传统京剧的那种妆时,怎么都有点格格不入,她会为自己的形象而困扰。我有时也回想自己,我从小就不是那种被大人认为长得很好看的孩子,后来到了舞蹈学院,虽然依然属于那种很勤奋、很努力的女孩儿,但比不过一些同学长得甜美、民间舞跳得好看,我曾经被老师批评过,‘陈数你不要笑了,笑了比哭了还难看’,这样一项评语,让少女时代的我遭受到多么大的自尊心伤害!”

聊到这样不开心的话题时,我惊讶于陈数那样的坦然、率直。她说:“我一直认为,我不是那种天生长得特别美、笑容特别美的女孩,有的女孩儿笑起来你觉得好美,会感叹她好棒,我知道自己不属于这类型的。当然,最美的笑容一定是在眼睛里的,因为你从事的是表演艺术,也需要那么一些技术,给大家展示最美好的。在舞蹈学院附中时,我们班同学都知道,我会对着镜子练习该如何笑……这些琐碎的事情我都会去练。同学说,‘建议你笑的时候,嘴唇的肌肉有意识地往外再拉一点,下巴再向下拉一点,这样笑容的比例就会很好看,你不要傻乎乎地往上堆着笑。’我照这个方法做,果然很适用我当时的状况。”

“在东方歌舞团工作时,我发现有很多优秀的人才,他们条件非常好,各方面的状态也非常好,甚至当年我第一部当上女主角的戏演完时,我竟然听到别人这样的议论:‘你们这个剧组有个女孩子演戏特别好,叫陈澍(当时的名字)是吧?她那个澍字很奇怪,戏也不错,就是长得丑了点!’直到那个时候,我还是会被人认为是条件很一般的女演员,这对于新人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值得鼓励的现状。”

现在,陈数释怀了。《简爱》对她来说就像一次隔着遥远时空的相遇和重合,她一再用自己的天赋和努力收获掌声,她明白简爱已活在自己的血液里。“我是一个起来很晚的演员。这种过程、这样的道路,在我在遇到《简爱》这部话剧时,被唤起了很多感同身受的心路历程,有对于内心的坚强要求,对于原则的坚守,有自尊、自爱、独立的女性意识,这个角色从少女时代一直鼓舞着我走到现在。”

沪上情怀

“交际花也有高贵的情操,不要一股脑演成了妓女”

也许是缘分的眷顾,陈数与上海总有着不解之缘,从“方艳芸”到“陈白露”再到“白流苏”,她的经典角色如此生动地代表着沪上情怀。陈数不是上海人,她是地地道道的(湖北)“黄石的孩子”,但海派文化对她却有致命吸引,上海的繁华和时尚,内里的风情、妩媚和优雅,陈数感叹自己对它的热爱,“完全像是在进行一场柏拉图似的恋爱”!

为了传神演绎这些名家笔下的海派女性,陈数曾无数次在上海百乐门舞厅内流连,看着楼梯间挂着的上世纪30年代电影明星海报,周璇、胡蝶、阮玲玉……她被她们的服饰、发型和姿态所吸引,她试图去模仿她们的美丽和风情。

陈数坦承:“我需要学习的东西就是,把我身上角色不需要的东西藏起来,而与角色匹配的元素,我则要充分调动起来。比如说《倾城之恋》,白流苏是个心思缜密、敏感细腻的女人,而我是性格爽直、有话直说的那种人,这些是白流苏身上不需要的,那么我就把它们隐藏下来:我要把语气尽量放慢一些,让我的行为动作更秀美一些,符合角色的节奏,不要那种很当代的气质,这样才是白流苏。”

陈数细心留意小说中的每一处小小细节,用她对文字的天生敏感去捕捉那一份感觉。“白流苏见到范柳原时,她其实是开心的,她用一个小小的动作来掩饰她的开心:轻轻把手放在胸前,说话间不经意地轻轻掠一下耳畔的头发,这是白流苏特有的风情。试戏时我很自然地用了这个动作,黄觉跟我说;‘哇,你这个动作让人怦然心动呢!’但这个动作又不能一直用到尾,我需要做无数个这样细腻的小动作,需要自己去慢慢琢磨、去找寻这份当代美学的优雅。”

世间万千美丽中,总要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特质,令她被大家欣赏、玩味和记住。陈数出生于艺术世家,十几年的舞蹈功底,8年的专业话剧训练,让她底子里蕴积着这份艺术气质和素养。

陈数自认是“书痴”,她说:“小时候我真是很爱看书的,2004年以前我仍然很爱捧书阅读,那段时期是我专业上的发力期,现在忙碌了,有时看网络、看电子档的东西更多了。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对文字敏感度挺强的人,角色说的一句话、一个词,怎么运用它,是要有感觉、有情绪、有情怀的,我对这些总是非常着迷。我看张爱玲的文字,会被她那种冷辣、现实又无比真实的笔触所震动。我很喜欢白先勇先生的小说,他笔下的人物、他的用词没有那种很强烈的主观意识,总是带着中立的态度在描述。我记得很清楚,我看他的《永远的尹雪艳》,对于我当时演《新上海滩》方艳芸这个角色,有非常重要的精神指引。在我从小到大看的许多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中,大家对‘交际花’的定义都是非常低级、不检点的,没什么品质可言,我认为交际花不应该是这样的,交际花不是妓女,我扮演的是陈白露、方艳芸,她们是居住在‘上只角’(上海话,指高档地段)的高级交际花,她们也有高贵的情操,你就不要一股脑热情地把她们演成了翠喜(《日出》中的妓女名),我很感慨是白先勇用文字给了我很棒的描述,给了我表演的分寸感和准确度。”出了戏,陈数依然举止优雅,衣着得体,是高级时尚派对中的宠儿,这不得不归功于她自小浸淫在诗书礼仪的氛围中。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steph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